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书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游戏人生 > 文章详情
偷书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海韵波涛  浏览量:44

  一、

  放暑假了,孩子们如出笼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在村子里飞来飞去,鼻子、眼睛、眉毛都笑开了花儿,孩子们就连睡觉都在折跟头打把式带撒欢。

  已经是晌午了,在村子东侧小土丘的草地上,梳着小帽盔头型,穿着花衣裳的妞妞正蹲在地上观察蚂蚁,她用一只小手拄着下巴出神地看着:咦!怎么这么多蚂蚁呢?真奇怪,它们身上背着白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呀?妞妞好奇地伸出小手去摸蚂蚁,刚挨到,那蚂蚁就惊慌地逃掉了,妞妞失望地拍拍小手,这蚂蚁真胆小!妞妞的肚子嚷着饿了,她一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伙伴们都跑得无影无踪了。离她不远处有一本小人书安安静静地躺着那特显眼,妞妞惊喜地跑过去捡起来,这一定是小伙伴丢的。妞妞想:和小伙伴借书很难,这些抠门的家伙!我先拿回家看完再说。看看四下没人,又怕被人发现要回去,她就把小人书藏在衣服里,她双手捂在前胸上,一路跑回家。

  二、

  刚进家门,就听妈妈喊:这个死丫头,就知道玩,快帮妈妈烧火。

  妞妞忍着肚子的抗议,乖乖地坐在锅灶前的小板凳上,膝盖尽量顶在胸前,眼睛偷瞄着在锅灶上忙碌的妈妈,妈妈忙着并没有注意她,妞妞松了口气。两只小手抓起麦秸往灶膛里续着火,灶膛里的火烧得正旺,金红色的火舌轻舞曼妙地舔着锅底,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熏得妈妈的脸汗津津的。妈妈把合成糊状的发酵了的两合面(豆面和玉米面)摊在铺着菜叶的锅帘上,妈妈是要蒸发糕呢,妞妞舔着嘴唇,盼着快点蒸熟。妈妈用小铲子把面抹平、抹匀后盖好木制锅盖,在灶台边上的水盆里洗了洗手,撩起围裙擦了擦,又理了理短发说:好好烧火,不许贪玩,我去园子里摘点菜。

  妞妞嗯嗯地应着,眼睛盯着妈妈的脚刚迈出门去,妞妞就急忙把手伸到怀里掏出小人书。刚上一年级的妞妞认识不少字了,她迷恋小人书里面的精彩故事,可妈妈从来不给她买,因为家里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个现钱,吃的都接不上流,妈妈哪有闲钱给妞妞买小人书呢?妞妞很羡慕邻居小伙伴妮子和壮壮,他们有个当铁匠的好爸爸,总会给她们买新的小人书。可是,妞妞想借来看,妮子把书往身后一藏,仰着脸高傲地说:就不借给你!要看,让你妈给你买去!妞妞只能远远地看着妮子,妞妞无时不幻想着有自己的小人书。

  妞妞拿起小人书,就忘记了饿,黑亮亮毛茸茸的大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小画书《半夜鸡叫》,她专注在故事里的情节里,她恨大地主周扒皮,为了让长工多给他干活,这个大坏蛋半夜趴在鸡窝里学鸡叫,吵醒长工们早早出工给他干活。妞妞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小长工,跟着那些大长工们一起愤打周扒皮:打死你这个大坏蛋周扒皮!打死你!打死你!

  三、

  妞妞忘了烧火,忘了妈妈嘱咐的话,灶坑里的火苗顺着地上稀稀拉拉的麦秸忽忽燎燎地扭动着蛇一样的身姿蔓延到了妞妞的脚边,啊!着火了!妞妞一下子站起来慌乱地用脚踩、用手拍,妞妞只觉得刘海忽燎地热了一下,闻到了头发烧焦的味道,她急忙用手搓脑门,刘海没了,露出了高高的小额头。眼看着火苗就要链接到靠墙边的麦秸堆上,她手忙脚乱地一阵扑腾,又端起灶台边的水盆泼向火苗,火苗终于灭了。妞妞的手和脸弄得黑乎乎的,薄薄的烟雾弥漫在她的周围,她被呛得轻咳了几声,眼睛在地上寻找着,小画书在小板凳底下,妞妞马上捡起来抖落着,完了完了,小画书和她的手一样脏,封皮也掉了,上面还沾了水,妞妞拿着小画书就往衣服上蹭,越蹭越脏,妞妞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人,把妞妞吓了一跳。是妮子和她哥壮壮,妮子理直气壮地指着妞妞说:哥,就是她偷了我的书!

