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吴楠2
发布时间:2018-03-24  作者:吴楠OPPO  浏览量:831
吴楠躺在床上玩着一个叫《厄拉斯之战》的游戏,他已经玩了快两个小时了。他是个大学生,已经大二了。现在正好是四月初国庆节,放了八天的长假。他真的很无聊,因为实在是没事儿可做,无聊透顶。他们宿舍的一个去了叔叔家,一个正躺在床上昏睡着,睡觉的那个在便利店看夜班,所以白天要睡觉喽。说是白天也不对,因为冬天的四点已经是晚上了。他们的宿舍开着一个白光的微弱的小灯,宿舍看起来还挺干净的。这是个四个人的宿舍,但他们只住着三个人。
“卧槽,又输了”吴楠把手机扔到床头外自己用木板面搭的架子子上,在微光中可以看见那上面有着一个喝了一半的大瓶的矿泉水,一个缠绕着的白色耳机,一卷用了大半的卫生纸,一个眼镜盒,两本白色的书,一本是《霍乱时期的爱情》,另一本是《不止信仰》。吴楠摘下眼镜也扔到那个架子上,揉了揉向外凸起,变得无神眼睛,侧着身子蜷缩在厚重的被子里,头发有些蓬松的抵着枕头。床头的墙上挂着一个穿着深绿色灵师袍的年轻男人的照片,他看起来有些懒散且傲慢的样子。
他躺在微弱的白光里,闭着眼睛,像是在思考,又像是要睡去。
嗒啷,嗒啷。“会是墨诗吗”吴楠从架子上拿起手机看了看。是妈妈发来的语音信息“好几天没联系了,回到家了应该跟儿子聊一会儿了。快出来。”其实吴楠是发过信息打过电话简单联络过的,但不是吴楠的妈妈发过来的信息或者打过来的电话的话并聊上半个小时的话应该是不算联系过的。
吴楠打过去电话了,感觉电话聊会好。
“这几天怎么样啊,儿子”
“老样子啊,好的不得了”
“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没怎么联系,这会儿多聊会儿”
“嗯嗯,你放了十五天的假,快过完了吧”
“快过完了,8号就上班了,去帮你小舅舅收庄稼用了三天,然后你大舅舅就从海克拉玛带着你志国哥下来了,想去哈儿斯巴做个检查的,出去时你哥还挺愿意的,但买完票之后就不干了,怎么说都不好使只能回来了,然后帮着收了土豆,那个院子收了二十多袋子那,再然后要去山南让你哥住院一星期的,后来他又不干了只能带回来了。回来的路上听你大嫂说你舅妈喝醉了,说她是在何家过不下去了,她也要走,她在我们这里那也是一方天,我是不敢多说什么的,连她家门都没进,直接回来了”
“我哥他现在怎么样了,收土豆时帮忙了吗”
“帮啥啊,收了两框土豆后说这儿没事儿干啊,然后回去睡觉了。有时他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有时还在笑,你说这能正常吗,那天晚上,我回来了,没亲眼见到,他大晚上跑出去要进宝龙家的地窖里,没说为什么,就是要进去看看,看完了也没啥,又回去睡觉了,这几天的确是够累的,又不是我家的事儿,我能出到多少力,能帮忙时我都去了,现在回到家了,可以睡个够了,在别人家里我是睡不够的。”
“也对,你好好休息。”
“你那边处的咋样啊?”
“什么处啊,就那样扯淡那”
“家里条件怎么样啊”
“听说六七岁时她妈去世了,是他爸带大的,他爸也没再婚,说来也是个孤儿,她爸是开饭店的,生活条件应该不错吧”
“当然是孤儿了,不过他爸没再婚确实不错,不过谁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那”
“说什么那”
“这可说不准”
“在我看来应该是没有的,因为他女儿很单纯,很简单的样子。她的爸爸应该也这样吧。”
“她几岁啊,知道生辰八字吗”
“还没到那时候,都不知道处不处,现在扯淡着那,再说你儿子啥条件,还挑来挑去的。”
“知道她的生辰八字后告诉我”
“嗯呐”
“放长假前小红老师去学生宿舍跟着带了一晚上,跟我聊天时说了光明。说他快死了,病的不轻,顶多三四年。”
“呵呵,他最少还能活二十年,活蹦乱跳着那。你那信息都是过时的。”
“她还说你当时怎么找的他啊,问我啊,我都知道,我说喝酒的人多了去了,没想到遇到这样的。她说,他一直待在彩票站,想着发财那,或许他死前会搭上好运那”
“那是七八个月以前的事儿了,他现在过得还行吧,但没那么糟,他这一生就是这么过来的”
“你知道的挺多吗,见过面吗,还联系那吧”
“没见过面,就是有时会联系”
“没不让你联系,毕竟是他儿子,你都二十岁了,自己看着办。”
“嗯嗯”
“那天遇见石站长了,她问我知道光明现在过得咋样,我说不知道,他说光明现在弄到了一个低保楼,拿着城市低保,那可比农村的低保贵啊”
“嗯嗯”

“南烟今天的火车,应该走了吧,让她捎过去两斤木耳了,让人家女儿带更多的东西显然不好,下次开学时你自己带过去十斤杏仁吧”
“嗯嗯”
“南烟说都是明霞帮的忙,你应该请她吃个饭”
“呵,谁帮的忙我自己心里有数”
“反正该请那几个帮你的吃个饭什么的”
“嗯嗯”
“好了不说了,我要早睡,睡个够”
“嗯,早点休息吧,我得叫个外卖吃点东西了”
“嗯嗯,多吃点,吃好的”
“嗯嗯”
吴藤叫了外卖,一个酸辣粉一瓶饮料。
吃了一半后盖上盖子放在那里玩着手机时门框上的钥匙被取下来,钥匙孔被转动了。
吴楠知道肯定是张泰过来了。
“嗯。吃过饭的味道”
“酸辣粉”
张泰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又拐了过来“该干嘛啊,很无聊啊”
“你还无聊,那我肯定是无聊爆了,刚才出去约会了?”
“约了一会儿”
“不知道我的墨诗在干嘛啊”
“谁知道呢”
“我追她到底对不对啊”
“从各个角度来说都对,真的”
“嘿嘿,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你们宿舍没灯啊”
“我喜欢暗一些”
“军哥去上班了?这大家伙那”
“军哥去上班了,他在他叔叔家,我听这首歌都听三年了。Let Her Go”
“嗯。。”
“我得借贷款了”
“借多少”
“五千”
“你现在在还别人的贷款吧,还多少那”
“五千啊,关键是这不是我借的,还别人的没劲那”
“我们的伟明,就那个毕业走的大五的,替别人还两万三那”
“有种”
“我现在就有四十五块钱啦,穷啊”
“没债就是有钱人啊”
“嗯哼”
“玩手机玩的眼都花了”
“少玩啊,你眼睛又不好”
“嗯嗯”
张泰出去了,把钥匙拿出来又放到了上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