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运鱼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走运鱼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黄宏能  浏览量:20

  智得五十岁生日,生日前一天,智得女人和智得一起到小镇预订蛋糕。到了晚上,智得心情好,一个人便自斟自酌饮了很多酒,喝得自己酩酊大醉了。智得酒醉后,顾不得洗身子,顾不得女人唠叨,他摇晃着身子挪到床上一倒,这么着就呼噜呼噜地熟睡了……智得这么一睡,居然到翌日,睡到太阳打东方升起来很高很高了。

  乡下女人都爱起早贪黑,智得女人也爱起早贪黑。这天,智得女人一早起床,刷牙洗脸,然后便开始把家务事里里外外的忙碌着,做饭,洗衣服,打扫庭院卫生……女人把该做的事儿都统统给做完了,这才放下心来让自己歇息歇息。

  这时,智得女人发现智得还没有起床来。于是,刚歇息下来的女人即刻站起身来,她边走边嘀咕着径直走进房间,走到男人睡觉的床沿跟前。女人站在床沿边,面对在床上打呼噜睡得正香的男人,顾不得三七二十一就吆喝着拉扯着……女人说,智得呀智得,俺看你是越老越跟猪似的啦!太阳都老高地挂树梢上了,你咋还在贪睡着呀!你不记得今天啥日子了吗?你得赶紧起来,早点儿到小镇去买些新鲜的肉菜回来呀!别忘了买二十个鸡蛋和买一撮用来染红鸡蛋的料子,还有到“宏发茶店”领取咱昨天跟茶店老板订做的蛋糕……

  智得惊醒后揉揉惺忪睡眼,他透过窗户发现,此刻的太阳果然是打东边升起来老高了。智得这才蓦然醒悟今天是自己生日,于是忙滑落下床,边离开房间边自言自语道,哦,是嘞,今天俺生日!

  智得依着女人的吩咐,骑着摩托车往小镇赶去办理今天该办理的事儿。智得从集贸市场出来时,两手均拎着沉沉的肉呀鱼呀蛋呀之类东西;鱼还是活生生的,还不时地在袋子里晃动着哩。智得一边走出集贸市场一边想,女人吩咐办理的事儿有没有还缺啥?智得晓得,容易健忘事儿的自己今儿可不能把女人交给的任务给疏忽了某些没有办理着呀!蓦然,他想起昨天他和女人在“宏发茶店”与老板娘预订的蛋糕,于是便跨着大步朝该茶店走去……

  智得刚前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名字。智得循声看去,他看见在前方不远处的一摊点旁站着他久违的狗哥正向着他招手。

  智得快步走到狗哥跟前,对他说,兄弟是你呀!咱好久未见……走,一起到俺家喝酒去。

  狗哥问,智得兄弟,啥事儿你出来买偌多东西呀?

  狗哥忙指着身旁一位年纪与他俩相仿,鼻梁上挂副眼镜的人向智得介绍说,哦,他叫福根,俺初中同学,是位中学教师。

  福根向智得点了点头,说,兄弟袋子里晃动着的东西一定是条活鱼吧?

  智得说,是条三斤多重而且还活着的“福寿鱼”……今天俺生日,喏,这都是俺女人吩咐俺出来办理的菜谱……走,二位一起到俺家喝酒去吧!

  狗哥说,智得兄弟,咱能在这时候邂逅,真是缘呐!走,俺现在请客进小店喝几杯,庆贺庆贺你老弟生日。

  福根说,就地庆贺好!我赞成。

  好嘞!智得盯了眼在袋子里猛然晃动的鱼说,咱兄弟三人现在就进小店痛饮几杯!今儿俺生日,这单俺买。

  狗哥前面走,智得和福根后面跟,三人走进了集贸市场,走进一家门楣上的牌子书写着“临河饭店”的饭店。

  这“临河饭店”坐北朝南,北依一条自西朝东横穿而过的大河流,店门前是人声喧哗的集贸市场。三人走进里头,在一张依靠窗户边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这位置好,通过窗户可以俯瞰河中潺潺流水,可以眺望河对岸一片郁郁葱葱亭亭玉立的槟榔树……真是一幅美丽山水画哩。福根指着窗外说。

  智得将提在手中的东西搁放桌角一端,然后拎着不时晃动的“福寿鱼”径直进入厨房间,放进盛有清水大盆中;“福寿鱼”在水中打了个滚,然后欢快地来回游起来……

  智得向老板吩咐了一番后走出来,他对正要朝厨房间走去的狗哥说,点好了,俺吩咐老板砍二斤白斩鸡和炒两个青菜,再把这条鱼杀了加工……

  狗哥没说什么,他径直朝厨房间走去。

  咋样?智得对走过来的狗哥说。

  要的!狗哥操着四川口音说。

  不多时,餐桌上便摆上了丰盛的菜肴。狗哥自个儿从酒架上拿来一瓶北京二锅头,分别倒满三只小酒杯,三只酒杯便开始不时在一起相碰得哐啷响起来……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不知不觉间就酒过三巡,就人人都醉醺醺起来了。这时,狗哥蓦然站起来,他端着酒杯直伸到智得胸前,酒杯差点儿就碰着智得胸部,他说,智得兄弟,自从俺掴你那一巴掌起,到现在咱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彼此没见过面哩……咱能在你生日的今儿邂逅,看来咱真有难解之缘……得……得了,这杯酒俺狗哥敬你,也算为掴你那一巴掌陪个不是!

  智得倏地端着酒杯站起来与狗哥的酒杯相碰,他说,狗哥今儿真高兴……你就甭提那事了;其实当时是俺错,俺不该对你说不该说的话,害你伤透心忍不可忍……嗨,挨你那一巴掌是俺活该!

  对对,过去事就甭提啦!来,咱兄弟仨把杯中酒干了……智得兄弟,我和狗哥祝你生日快乐!福根站起来说。

  谢谢,干杯!智得把杯中酒干完后说,老板,再来一瓶酒。

  老板你甭信他的话,喝不得啦!狗哥打岔说。

  对,不喝了不喝了,再喝的话咱都得倒下哩。福根说。

  正用饭的时候,智得蓦然面对餐桌发愣着,然后他回过头朝着站在柜台前的老板瞪眼责问道,老板,俺不是吩咐你将俺那条鱼杀了加工吗,桌上咋没见着鱼呢?!

  这位大哥吩咐甭杀这条鱼。老板指着狗哥说。

  是的,是俺吩咐老板甭杀这条鱼的。狗哥忙接着说。

  是条活“福寿鱼”,煮起汤来味道鲜美哩。智得说。

  正因为是条活着的“福寿鱼”,所以才不能杀。狗哥说。

  吃完饭后,狗哥透过窗户面俯瞰河中潺潺的流水。狗哥对智得说,智得兄弟,今儿是你生日,因此你要拿这条鱼到河边去放生,记得放进水里前你要双手捧着它在胸前许愿:“福寿鱼”,愿你在大河里自由自在地生活,长命百岁。

  智得觉得狗哥的话有道理,他即刻从盆子里捧起“福寿鱼”朝河边走去……

  智得从河边返回饭店要买单的时候,老板对他说,你的朋友狗哥离开时已经买单了。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