  妞妞瞪着大眼睛惊恐地辩解道:不,不是偷的,我是捡的!

  哼!我都问过了,其他人都没拿,只有你在场,看我们都不在,你偷偷拿回家,这就是偷!书在你手里,还敢抵赖!真不要脸,哥,揍她!妮子掐着腰指挥着她哥哥。

  死丫头片子,竟敢偷我妹的书,老子教训教训你!比妮子大两岁的壮壮举起拳头就要打,妞妞妈妈突然出现在孩子们中间。

  妞妞妈生气地对妞妞说:妞妞,你怎么能偷人家的东西呢?

  妞妞哭着说:不是的,我回家的时候看到地上这本小人书,就捡了回来,我没偷!我没偷!

  妈妈啪地给了妞妞一巴掌说:捡到东西不还回去,还拿回家来?

  妞妞妈又转身对妮子哥俩说:妞妞真没偷你们的书,你们先回去,画册弄坏了,明天我买了新的还给你们,回去吧!

  妮子和壮壮眼睛斜视着妞妞,听到妞妞妈的话,也不好再闹,壮壮挥动着拳头说:说话算数!明天一定要还给我们新的,不还,我天天来!

  妞妞妈疲惫地看着满地狼藉和妞妞那被火燎没了刘海的小花脸,揭开锅盖一看,发糕还没有熟,这气就串到了头顶,她一把拽过妞妞,啪啪就是两巴掌,怒气冲冲地说:是不是光顾看小人书,烧炼慌了?死丫头,你想把房子点了呀!咱娘俩住哪啊?去住露天地吗?你还敢偷人家的东西,这长大还了得吗?又是几大巴掌落在妞妞身上。

  妞妞哭喊着:妈,我没想点房子……我没偷……没有啊……

  妞妞妈拿起门后的扫帚,拍了一下妞妞的屁股说:滚,怎么养你这没用的东西,就给我惹事。

  妞妞抹着眼泪抽泣着回到里屋,妈妈一边骂一边打扫收拾残局,重新燃火。

  四、

  妞妞趴在炕上哭着哭着睡着了,她梦见爸爸回来了,还给她带来很多小画书,有《一块银元》《刘胡兰》《董存瑞》《三个小伙伴》还有《西游记》,都是她喜欢的。她还牵着爸爸温暖的大手走在街上,爸爸时而把她抱在怀里,时而把她举过头顶,妞妞笑着搂着爸爸的脖子亲昵着,她感觉自己就是骄傲的小公主。可不一会儿,爸爸又走远了,模糊了,她奔跑着喊:爸爸……

  妞妞妈把屋里院外收拾干净,又把饭菜做好。才想起妞妞好半天没动静,她走进里屋,看到妞妞趴在炕上,头枕着课本睡得正香,眼泪还挂在小脏脸上。妞妞妈心头一酸,哎,娘俩相依为命啊,孩子还小,我真不应该这样打她,可是不打怎么行呢?谁让她偷人家东西呢?长辈说小孩子就是一颗小树,要经常修理枝杈才会长得直。

  打完了孩子,妞妞妈心里也不舒服,她也心疼啊!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堵在门口不依不饶的,哎。

  妞妞妈坐在炕沿上,依着被子若有所思,眼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有的,妞妞却没有,妞妞几次要爸爸,妞妞妈只是含糊地说:你爸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多年以后才能回来。这善意的谎言,让幼小的妞妞在心里勾勒出爸爸的影子,也升起对爸爸的无限希望。

  五、

  妞妞妈因家境比较困难,她没读过几天书就在家务农,虽说大道理懂得少,但农家女孩的淳朴、灵巧、勤劳的性格她都有。二十四岁那年秋天,妞妞妈同本村在一起长大的吉福结了婚。吉福质朴本分,身强力壮,干活力大如牛,村里的老少爷们都说:一个壮汉配一个灵巧的姑娘,真是天设地造的一对。

