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林卡花争妍》袁光厚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简记 > 名家随笔 > 文章详情
《罗布林卡花争妍》袁光厚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匿名  浏览量:523

  罗布林卡花争妍



  袁光厚



  秋雨蒙蒙中,罗布林卡的草地上一夜之间就盛开出无数簇特的“花”。



  清晨,林卡门前的那对彩色石狮就目不暇顾地发现:绿荫遮护的柏油路上,真是车如激流奔至,人似彩龙游来。穿戴鲜丽民族服饰的翻身农奴,三五结伴,老少相携,背着各色包袱,提着青稞酒桶,含笑涌入林卡。



  我作为一个游客,没入人流涌进林卡。和拉萨人民共同欢度被“四人帮”废止了多年的“雪顿节”,真个是雅趣横溢,得知深广。



  巡游新官黄墙内外,只见林荫下,翠竹间,搭起了无数色彩斑澜的帐帘,铺上彩花的卡垫。这些挂在树上的各式特制的帏帘、帐篷,以及铺于草地的各种垫子、毡子、织绣着飞龙彩风、牡丹兰花、样云八宝,再配以男人头上的金花帽、女人腰前的彩虹裙,以及各色各样艳丽的服装佩饰,真像在绿荫深处怒放出一簇簇、一束束的鲜花。



  这种“花儿”,不是鲜花,而又胜似鲜花,它才更加展示了生活的美啊!



  罗布林卡在拉萨旧城八角街之西约两公里的河畔,始建于公元18世纪50年代。建宫之前,这里是一片杂柳树林。七世达赖修建了第一座宫殿——格桑颇章后,才叫罗布林卡。以后渐次扩大,又建立了金色颇章和达旦明久颇章,拥有了而今36万余平方米的规模。



  林卡分为两大部分,东为罗布林卡,西称金色林卡,中有石门为界。内有奇花异树。开始这里是七世达赖晚年沐浴治病的场所:以后逐渐成为历代达赖喇嘛的夏宫,每年藏历三月和十月选吉日迁入离去。



  西藏民改后,国家每年花费数万元维修培植。增加了大量果木花草,近两年又建筑了猴山、鹿苑。这座昔日的宫院,今天成为人民喜爱的乐园。



  跨入黄墙我就像进入仙境。



  达旦明久颇章不愧为一座瑰丽的艺术之宫,她完美地保持着当年建筑的艺术特色。飞檐雕柱腾龙展风,佛轮神羊闪耀金辉。藏汉两族建筑艺术风采融合得十分和谐。



  踏着殷红的地毯进入新宫,迎着栩栩如生的狮虎名画登楼,满目皆是瑰奇多彩的宗教壁画。神像唐卡,玲珑佛塔,精巧灯盏,以及各种各样的名画、精雕和珍贵的文物。这些都给人以丰富的艺术享受。



  宫内最吸引游客的,是许多反映了藏、汉关系的壁画。早期的如:藏王松赞干布的使臣禄东赞去长安朝见唐太宗时,智破唐王五试而迎得文成公主,以及赤松德赞七岁认母(唐金城公主)等等的传说的壁画。近代的有:反映1652年五世达赖进北京朝见清顺治皇帝,次年被册封为达赖喇嘛,并被赐赠金册、金印,从此黄教首领统治西藏政教的壁画。宫内还有描绘1954年十四世达赖经康藏公路去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等史实的壁画和文物。



  金碧辉煌的宫殿外又是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葱笼的苍松翠竹。掩映着60多种盛开的鲜花。海棠好像绣球戏龙,粉菊又似仙女展指。红的、紫的、黄的、白的、争相吐艳。远眺雪峰,近赏绿水;猴群、鸟兽横生情趣,高原上能有这样幽美的园林,怎不令人神往哩!



  不过,人们也告诉我,昔日这里如花似锦的景色并非平民和农奴所能共赏。就说唯一能向群众敞开大门的“雪顿节”吧,也只是几家欢乐千家愁!



  当年,噶厦政府在这里召集各地藏戏艺人来支差演四天藏戏,并宴请僧俗官员。每天中午招待官员们一人一碗放上酸奶、白塘的米饭,叫做“雪义顿莫”(意为酸奶的宴会)。因而,这一活动称为“雪顿节”。



  这期间,领主们在黄墙外的林卡搭着帐篷,尽情玩耍,胡作非为。一般群众除了伸着拇指呼唤“咕叽,咕叽”,乞讨一些残饼剩莱外,也只能看看藏戏。但规定不准喝酒,喧哗。不准把发辫缠在头上,更不准进入黄墙。藏兵持枪握鞭,把守森严,稍有不慎就挨打受罚。



  今天,过节的气氛才称得上是锦上添花,罗布林卡被装扮得丰姿多彩了。昔日“雪顿节”给贵族们演藏戏的称为“顶卡”的地方。而今筑了露天舞台,墨竹工卡县的业余演员穿黄袍、戴花冠,向逛林卡的人们演出了被“四人帮”禁锢了多年的传统藏戏《卓娃桑姆》。当年贵族看戏的楼阁今天端坐着翻身的农奴了。



  在新宫前,我看了一家人演出的热巴舞。四男四女,有头发已经斑白的老阿妈,也有20来岁的年轻人。他们身穿鲜丽的彩装。手握花鼓铜铃。女人击鼓如彩凤翻飞。男人跳旋子像蛟龙腾浪。富有西藏民间热巴特色的精彩表演,简直把人们吸引到狂欢的境地。



  这是一家祖辈相传的民间热巴艺人。家长洛布占堆从八岁起就同父母流浪,给人演唱热巴。可是,这样精美的艺术在旧西藏只不过是一种沿街行乞的技巧。他们的足迹荡于西藏城乡,但平叛前从不敢进入罗布林卡。而今天,党组织却从几百公里以外将这闻名高原的热巴艺人邀来拉萨,给游园的群众演出,为林卡又多开放了一朵艺术之花。



  欢乐的歌舞把太阳也逗引了出来。林卡披上了日光城常有的金纱。这时壮年人玩起了扣骰掷点,对弹着康乐球。年轻人却爱约伴到新宫前的鲜花丛中照像。更多的人则是在帏帘、帐篷内饮酒野餐。



  头上缠着彩色“扎秀”(发辫上的彩丝线),胸前佩挂嵌宝的“噶乌”(装饰用的“护身符”)的漂亮儿媳,端起系有哈达、缀有酥油花的银壶,给镶着银花边的木碗斟满黄澄澄、甜丝丝的青稞酒,右手举杯,左手拂袖,在阿爸阿妈座前袅娜地轻舞欢歌,向老人敬起三口干一杯的藏族酒礼“松准聂塔”。



  林卡鲜花色彩万千,



  是阿爸阿妈堆笑的容颜;



  手捧银碗敬上美酒,



  祝阿爸阿妈延寿百年!



  甜甜的酒歌唱得老人开怀畅饮。稍有醉意就盘腿托腮,唱起藏戏《郎塔》。清脆悠扬的戏腔,此伏彼起,飞扬林间。



  夜幕降临,回家途中我继续欣赏着醉意朦胧的藏胞边唱边跳地相扶而归的愉快情景。我的心又飞回到罗布林卡。啊,林卡的鲜花,明年的秋天望你开放得更加绚丽吧!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