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游戏人生 > 文章详情
房子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如云诗苑编辑部  浏览量:52


  艳和松恋爱了,这个消息在平静的公司内部掀起了阵阵涟漪:



  “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一些曾追艳失败后的男人议论道。



  “艳图的什么?这么高贵的女人,竟然肯嫁给一位无房无车的男人!”部分人替艳惋惜。



  “你长得这么漂亮,嫁给这样一位无房无车的普通男人,不为自己担心,也不为将来的孩子担心吗!”和她要好的朋友纷纷劝说她。



  “我扔下的骨头,她竟然捡起来了!”曾抛弃过松的女人莉嘲笑道。



  艳不仅不为众人的议论、劝说所动,和松交往一段时间后,两人还领了证,结了婚。



  领证那天,两人手牵着手走出民政大楼,到一家小酒店吃过饭后,松笑着对艳说:“感谢你嫁给我,今天想送给你一件贵重的礼物!”



  “讨厌,大白天的,说这些干什么?”艳噘着嘴,故作生气,一位三十多岁身边还没有女人的男人,现在结婚证在手,除了想那个,还能想什么,可是松站起来,不由分手,牵着艳的手,跑出酒店,叫了一辆出租车,拥着艳上了车,出租车在松的指点下,在街道上几经弯转,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了,“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艳迷惑了,因为这里不是酒店,也不是他们的租房,而是一片一年前刚竣工的住宅小区。



  “到了,就知道了!”松牵着艳,朝小区里跑去。



  他们上了电梯,在17楼停了下来,松拉着艳出了电梯,掏出钥匙,熟练的打开一家房门,笑嘻嘻的对艳说:“爱妻,我们到家了!”



  “你新租的房子?”艳对松的行为有点生气,这么豪华的房子,租费一定贵得吓人。



  “不是租的,是我今天送给你的礼物!”松将艳拉进屋里,关上了门。



  “什么?这房子是你的!”艳不相信,房子有一百多平方米,里面装饰豪华,松每月的工资还没有艳多,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豪华的房子呢?难道他父母有钱,不可能,据说他父母是捡垃圾的,不可能帮他买房子。



  “不相信吗?”松将艳托起,抱进卧室,放到床上,然后站起来,在柜子里拿出房产证,递到艳面前,艳迫不及待的打开房产证,看了看,又擦了擦眼睛,没错,房子果然是松的。



  “这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说清楚,我像在做梦!”艳推开扑在她身上的松,好奇地问道。



  “有了这套房子,嫁给我,是不是就没有遗憾了?”松在艳身上抚摸着,笑嘻嘻地说道。



  “这套房子来得太突然了,我有点不相信事实!”艳对眼前这套宽敞明亮的大房子,还是将信将疑。



  工作后,艳和其他女孩一样,也希望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但也没把房子的事情看得太重,没想到和好几位男朋友谈崩,却都与房子有关。



  她看中的第一位男朋友虽然长相不怎么样,收入还没她高,但父母有权有势,家里有好几套房子,他们准备结婚时,男朋友的母亲同意将其中一套房子过户给他们,但要求进行婚前财产公证,这分明就是对她的防备和歧视,艳一气之下,和男朋友断绝了来往。



  艳结交的第二个男朋友是当地人,沾父母的光,也属有房有车一族,但男朋友全家人在和他谈话时,动不动就拿房子说事,好像她就是因为看中他们家的房子,才愿意和他们来往的,让她受不了,交往了一段时间今后,两人断绝了来往。



  艳认识的第三个男朋友是外地人,家里殷实,在城里帮他买了房,购了车,但男朋友过于花心,一个夜晚,男朋友带着两个女孩在酒店喝醉了酒后,在路上飙车,将两位捡垃圾的老人撞死了,为了赔偿,房子卖了,车也没有了,艳没计较这些,却计较男朋友竟然经常背着她和其他女孩子鬼混,知道事故真相后,她主动和男朋友分手了。



  ......



  一次次恋爱,一次次失败,而每次恋爱失败都与房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导致其他人认为:“艳是那种男人没有房子,她会绝对不嫁的女人!”



  正当她迷茫之时,松进入了她的视线,那时,松正追着公司里的女孩莉,情人节那天,松推开办公室大门,将一束玫瑰花捧给莉,没想到莉接过玫瑰花,扔到地上,绝情地说:“我给你说过多次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有房子!”



  松没有回答,弯腰捡起玫瑰花,慢慢走了出去,望着松远去的背影,怜悯、同情之心,涌上了艳的心头。



  以后,在公司里遇到松,艳都要主动和他搭话,但每次松支吾一声后,就红着脸远远地躲开了,松越是躲避艳,艳越是对他好奇。一天,下夜班后,艳遇到松,主动邀请道:“我饿了,你陪我宵夜!”



  “那么多潇洒的男同事,你不邀请,邀请我干什么?”松毫不遮掩自己的自卑。



  “因为我喜欢上了你!”艳试探道。



  “在这城里,我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你喜欢上我,可不要后悔哟!”松毫不客气的拒绝道。



  “我是七仙女,特此来拯救你的!”艳风趣地说道。



  “那我就委屈自己,让你来拯救吧!”艳没想到,松会这样回答,脸刷的红了。



  “陪我宵夜吗?”为了避免尴尬,艳顾左右而言它。



  “男朋友肯定会陪女朋友宵夜的!”松认真地回答。



  在和松交往中,艳发现松特别体贴人,工作也干得比较出色,还非常尊重艳,吻过艳,也在艳身上抚摸过,但从来不去强迫艳,这点让艳特别好感,不像以前交的几位男朋友,刚认识,就企图将她抱上床。



  有一次,艳问到松的父母,他脸色突然变得神情凝重起来,好像担心被人听到似得,低着头小声说道:“他们到另一个世界旅游去了!”



