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心狗肺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游戏人生 > 文章详情
狼心狗肺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天河雪  浏览量:34

  一

  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工作队进村的第三天,就碰上了一个难题:狼。狼把毛大勇和毛丽香的儿子叼走了。

  虽说毛家窝棚村四周围全都是山,山连着山,林子连着林子。但山都是土包包堆起来似的矮矮的山,林子不是矮矮的榛柴棵子就是一片一片的杂树林,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山峻岭和正儿八经的莽莽森林。所以,除了野鸡山跳(野兔)也就没有正儿八经真正意义上的野兽如豺狼虎豹等。人们也就用不着担心自家的鸡鸭被黄鼠狼子叼走,小猪羔子被野狼祸害。山跳野鸡也不敢随便出没。因为它们知道,行走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人们的手掌,成为俎上肉,盘中餐。特别是工作队进村以后,工作队杨队长指着我跟支书说,咱们小张同志是大城市来的文化人儿,还不知道野味是啥滋味,你们弄几只,叫咱们大学生尝尝鲜。

  也许是山跳野鸡听到了两位最高领导的对话,都唯恐逃之不及,早已撒丫子尥杆子了,支书派最擅长抓野兔山鸡的二队政治队长毛大勇带着俩民兵,在沟沟汊汊里寻觅了好几天,却连根兔毛也没逮着。

  杨队长就笑逗我说:大学生,毛家窝棚的山鸡野兔知道省城里有个大学生要来,都吓得屁滚尿流猫起来了。看来你是没这个口福了。不过不要紧,咱就改吃家鸡,小鸡炖蘑菇。就叫毛大勇的媳妇毛丽香做,省城里你肯定吃不着,那也是毛家窝棚的一绝呢。

  杨队长是县水利局副局长,曾经在毛家湾公社当过社长,对这一带的村子都非常熟悉。也曾在毛家窝棚蹲过点,因为没有架子,人随合,又好跟大姑娘小媳妇开个玩笑逗个闷子。就挺有人缘,一来就指名道姓叫毛大勇的媳妇毛丽香给工作队做饭,专门爱吃毛丽香做的小鸡炖蘑菇。

  毛丽香粗粗的眉毛大大的眼,圆圆的脸蛋厚厚的唇,一说话脸一红,童声奶气,比蚊子声音还小。走路像踩着一团绵花,一点动静没有.粗长长的五根手指头,却能做得一手好饭菜,萝卜白菜也能做得三天不重样。工作队的人都异口同声说好。队长就说,咋样?我说的没错吧。等你们吃了毛丽香的小鸡炖蘑菇,你们连老婆都不想了。

  大伙就吃吃乐,说,别人不想老婆是假的,人家小张不想老婆才是真的。

  我就有点面红耳赤,因为想象不出想老婆是个啥滋味。

  工作队里唯一一个女同志,县妇联的于大姐就说:你们别老欺负老实人。要不你们谁发扬发扬风格,把自己个儿的老婆借给小张用用,以后他就知道想女人的滋味了。

  行啊。只要于大姐带头,我们就紧跟上。

  于大姐就举起巴掌挨个追打,众人就四散奔逃。

  我更是面红耳赤,一红红到脖子根。

  杨队长就瞅着我嘻嘻乐,然后操着公鸭嗓喊了一声:行了行了!开会了!

  开完会,我们又开始研究狼,研究如何把政治队长毛大勇的儿子小虎,从狼的魔爪里救出来。并又集体背诵了一遍毛主席那段战无不胜的著名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二

  二队政治队长兼民兵排长毛大勇是个又瘦又矮的小个子,一身半新不旧的军装,套在身上,空空旷旷,一条军用皮带,能在腰上来回扎两圈。虽说长相有点尖嘴猴腮,胸脯子露着胁巴骨,嗓门却格外响亮,一张嘴就像炸了个雷,嗷唠一声吼,四类分子立马就腿肚子转筋,浑身发抖.山鸡野免们也吓得一哆嗦,慌不择路狼狈逃蹿。

