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游戏人生 > 文章详情
上大学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伊依  浏览量:17

  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热的人无处躲藏,刚吃过午饭,王莹赶紧给躺在床上的妈妈翻身、擦汗,一边看着妈妈忍痛的表情,一边小心翼翼地认真清洗消毒没有包扎的几处小伤,以防天热感染,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挂满了她俊俏的脸颊。

  “王莹,你的快递!”门外有人高呼着。

  “哦,知道了。”她快步跑出门去,从快递员手中接过录取通知书,表达了谢意然后转身回家了,她快速进入自己的房间,把快递塞进床上叠好的被子夹缝,用手抖落两下,看着原封不动,她才长出了一口气,整理好心情,这才进入妈妈房间,给妈妈倒了杯热水,然后无精打采地坐在一旁。

  “莹莹,刚刚谁在喊你?”妈妈虚弱的声音仿佛从唇齿间挤出的一股带音的风,她心中为之一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妈妈,稍作片刻,才抬头斜视妈妈的表情,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敷衍道:“隔壁英英的。”妈妈没再问,她松了一口气,不一会儿,听到妈妈熟睡的微微鼾声,她走出了屋子。

  天气闷热得要命,整个世界像烧红的大穹庐,使人喘不过气来。走出家门,路边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着尘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不动,她顺势走过去坐在了柳树的庇荫下,陷入了沉思中……

  高考的情景又一次浮现眼前,就在最后一科英语试卷发下不久,她突然感觉胸闷气短,恍恍惚惚的,感觉自己好像在教堂听吟诵经,声音忽高忽低,后面的听力题根本就无从入耳,直到声音戛然而止,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后面强打精神,胡乱凑合作答直到交卷,她明白这一次自己考砸了。

  理想中的清华北大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她颓废地走出教室,一路低着头木然地朝前走,出了校门,看到门口的小汽车排成长龙,伴随着滴滴的喇叭声,家长们蜂拥而至,各自在人群中寻找自己孩子的身影。她抖抖身子,想让自己从病态中坚强出来,虽然多少次羡慕别的同学有家人来接,今天突然庆幸自己的父母没有来,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面对父母将无言以对,她是父母眼中的骄傲,她只想让她们看到自己的成功。

  下车到家还有五分钟的路程,她快步朝家的方向飞奔而去,欣喜喊着,可到了家门口无人应答,等待自己的是两大门神,她慌神了,左邻右舍去问,结果无人知晓,打电话也关机,邻居大婶安慰她别急让她等等。

  坐在邻居家傻等,她不明白父母为什么对自己如此不上心,考完试不去接,考完了他们也不管不顾吗?她越想越生气,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傍晚时分,爸爸的电话打来了,发生了不幸的事情……

  原来,她不让父母去陪她高考,爸爸妈妈害怕她考试分心,就想着赶到最后一科考完了再在校门口等她,一家人好好吃顿饭,结果下车之后,看着时间尚早,刚三点钟才开始考,他们就没有打车,一路走一路问,朝她考试的那个学校而去,过十字路口时闯红灯时,被一辆电动摩托车挂倒,又刚好碰到一辆小车上,发生了车祸,正在医院抢救……

  “难怪父母联系不上,难怪自己考试出现状况?”她自言自语,顾不上穿鞋,就起身往外跑,结果邻居叔叔说现在已经没车了,让她等等,说骑摩托车送她去。

  等待的时间如坐针毡,于是起身走到院子中间,听到那屋传来叔叔的声音:“家里有多少就拿多少,救人要紧!”

  “只有一千七了,留七百零花,你拿一千行吗?”婶婶回答。

  “全部拿上,咱们回来好倒腾,医院用钱的地方多!”