  每次艳的父母来后,松对他们都照顾的无微不至,有一次,松上班去了,艳的母亲对她说:“人倒是个好人,可惜就是收入低了点,靠你们的工资在城里买房,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我们老了,又不能帮你们一把,跟了他,融入到这个城里,难呀!”



  “前几个男朋友,都有车有房,但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过得不愉快、压抑,和松在一起,虽然穷了点,但过得心安理得,我这辈子就选定他了!”艳回绝了母亲想再帮她介绍男朋友的企图。



  和松在床上激情过后,躺在松的怀里,艳含情脉脉的望着松,说道:“以前大家只知道你上大学靠贷款,可是从没听说过你有房,要是大家知道你在这寸土寸金的城里有这么一套大房子,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女人,会主动追着要嫁给你的,莉就不会拒绝你了!”



  “为了房子而嫁,我宁愿打一辈子光棍!”松叹了口气,目光呆滞地回答道。



  “你为何同意让我嫁给你?”



  “你人好,不看重房子!”松在艳香唇上了吻了一下,笑着答道。



  “以前听同事说,你父母在这城里捡垃圾,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艳推开松的脸,突然想到松的父母,好奇地问道。



  松的父亲贵还不到七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他跟着哥哥生活,当年,家里贫困,小学还没毕业,就被迫辍学回家种田,后来土地改革,贵岁数也大了点,哥哥给其分了一亩三分地,让他独立生活。



  到了恋爱、结婚的年龄,家里穷,无文化,哪个姑娘愿意进这样的家门?贵有自知之明,从不追求任何女孩,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拼命劳作,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做着独自过一生的打算。



  “怪不得你也想独自过一生,原来是父亲的基因在你身上作怪!”艳笑着说道。



  “我父亲当年能娶我妈,纯属偶然,正如我以前从来不敢奢望能娶到你,现在却将你抱上了床,真是人生如梦呀!”松感慨地说道。



  “你母亲年轻时漂亮吗?”



  一天清晨,贵吃过早饭,准备去种地时,邻居老张来到他家门口,身后还跟着一位衣着肮脏的女子,老张看到贵,笑呵呵地对他说:“贵,这么早就种地去呀?”



  “叔,有事吗?”



  “给你介绍个媳妇,要吗?”



  “叔,大清晨的,为何要拿这事来取笑我,谁愿意嫁给我?”



  “叔怎么会拿这事和你开玩笑?如果你愿意,眼前就有一位。”



  老张将身后的女子推到贵面前,一股臭味传来,差点让贵呕吐,贵笑着说:“叔,开什么玩笑!”



  “我可没开玩笑,这个女孩子是我的一位远方侄女,说话有点结巴,还有点弱智,没读过书,跟她妈生活在深山老林中,前不久,她妈去世了,哥哥、嫂嫂待不得她,今天早晨从她家里回来,看到她可怜,想到你没娶媳妇,就将她带来了,如果你同意,就将她交给你,如果你不同意,我将她带回家,梳妆打扮一番后,再帮她找户人家。”



  贵想了想:“找个媳妇总比打一辈子光棍强!”贵同意姑娘进了门,帮她洗了脸,换了衣服,模样还俊俏,两人就结了婚。



  姑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花”。



  花在贵的调教下,学会了干简单的家务,再后来,花有了孩子松,等松上了高中后,靠种田无法继续供养松读书了,为了松的未来,贵和其他乡下人一样,选择了外出打工,只不过在外打工,他不得不带上花,因为花一个人留在家里,让他实在放心不下。



  有一次,贵到城里打了一周的工,回家发现花的身上有被人抓过的痕迹,询问花,花支支吾吾说不清楚,老张的老婆悄悄告诉他:“你老婆虽弱智,但模样还俊,你走后,村里那些单身老男人总打她的主意,你以后可要多堤防!”



  为了花的安全,以后,贵无论走到哪,都要将花带在身边。



  等松大学毕业,上班后,贵带着花,在松上班的城里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为了补贴家用,每天下班后,贵就带着花捡垃圾挣钱。



  一个夜晚,贵和花捡垃圾时,贵看到马路中心有几个矿泉水瓶子,跑过去捡,花也跟了过去,正当他们弯腰捡矿泉水瓶子的时候,一辆高级轿车飙了过来,将他们现场双双撞死。事后,我用肇事司机赔偿的钱,买了这套房子。



  “这套房子是父母用生命换来的,我哪有资格在其他人面前炫耀!”松泪流满面地诉说道,这一天,两人都在新房度过,晚上,艳抱着松,睡得特香,特踏实。



  第二天上班时,莉进办公室就给她们发喜糖,艳高兴地问道:“结婚吗?”



  “快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莉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艳慢吞吞地说道。



  “也是呀,没有房子结啥子婚呢!我找的这位男朋友,岁数虽然大了点,但有房有车!”莉洋洋得意地说道。



  “新房吗?”另一位同事问道。



  “新房这么贵,怎么买得起,他按揭买了一套旧房给我了,房产证上还写着我的名字呢!”莉兴奋地回答。



  “听说他还没离婚,是不是呀?”另一位同事问道。



  “快了!”莉有点不高兴地回答。



  艳低着头整理着业务报表,脑海中却飘出:“二奶”这个词!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