  毛大勇的媳妇毛丽香,单从外形上看,就是两种类型的人,毛大勇跟媳妇站在一块,脑袋瓜刚过肩膀头。下晚黑趴在媳妇宽宽厚厚的胸脯子上,左右两边都还有余富,左摇右晃,咋折腾也掉不下来。

  其实毛丽香根本没想过要嫁给毛大勇,毛大勇根本也没想到竟能够一举战胜两个强势对手,轻而易举就爬上了毛丽香宽宽厚厚的胸脯,没费多少周折就如愿以偿。而又完全是因为两条狗,一条小公狗和一条小母狗,大黄和二花的风流韵事,导致了这一不风流也风流之结果。

  本来毛丽香的老姨和大姑,一个在三合煤矿给她介绍了一个矿工,一个在红星林场给她介绍了一个伐木工人,都是吃官家饭的国家人。山沟沟里的姑娘还能图希个啥?一脚就跳过龙门,不是矿上林场里有两个好亲戚,谁能有这样的福?只要丽香姑娘点一点头,喜欢那个浓眉大眼的连毛胡子,还是喜欢那个四方脸厚嘴唇的小平头,彩礼三天之内就送过门儿。老姨说连毛胡子人厚道老实啥说道没有,大姑说小平头性格绵软不会打媳妇。毛丽香却老是左右摇摆犹豫不决莫衷一是,一会儿觉得连毛胡子好,一会儿又觉得小平头也不错。却就在这个时候,大黄把二花强奸了,并导致二花怀了孕。

  二花是毛大勇家的一只小母狗,一身的黑白花油光锃亮,腿长腰细耳朵尖尖,一对圆溜溜的黑眼珠,像两个小灯泡闪闪发光,走路总是高昂着头,像个骄傲的公主。对众多追逐求爱者,皆不屑一顾。却不知为何,有一天在河边的小树林里,偶遇大黄,四只眼珠骨碌碌盯盯地对视了一会,春心萌动。激情难抑,旋即便做成了风流之事。老早就向往做妈妈的二花,不日便身怀六甲。每天一睁开眼就咪咪叫个不停,似乎在焦急地盼望着宝宝的降生。

  却不曾想,在二花和大黄在小树林里野合私通的当天下黑儿,毛大勇就气冲冲地上毛丽香家登门问罪。毛丽香却说你说我家大黄强奸了你家二花,你有何证据?毛大勇一对黄眼珠骨碌碌转,转了半天,却无言以对。临走撂下一句话:我会找到证据的。

  果然就在毛丽香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该嫁给连毛胡子,还是该嫁给小平头的时候,毛大勇带着目击证人二楞子,和已经大了肚子的二花来找毛丽香。二花一进门,就跑到大黄跟前,像久别的恋人,又是贴脸又是搂抱,亲热得不行。毛大勇就说:你看见了没有,这就是证据。

  毛丽香见了这场面,也深为感动,就走上前去一把把二花抱进怀里,又是拍花脑门,又是摸鼓鼓的小肚皮,希罕得不行。就说,你要是嫌二花肚子大了,就放我家吧,我养它。

  毛大勇眼珠子一立楞:给你?想得美。你知道送到林场和矿上的饭店,狗肉多少钱一斤?

  啥?你要把二花卖狗肉?!毛丽香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毛大勇的话。

  要不是有重要用处,我表哥不让卖,你心思我还能等到今天哪?

  毛大勇如实相告说,我表哥他们的顶头上司马科长,就好这一口,上回我表哥开车过来,看见了二花,说这小母狗的肉一定又嫩又香,回去跟他们马科长说了,马科长就惦记上了。表哥叫我好好喂养,等到下星期天给马科长过五十大寿用。马科长一定会特别高兴。我表哥早就跟马科长说叫他想法子把我弄到他们矿上。马科长也基本答应了。这时候他要是知道二花带了崽子,一不高兴。我这事就算黄了。你这不是坑我吗?

