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来的妹子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游戏人生 > 文章详情
城里来的妹子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肖吟  浏览量:50

  1

  程野驾驶着摩托车从加油站回来,看见自家门口站着两个打扮入时的妹子,还有两个大大的旅行箱,不用看旅行箱,看这一身妆扮,两个妹子就不是山里人,母亲正陪着两个女孩子闲聊。

  程野停下摩托车,走到三人面前,问道:“妈,咋回事?”

  “这两个孩子是从外地来的,要在这里玩几天,咱这里哪有旅店啊,我寻思把你的屋子给两位姑娘倒出来,你将就几天,和妈妈住在小屋里。”母亲不加思索地讲了缘由。

  “那就别站着了,赶紧进屋吧!”程野觉得在理,就主动说起了客气的话。

  两位姑娘见状,也就不好多加推辞了。既然准许了母亲的话,程野这个大男人也不是那种不懂礼数的人儿,他见着两个旅行箱放在地上,想也不想便拎了起来。

  程野在前,其次是母亲,两位姑娘紧随其后,他们先是穿过并不宽敞的农家小院,而后,拐了一个小小的弯儿,那个方向是自己的住处,只是目前要暂时让给两位姑娘。走到了门前,程野便用自己坚实的肩膀抵了抵,门就开了。屋里电灯的位置程野再熟悉不过了,两手刚放下行李箱,只听一声细微的响动,屋里一下有了光亮,他对两位姑娘说:“这里昼夜温差大,早晚有点凉,注意别感冒了。山区小镇条件不好,比不得城里,想洗澡只能中午了,外面有个棚子,太阳能热水器,这个时候就有点凉了。你们先坐,我和母亲商量点事儿。”

  说完,程野和母亲就从屋里走了出来,他对母亲说:“这两个妹子一路上旅途劳顿,一定饿了,我去饭店要几个菜端回来。”

  屋里的两个姑娘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其中一个伸出头来,说:“阿姨,大哥,饭店的菜就不必了,来这里就想吃吃你们这里的饭菜,换换口味。”

  程野说:“既然是这样,那就麻烦你们稍等一下,我出去找找谁家有野味儿,我回来给你们做几道菜。”

  半小时后,程野得意洋洋地走了回来,手里拎着一只山兔、一只野鸭、一块野猪肉和两只黑狗子,十足的野味,还有一块猪肉和两根排骨。撂下东西,程野返身出去,借来两只高压锅。一个小时之后,六道菜端上了饭桌,清炖野鸭、爆炒山兔、黑狗子炒尖椒、红焖野猪肉、大丰收和家拌黄瓜丝。程野打开地窖门,从里面拿出一个坛子,坛子埋在地窖里面,坛子口用黄泥给封住了。程野将坛子清洗干净,打开上面的封口,一股酒香直入鼻孔,满屋飘着酒香。

  程野一边倒酒一边说道:“这是自家酿制的蓝莓酒,你们在城里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到山里来了,尝尝山里的野味,也算不虚此行了!”

  程野端起酒碗,说道:“我叫程野,家里就我们母子俩。”程野笑了一下补充道:“大学毕业之后,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闲居在家里,去年开始,用父亲的抚恤金买了点参苗,我们母子的生活费就是母亲的那点工资,我二十五岁了,还是啃老族,惭愧!”

  团脸的那个女孩子自我介绍道:“我叫冯朝阳,在深圳打工,地地道道的东北人,老家是哈尔滨的,不过,哈尔滨已经没啥人了,程大哥,幸会!”

  另一个瓜子脸的女孩子自我介绍道:“我叫余红,沈阳人,也在深圳打工,我们俩在一家公司上班。程大哥,幸会!”

  四个人撞了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余红叫道:“这么好喝,比外面买的蓝莓酒好喝多了!”

  程野笑道:“不要喝太猛,这酒有后劲,小心迷糊哦!”

  冯朝阳说道:“程大哥,我们来这里两眼一抹黑,还要麻烦程大哥陪我们三天时间哦!”

  “这个……”

  现在是采山的旺季,依靠母亲的那点工资维持生活也是紧巴紧的,三天就是一两千块钱的收入,差不多就是母亲一个月的工资,说实话,程野不想放弃。

  冯朝阳察言观色,问道:“程大哥有难处?”

  “没事,既然我们能碰在一起,就是缘分,我陪你们,一定让你们玩得尽兴!”

  冯朝阳挨个尝了每道菜,色香味绝佳,就是饭店的大厨也未必能做出来,这几道菜在深圳要几千块钱呢,冯朝阳品尝过好多家饭店,深知饭店的价位。

  第二杯酒开始慢慢饮,一边饮酒一边唠家常,这一顿饭尽欢而散。

  2.

