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简记 > 心情随笔 > 文章详情
夜,也是有心情的女子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虚情假意  浏览量:149

  其实,夜,也是有心情的女子。

  在静谧中低声呓语,抑或,开出大片大片的空灵,染尽沧桑,我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安静多久,或者,可以沉默多久,看夜空,从安静的失落中渐渐迂回,不扰不匆,仿佛一个庞大的孤独面对所有的无言,毕竟是一个女子呵,淡色的笑容,开在星星点点的黑幕上,一点一点晕开,微醺三月,还没有成片成片的蒲柳,招摇过市的张扬,未免太冷清了些,夜,仍是那样,蔓延,把静谧伸展到无边无尽的天际。

  总有些莫名的梦,横冲直闯进无关纷扰的安静里,让淡然变得一无所有。左眼繁华,右眼寂寞。我问过自己,城市的背影,是繁华还是沧桑?没有人回答,或许本来就没有答案。

  途经过的风景,没有心情,也无关风雨,那便是失落的梦境。

  走了好久,转身,同影子挥手,你好,再见。有些事有些人,在之前的旅途上出现,之后再也不见踪影。

  我想过,若是荒芜了时间,之前故事里出现的人,会不会嘲笑我一无所有。埋下的若无其事,会不会颠覆不出口的记忆,蜂涌而至。

  若烟花恋上黑夜,等多久才要换取一场面目全非的爱情,人群中,沉默太久,一个人如果太坚强,脆弱也会相怜。

  看那一朵,沿着记忆的方向消失,等待太久,记忆烟消云散,谁还会站在原来的方向,挥挥手沉默。

  蔓延,扩散,弥乱,凌乱了诺言和时间,再也没有冷天气凝固了心情,连同烟花的承受,弥乱在一时间,不让自己有一瞬间的停留,烟花笑了,在天际的末尾,苦笑。

  不知道谁还恋着余温,可能太过绚烂,要多久,凉色覆盖谨慎的残局。

  他们说,今晚的烟花很美。

  他们说,想再看一次。

  他们说,记住这一天吧。

  黑暗,忘掉这些震耳欲聋的破碎,笑语从未停止,那些翻飞细碎的孤独,回荡在绯红的玄色上,沉匿,绚烂,沉匿,绚烂,消逝。

  苍凉到很远的地方,回味刀光剑影,总会有些不管不顾,太过摇曳。

  美好和岑寂的边界总是模糊不清,假如的一天,如若我所一直珍爱的,绚烂的消失,一瞬间,我会忘记挽留,之后的时间里,后知后觉赋予太多的记忆,我会选择,你从来都没有出现在这个时间上,至少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等天气不在那么咄咄逼人,看一些温暖的文字,开始在人群里穿行,至少用足够的勇气,面对千回百转的孤独,我想,有时候,需要自己来拯救自己。

  曾经说过不再哭的那些人,把眼泪藏在了哪里?

  最后最后的最后,你们掩藏的好吗?

  当诺言与谎言并存的时候,就开始可疑,所以,下一次的虚假,能不能别那么漏洞百出。

  其实,比较喜欢下雨天,这样,看不见眼泪。

  大片大片的空白,解释了所有的心情,他也只是,一个没有难过的过往。

  如果把过去那些空白填补上,沉默太久,始终看不见模棱两可的决然,字与字之间传染着一种情绪,空白只是侵入的无法后悔,今晚的烟花,留白了太少,怒放的风景,成为清晰的过去,失心,先是被一朵烟花绊住了脚,然后被烟花的故事绊住了心。

  老去的故事,顾影自怜,流水年华也不会眷恋,好像,演绎回忆,只是镜花水月,仅此而已。

  时间蹂躏记忆,最后只记得那些细微深入的细节,陈铺在大片大片的植物上,哪怕一朵残败的花。

  指尖残留的时间,为残败证明,曾经无独有偶。

  风动梨花,姗然而至的,不是退路,是悔涯。不管怎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那些说出来的痛苦,都不算痛苦。

  也许到了无奈的时候,一个人除了笑,还是笑。

  年年岁岁,投身其中,除去所有的稍纵即逝,余下的是虚空。

  天亮之前写下晚安心语,天亮后念给自己听,这是昨天的,不必再念念不忘。

  有那么一瞬间,不得不当做,全世界都在背叛,一个人不可能一次就了原谅另一个人积攒了好几年的错误,错误也会,逾期不候。

  始终学不会,那种咄咄逼人的嘲笑,那种小心翼翼的承受,边界,真的太过模糊,请允许我没有恭维。

  那些真心留下的,何时都不会褪色,哪怕有一天,变化揭晓所有的真相,我也会把它当做回忆奉养。何谈错过,只是不值得而已。不愿用自己的笑来换别人的笑,也不愿别人用哭来换自己的笑,正如难过时不会轻易笑一样。

  一切的理所应当,变成了不愿承认的不知好歹。

  烟花散乱了,消失了,我想,今晚想得太多,但今晚的烟花,不要再来打扰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