  不行!你不能杀二花!毛丽香一听,更急了。它都带崽子了。是两条命呢!

  毛大勇却嘻嘻一笑:毛丽香,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不知饿汉子饥。你一门心思要往矿上嫁,要找个铁饭碗。我们就该一辈子呆在山沟沟里受苦受穷?连个媳妇毛都捞不着。你要是真可怜二花,你就留在毛家窝棚,给我当个媳妇,我就把二花当亲闰女养。

  你,你,你不要脸!毛丽香呸了一口,呜呜大哭了起来。

  直到几年以后毛丽香挨了毛大勇一枪子儿,她可能也不知道,她之所以最终还是不得不嫁给毛大勇,完全都是毛大勇表哥一手策划的。他先花钱找人在山根底下劫持毛丽香,破了她的女儿身,断绝了连毛胡子和小平头的念想,堵死了毛丽香嫁进矿山和林场的路。又叫毛大勇偷偷跟随着要寻死觅活的毛丽香,把要跳崖的毛丽香救了回来。

  老毛家一家子人千恩万谢。毛大勇又表现出宽怀大度和高风亮节,不计较毛丽香破了身,而且甘愿放弃进矿山成为国家人的机会,为娶毛丽香,决心留在山沟里干革命。还受到大队支书的高度表扬。不久就当上了政治队长兼民兵排长。

  只是毛丽香和毛大勇成亲的第二天,。二花不知因为受到什么打击而流产了,日夜思盼的小宝宝夭折了。二花也像大病了一场,眼窝子塌陷了,黑眼珠变黄了,一身油光锃亮的毛皮也暗淡无光了,毛丽香抱着二花大哭了一场。眼圈哭红了,眼睛也哭肿了。毛大勇就说,女人真是头发长,眼窝子浅,成不了大事。

  三

  政治队长兼民兵排长毛大勇,却是要做一个成大事的人。第一,他要叫媳妇在生了一个丫头之后,无论如何也要保证生一个儿子。他做到了。第二,支书布置的秘密任务,他也完成得很出色,并且做到了极端保密,连工作队都始终不知道大队还在鸡冠山的地抢子种了十晌黑地。每年春天,都是由毛大勇带领十几个社员,赶着三挂马车,翻山越岭走一百来里山路赶到地抢子,把种子播下,中间再派人去铲个两三回,到了秋后,就擎等着收粮食了。成了大队吃不完用不完的小金库。如果不是毛大勇的儿子叫大黑狼“苏修”叼走。工作队还不会知道毛家窝棚大队,还在鸡冠山里开了小开荒,种了十几晌黑地。

  说起来事情还是由二花引起的。那一年二花在小树林里和大黄私通怀孕,却因为毛丽香一波三折的奇特婚姻而至流产。连毛丽香都很是伤心了一阵子,一连气对二花说了三声对不起。这一年二花终于又怀孕,并且生下三个也是一身黑白花毛皮的小宝宝。毛丽香和女儿丫丫,都喜欢得不行。丫丫更是整天守在狗窝旁,帮助二花照顾小宝宝。

  却不曾想,毛大勇的表哥说二花是珍贵品种,叫毛大勇偷偷把三个小狗崽儿抱到矿上卖了。三个小宝宝丢了,二花不吃不喝没黑没白满山遍野地寻找了三天,第三天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就再也爬不起来了。毛丽香赶紧抱回家,放在炕头上又是汤又是水地调养。二花才勉强睁开一双泪汪汪的黄眼珠儿。丫丫更是整天哭个没完。非要叫爸妈把小狗崽儿找回来。