  婚后的第二年春天,妞妞妈在走亲戚的路上,路过一片树林。嫩绿的树叶翩翩起舞,迎风雀跃。妞妞妈走着走着就听到婴儿弱弱的哭声,妞妞妈一下子紧张起来,这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怎么会有孩子哭?听人说这片树林闹过鬼,想到这,妞妞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惊恐地看着四周,有抬头看看天,暖暖的太阳正朝着她笑,她一下子又镇定下来,大白天的哪里有鬼,真是自己吓唬自己。她继续走,还是听到孩子的哭声,侧着耳朵仔细听,就在右侧。妞妞妈大着胆子慢慢走过去,一眼就看到地上有一条破旧的小棉被用一根红绳捆着,被子在动,妞妞妈轻轻地打开被子,光溜溜的女婴蹬着小腿,攥着小拳头,黑溜溜的小眼睛挂着泪,小嘴在被子里寻觅着,哭一阵儿,寻一会儿。虽然婴儿身上很脏但很可爱,被子里除了孩子什么也没留下。妞妞妈想:这是谁家的孩子?当妈的心真狠啊!把孩子扔到这,这是要喂狼啊!妞妞妈把孩子抱起来,摸摸孩子的小脸说:可怜的娃,你娘不要你,我要,你就叫妞妞吧,小妞妞,咱们回家!

  那年月,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生了一桌丫头片子的人家,就盼着来个带把的。再生个丫头,就如扔掉烂白菜那样轻易抛弃,对外就说生病死掉了,谁也不会追究。

  在妞妞被抱回家的那年夏天,妞妞妈的丈夫吉福在一场暴雨中劳作,还没来得及留下自己的血脉就不幸触高压电身亡。从此,妞妞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妞妞,一晃妞妞上一年级了。曾有过媒人多次上门,劝妞妞妈再走一步,可是,妞妞妈觉得哪个都没有吉福好,无论是谁也打动不了她的心。妞妞也很懂事,给她带来很多快乐。贫困的年月,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多少工分,换不来几个钱,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她觉得对妞妞过于苛刻了些,可是……

  六、

  妞妞妈心疼地抚摸着熟睡的妞妞,这一摸让她心头一惊,额头滚烫,不好!孩子发烧了!她急忙抱起妞妞说:妞妞快醒醒,妈妈带你去卫生所。

  妞妞迷糊糊地说:妈妈……我没……偷,我没偷。

  妞妞妈突然泪奔,抱紧妞妞就向门外扑去……

  七、

  妞妞病了,发烧昏睡,大夫说:孩子是因为着急和被惊吓得的病,打几天小针,多安慰安慰就会好的。

  傍晚,落日的余晖给乡村披上了盛装,陶醉了整个村落。

  妞妞妈正在给妞妞洗脚,邻居家的妮子爷爷领着妮子和壮壮走进门来。

  妞妞妈脸一红赶紧起身让座说:大叔怎么有空来?您请坐。我这两天忙着跑卫生所给妞妞看病,我明天正打算买新的小人书给你们送过去呢。

  妮子忙从身后拿出两本小人书放在妞妞的手上说:妞妞,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还拉着哥哥打你。这是送给你的,那本旧的不用还了。

  壮壮在一边用手挠了挠脑门,笑了。

  妞妞惊诧地看着妮子,瞪着大眼睛问道:这,这两本小人书是给我的?是真的吗?

  妮子拉着妞妞的手说:是给你的,妞妞,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以后再有新的小人书,咱们一起看。

  妞妞拍着小手,笑着说:谢谢妮子!

  爷爷摸着妮子的头对妞妞妈说:小孩子不懂事,不弄明白,就打人。误会妞妞了,害得妞妞得病。我带着妮子和壮壮是来向你们道歉的。妞妞妈莫怪啊!

  说完,妮子的爷爷把手里的几枚鸡蛋放在炕上。

  妞妞妈感激地流下了眼泪,不知道说什么好。

本月点击榜单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