  许是喝了点酒,这一晚上睡得很香,直到曙光爬上窗户这才醒来。两个人起床,程野正在院子里劈柴,一会工夫,他的母亲就做好了早饭,三人吃了早饭,一同向镇上走去。

  小镇已经热闹起来,街道上随处都可以看到摩托车的影子。

  冯朝阳问道:“程大哥,这里的人都起这么早吗?”

  “现在是采山季节,这个时间段正是上山最多的时间段。”

  “什么叫采山?”

  “就是上山采山货。蓝莓你知道吧,现在正是野生蓝莓收获的季节。”

  “蓝莓我知道,在我们那里很贵的,味道极好,口感也不错。”

  “你们吃的未必是野生蓝莓,野生蓝莓口感更好,酸甜适度。”

  三个人在大街上行走,不时有人和程野打招呼。

  “程野,是不是从城里请来的养参专家。”

  “城里来的妹子,来这里玩的。”

  “这一身打扮,一看就是城里人呢。”

  “程野,这两个标致的妹子,是不是你的对象啊,不会两个都是吧?”

  “快滚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人家是来玩的妹子,小心烂掉你的舌头!”

  程野回过头看着两个妹子,两个人很有兴致地谈论着周围的景致,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都说了些什么,程野这才放了心。

  “程大哥,你家门前的花开得很漂亮,都是什么花?”

  “大朵的叫土豆花,白色的是芍药花,长得很高的是扫帚梅,就是人们说的格桑花。”

  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后边驶来,在程野跟前停下来。“程野,今天不上山吗?走吧,我们搭班子!”

  “今天不行了,家里来了客人。”

  “那我走了。”

  “慢点!”

  “朝阳,这里真凉快啊!”

  “是啊,空气特别的好,凉凉爽爽的,多舒服!”

  “大森林嘛,天然氧吧,城里是比不了的。”程野笑道。

  “城里闷得慌,这才出来透透空气。”冯朝阳转回头,问道:“你们上山一天的收入如何?”

  “这个就很难说了,现在刚开山不就,收入会高一些,运气好,多则上千元,少则几百元。”

  “程大哥,实在抱歉,影响你收入了。”

  “说这些干什么,难得相遇,相遇就是缘分,钱财乃身外之物!”

  “程大哥潇洒,能看得开,我等都是俗人,浑身的铜臭味!”

  说罢,三个人都笑起来。

  3

  第二天吃过早饭,已经是八点多了,两个女孩子穿戴整齐,就等着程野一声令下。

  程野笑道:“我去收拾一下工具,领你们去大河边玩,看看我们这里的水有多清。”

  院子里停一台吉普车,吉普车外表很破旧,冯朝阳在电视里看见过,现在市面上已经见不到了。

  “程大哥,这是你的车?”

  “报废车,开着玩的,交警抓住肯定没收。”

  “没买别的车?”

  “哪有闲钱啊,油老虎,平常我都是骑摩托,要是不带这么多东西,我们三个人就骑摩托去了。”

  离开家,在一个小卖店停下来,买了中午的吃食,冯朝阳拿出钱包,程野说道:“不许收她俩的钱。”

  不管冯朝阳说多少好话,百元大钞还在她的手上。

  吉普车离开小镇,一路向东,在一处检查站停下来,从检查站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

  “嫂子,今天你值班啊,我哥呢?”

  “他自己上山了,明天休班,我再和他一起去。”

  程野叫嫂子的那个女人,一边开杆一边打量车里。

  “家里来了客人,陪她们出去玩。”

  “两个女孩挺标致的,哪个是你的对象啊?”

  “嫂子,净开玩笑,哪个都不是。”

  冯朝阳笑道:“嫂子,我们两个都是大哥的对象。”

  “程野可是难得的好小伙,我要是和你们一般大,就和你们抢啊!”

  三个女人哈哈大笑,程野有点尴尬,赶紧开车离开检查站。

  “山里的女人就是泼辣,说话嘴上没把门的,你们别介意啊!”

  吉普车沿着大河边往前行驶了几公里,这才停下来,程野向下面一指,说道:“我们就去河心岛,我先把你们背过去,再回来拿这些东西。”

  程野把余红背了过去,回过身停在河边,给冯朝阳一个脊梁骨,说道:“上来吧!”

  “河水这么急,我有些害怕,抱我过去好吗?”

  冯朝阳似乎真的有点晕水,程野抱起冯朝阳,一步一步向河心岛走去。冯朝阳一只手紧紧环住程野的后腰,另一只胳膊搭在程野的肩头上,整个人的身子紧紧贴在程野的胸口,两个肉团团使得程野血脉喷张,呼吸急促,他的喉结下意识地动了一下,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程野,我是第一次被男孩子这样抱着呢!”

  “我也是第一次这样抱女孩子。”

  “在大学里没谈过对象吗?”