  毛大勇一边踢桌子踹板凳地骂人,一边也怕丫头哭坏了身子,有点后悔不该把小狗崽儿卖人。就在心里琢磨着上哪去再抓回个小狗崽。这天又带领着几个社员上地抢子铲地,上后山解手的时候,忽然发现在一个山洞子里,趴着一只小狼崽子。看样子是刚从娘肚子里爬出来没几天,蹒蹒跚跚还走不稳路。狼妈妈可能是出去觅食了,小狼崽儿一对黄眼珠滴溜溜地盯着他看。毛大勇心里高兴,觉得丫丫一定会喜欢,就把小狼崽儿揣进怀里抱回了家。

  丫丫见了,果然喜爱得不行,一把就搂进怀里,再不肯撒手。后来见小狼崽儿饿得老是嗷嗷叫,就抱到二花跟前,对二花说;二花,小宝宝饿了,你就喂它二口奶吃吧。

  二花拿一对泪汪汪的眼珠盯住小狼崽,母性的慈爱油然而生,侧身一卧,就把肚皮上一排鼓鼓的奶头露了出来,小狼崽一头拱到二花的肚皮底下,一口叼住小奶头就贪娈地吮吸起来。一边吸吮还一边摇动着小屁股,好象在说新妈妈的奶水真甜真香哪!

  二花也被新宝宝的小舌头裹得高兴,顿时爱心激荡,低下头,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小狼崽的小脑袋瓜,像是自己的孩子又回来了,心口窝里又重新升起了做母亲的骄傲和幸福。

  因为小狼崽儿一身黑毛又黑又亮,丫丫给小狼崽儿起了个名叫黑黑。瞅着丫丫和二花那么喜爱呵护黑黑,毛丽香也喜欢得不行。工作队一改善伙食,剩汤剩水骨头鱼剌鸡下水啥的,全都拿回家喂给二花。生怕二花奶水不足,黑黑挨饿。

  却谁也没有想到,黑黑的狼妈妈百里寻子一路追寻到了毛家窝棚。

  那是一天半夜,政治队长兼民兵排长毛大勇出去解手,刚在茅楼蹲下,一眼就瞅见自家房后柳条杖子底下,亮亮地闪烁着两只绿眼珠。警惕性极高的民兵排长立马判断出是一条狼。三脚两步返回身,进到北屋操起步枪,踮着脚尖悄悄又返回到屋后,瞄准那一对绿眼珠就开了枪。却只听嗷地一声长嘶,两道绿光一闪,竟就没了踪影。可是第二天夜里,一家人才睡下没多一会儿,就听见从房山头后头的歪脖子老榆树底下,传过来一声一声狼嚎。那一声长一声短的哀嚎,凄凄惨惨,悲悲戚戚。揪心裂肺……

  毛丽香听得眼泪巴叉的,只觉心尖尖颤,就说:要不,咱把黑黑还给它吧。娘没了儿,就是丢了魂丢了命啊!咋受得了!

  毛大勇一瞪眼珠了:说啥呢你?还给它?我还要把这个朵种操的也逮回来。上回支书叫我抓个野鸡山跳,给工作队尝尝鲜,一根毛也没逮着,丢老人啦!这回咱还不吃野鸡山跳,要吃野狼肉啦。叫他们彻底开开浑。也叫他们知道我毛大勇不是徒有虚名。

  这天头晌,杨队长说今天晌午饭,咱炸个鸡蛋酱挖点曲麻菜,吃点蘸酱菜吧。

  毛丽香就背着刚六个月的儿子小虎,到村北边的山根底下去挖曲麻菜。她先把儿子小虎放在一块干净的沙地上,小虎就喜欢玩沙子,说;儿子,好好在这玩,妈妈去挖曲麻菜,一会就回来,听话,别乱跑乱动,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毛丽香就挎着个小柳条篮儿,到不远处石砬子下面的一片草地上去找曲蘑菜。也就一袋烟的工夫,等到毛丽香挖了一篮子曲麻菜回来,儿子小虎却不见了。急忙四处寻找,抬眼一望,就看见南山坡上,一条大黑狼一闪身哧溜一下钻进树林里。毛丽香一眼看见,那大灰狼嘴里像是叼着一个什么东西------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