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简记 > 心情随笔 > 文章详情
唐婉的幸福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王艳萍  浏览量:60

  南宋大诗人陆游,一生有两大难以释怀的情结,一是爱国,二是爱情。强烈的爱国精神,使他创作了许多激情豪迈的诗歌;而令人扼腕的爱情悲剧,又使他留下了不少泣血洒泪的爱情挽歌。

  后来,读得书多了,知道了沈园和《钗头凤》,还有那个叫唐婉的女人。

  南宋绍兴十四年,20岁的陆游与表妹唐婉结婚。20岁,正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年纪,更何况是才子佳人,夫妻恩爱,琴瑟和谐。然而,唐婉的才华横溢以及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强烈不满。“再这样下去,儿子的前程岂不耽误殆尽”。于是勒令陆游休掉唐婉,在陆游百般劝谏、哀求无效的情况下,二人被迫分离。只想着,从此以后,天各一方,永不相见。谁料想,造化弄人,10年后,一个桃红柳绿的春天,陆游和唐婉在沈园再次重逢。

  惊喜之间,似梦似幻,春色依旧,物是人非。陆游悲伤欲绝却又无可奈何,在接过唐婉递上来的黄藤酒后,乘醉写下了那首《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碰掮福惶一洌谐馗螅矫怂湓冢跏槟淹小D∧∧

  唐婉读后和词: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不久,唐婉带着遗憾,郁闷愁怨而死。陆游的心也被那一缕幽魂掏空——执子之手却不能与子偕老;死生契阔又将如何与尔成说。这种情怀,只要一想起来就是难以言说的锥心之痛啊!从此,沈园成了陆游内心深处最柔软、最温热的地方,一个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他年复一年地来到这里,在柳树下踯躅,在青苔斑驳的小路上黯然独行。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这是44年后,75岁的陆游重游沈园时,为唐婉写的悼亡诗《沈园二首》。让我们闭目想象,一位耄耋老人,面对着半面破壁,40年后仍然恍若看到“她”的惊鸿倩影,这是何等的刻骨铭心、浪漫痴情啊!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南宋嘉定元年,84岁高龄的陆游,不顾年迈体弱,再次前往沈园,并写下了这首《春游》诗,同时也对他和唐婉的一段爱恋留下最后一声叹息:不堪幽梦太匆匆!是啊,多年之后,他终于能够面对爱人已死的事实,却仍然不甘心当年和她在一起的美好岁月是那样短暂匆忙。

  也许在陆游的心里,生命可以结束,爱却没有尽头。而对于唐婉来说,能在死后几十年里仍然不断地被人真心悼念,也算是一种幸福了吧。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