  “毕业的前半年谈过一个,西安的,毕业以后就各奔东西了。”

  “我听说男生女生在一起就会租房子住,有这事吗?”

  “我是一个很保守的人。”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不清楚。”

  4.

  支好了帐篷,程野回身取东西,回来的时候,两个女孩已经换上了比基尼泳装,光着脚在沙滩上艰难地向河边走去。

  “两位姑奶奶,这样不行,穿上鞋子才好,我已经给你们准备了,快换上!”

  两位美女回到帐篷,换上鞋子,大小正合适。

  走出帐篷,冯朝阳又一次看看这个细心的男人,心里的那一份萌动再一次敲击她的心房。

  两个女孩并没有下河游泳,河水太凉,在水里站了一会儿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只好站在沙滩上晒太阳。

  程野脱掉长裤,将长裤晾在沙滩上,只穿一条衬裤,手里拎着渔网向上游走去,两个女孩来到河边,她们很好奇,程野这样做能不能抓到鱼。程野一直走到下游很远的地方才上岸,他将渔网扛在肩头,向帐篷走来。

  “抓到鱼了吗?”

  程野将渔网小心放在沙滩上,说道:“你们看,五条鱼,有六七两重。”

  “好像是白票子,我们家也有这样的鱼。”余红自以为是说道。

  程野介绍说:“这是冷水鱼,有这种鱼的地方不多,你们沈阳没有的,大兴安岭的冷水鱼味道最佳,鱼肉细腻,口感特别的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离开这里就享受不到了哦!”

  “说的我都流口水啦!”冯朝阳有些夸张地说道。

  程野“呵呵”笑道:“好饭不怕晚,多流点口水吃饭才香啊!”程野一边说着,一边拎着渔网向河边走去。

  这时,冯朝阳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不客气地训斥对方几句,随即关掉了手机。程野听见她不客气的口气,心想,这个女孩子脾气挺大,在单位可能管点事,有点实权的人都这样吧。

  程野在河边将清洗干净的鱼放在一个塑料袋里,端了一盆水走了过来。

  冯朝阳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我们就吃河里的水?”

  程野“呵呵”一笑,说道:“河水炖河鱼,撑死他二姨!”

  冯朝阳笑道:“我也没有二姨,再说了,吃一顿鱼把二姨吃没了犯不上啊!”

  “这只是一个比喻,一会儿你就知道这个比喻有多恰当了!”

  在沙滩上摆上三块大石头,就是简单的锅灶,点燃枯枝,沙滩上顿时飘起了袅袅炊烟。

  看着低头忙碌的程野,冯朝阳无意间看到了程野的“禁区”,这个二十四岁的年轻女人心里万马奔腾般咆哮起来。她是一家跨国集团公司的领头羊,可以趾高气昂、毫不客气地训斥手下的男工,此刻的她只想做一个小女人,依偎在这个宽阔的胸膛上,只想和这个相识不久又似乎早就相识的男人细语呢喃。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男人,如何驾驭他,冯朝阳还没有想好。

  程野专心致志地做着眼前的事情,也只想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至于这两个女孩子是什么来路,他并不想知道,萍水相逢,一生也许只有这一次的缘分,程野不可能有非分之想。

  沙滩上飘起了鱼肉的香味,冯朝阳吸了一下鼻孔,准确一点说,鱼肉的香味已经勾起了她的馋虫。

  程野开始在沙滩上铺起塑料布,又魔术般支起了旅行桌子,拿过餐巾纸,仔细擦拭着桌子,将废纸装进了一个塑料袋里,这一个细小的动作也没有逃过冯朝阳的眼睛,她在心里赞许地点点头。

  三个人围坐在桌子旁,在艳阳下,在流水声中开始野餐。这是冯朝阳二十四年的生活里仅有的几次。鱼汤盛在一个不锈钢盆子里,每个人的饭碗里都有汤勺。冯朝阳把鼻子凑近盆子,情不自禁叫一声好,尝了一口,真的是人间美味,这是她二十四年的人生里最鲜美的一顿鱼汤。

  午饭过后,两位美女在水里畅游,程野继续着老本行,准备晚餐的一顿美食――干炸板撑子。

  最后的两天时间,采了一天蘑菇和一天蓝莓,两位美女虽然累得要死,却是兴致勃勃。三天的时间,三位年轻人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当真是依依惜别。

  “再见!”

  一只小手与一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会记得我吗?”

  “那么,你会吗?”程野的声音压得很低,近在咫尺的余红都没有听见。

  “我会的,这是我生命长河里最难忘的三天!”

  望着消失在卧铺车厢门口的身影,程野的心里温馨着一种期待。

  列车缓缓启动了,大灯明亮的光柱划破林海的寂静,列车在灯光的引导下,穿越绿色长廊,一直向远方驶去。

  起风了,微凉的风渐渐平复了程野纷乱的思绪……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