  “上次借的还没还,指望他家还上得等到猴年马月,多少留点零花吧!”婶婶小声说着,但院中的她还是听了个明白,她知道是在说自己家。

  “拿来!”顺着一声喊,叔叔已经出了那屋,看到院子中间的莹莹,他的眼神有些慌乱。

  妈妈的状况不太好,莹莹自从高考结束就一直在医院伺候妈妈,爸爸到处借钱,妈妈看在眼里,做完手术一个星期,妈妈吵着要回家,说在医院吃不好睡不好,其实可能是担心渐涨的药费,硬是要出院回家。

  高考成绩出来了,莹莹考了611分,可怜的英语只考到105分,她高考的成绩在这个小山村引来了一阵轰动,所有的人都投来赞叹的目光,但她不想出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复读,一方面她知道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她考虑到家中的实际情况,几乎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上学的学费从何而来,但是爸爸妈妈一定要让她上,说砸锅卖铁都要供她上学。

  说到学费,爸爸很乐观,说这么多年爷爷生病,去年刚刚去世,借了别人一些钱没还,但不要紧,自己好好干,很快就能还上,妈妈的病花了一万多,但新农村合作医疗可以报销一部分,算下来能花五千多,自己在建筑工地好好干,没多大事,让她放心,她知道爸爸是在安慰自己,重担他一个人来扛。

  “莹莹,今天有空出来,外面太热了,到家坐坐,英英回来了。”隔壁婶婶满脸堆笑,大声喊道。莹莹这才回到现实中,慌忙回应道:“知道了,婶,我先回家让我妈把药吃了。”

  莹莹回到家中,妈妈还没睡醒,她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这才从被子中间拿出快递,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录取通知书,喜庆的红色,上面烫金的大字,一同寄来的还有好几样东西,莹莹一一过目,突然,一本资料吸引了她的目光,“高等学校学生资助政策简介”,她像看到宝贝似的,感觉自己有救了,可以申请无息贷款,太好了,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第二天天刚亮,莹莹就起身做饭,喂妈妈吃完饭,自己胡乱拨弄了几口,告诉妈妈去同学家有点事,一会回来,就去等县城的公交,问问贷款的事情。

  到了县城,她先去教育局咨询,然后到打印部打了几张表格出来,需要到街道办盖章,路上刚好碰上同班同学李阳,李阳家里也很困难,是低保户,他来拿着几张表也是去街办盖章的,王莹扫了一眼,是什么福彩公益金支持大学生的表格,就问了下李阳情况,李阳说需要到民政部门咨询,具体他也不知道。街道办盖章的人开会去了,李莹抬头看看太阳,已经接近晌午,妈妈一定饿了,于是她搭车回家。

  透过车窗,她看到满天的乌云遮住了太阳,一阵狂风掠过,树上的叶子胡乱摆动,天色瞬间变暗。

  “咔擦”电闪着一道道白光,像利剑在空中挥舞,“轰隆隆”紧接着是震耳的雷鸣,豆大的雨点稀稀拉拉地飘落下来。趁着雨还没下大,王莹一下车就箭也似的飞奔而去。

  到了晚上,王莹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申请到资助,但一想到妈妈的病,爸爸闷声抽烟的样子,以及叔叔婶婶的对话,她一定要去争取一下,上大学的费用她不想让父母操心。

  熬过了小周末,今天是星期一,她又一次去了县城。

  到了县民政局,门卫告诉她正在开晨会,走出大门,看到对面广告牌上的八个大字“民政为民,民政爱民”,开完会,她打听到福彩中心在办理此项业务,于是她推门进去,一位和蔼可亲的大姐问她有什么事,她说咨询一件事,把自家情况以及办理贷款时碰到同学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想问问自己是否可以申请,大姐看到了她眼中隐忍的泪光,看到了她的坚毅,于是告诉她低保户家庭可以办理,鉴于她家情况特殊,她会向领导报告此事,并记下了她家的详细地址,让她回去等待消息。

  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上了回家的车,见到妈妈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到民政局申请助学贷款的经历,并且告诉妈妈她也许碰上了好人。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自家门口停了一辆小轿车,她跑出去一眼就看到昨天的那位大姐,这位大姐询问了妈妈的病情,并告诉她们一定会想办法帮助她们的,连一口水都没喝就走了。

  过了几天,村长专程来告诉王莹,让她拿上户口本、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到县民政局去办手续,可以申请到5000元的资助金。

  秋风吹拂,天空像大海一样湛蓝,大地到处一派丰收的景象,红红的苹果挂满了枝头,紫的发亮的葡萄像宝石镶嵌在葡萄架上,还有白里透红的石榴……

  王莹踏着轻快的脚步,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乘车而去……

本月点击榜单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