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好的自己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遇见最好的自己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cocacola_yiyi  浏览量:57


  序言:纵使自己有如诗的情怀,也抵不过现实的冷清。只能孤芳自赏,花开花落,抖落了一地的叹息,惊蛰了春风的脚步。生命是一场liveshow,我们只能尽力演出,成功或失败,有些事或早已注定,但坚持做最大的努力无愧于心,这个才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天空



  鸟儿带着情绪低飞,天空没有划开长长的弧线,小蔓带着离别的愁绪漫漫的在路上走着。两边不断有车辆来来回回的擦身而过,有的急驰、有的缓慢。就这样走着,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是曾经以及今后都会很熟悉的感觉,可在今天确实有点沉重了。是啊!谁没有离别呢?谁又没有离愁呢?小蔓也很是了解,一直的自己很封闭,很少与别人真正的交流,所以别人之于自己遥远的很,唯有他,是自己见到的不会觉得陌生的人,出奇的平静,出奇的自然,连笑意都尽设眼底,彼此的会心更是让小蔓连一点点的羞怯都清扫的无影无踪。仍记得初见他的时候自己的狼狈,可能如果是别人看见了那样的自己只会不住哑声失笑,可是他,却忙不拾遗的伸出了援助的双手,而自己也欣然的接受了这样的礼遇。事后,什么样的感谢也没有只是默默的结伴前行。这样熟悉的陌生在小蔓的梦里很陈旧,太多的镜头,太多的偶遇,情节稍完整的连故事的梗概都有了,可是还是没想到现实会是这样的安排。虽然没有太多的吃惊,但也没有太多的新意。看着一张一直沉默寡言的脸,小蔓静静打量的眼神落在了他的脸上,严峻刚毅,不太长的头发随意的耷拉着,闷闷的表情,很难猜透他正在想着什么,一直不愿破坏他的安静,所以小蔓也只好努力的做出和他相似的表情,闷声的走路,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路会是怎样的结局,谁又会打破这样的沉寂呢?



  那天,小蔓刚刚收到出版社发来的邮件说要具体的商量一下版税以及版权的问题。黎明才睡的她一下清醒了百分之五十,通宵的写稿已经让自己太久没有享受黎明的快乐了,也已经忘记了上次看到日出是什么时候了,所以当她快步出门的时候对于冬日虽然不太刺眼的阳光还是有点适应不了。走过百货店门口的时候,看见一只愠懒的小狗直盯盯的看着自己,还是激起了小蔓久未表露的童心。小蔓慢步走过去,伸手抚摩着它柔软的毛,手心酥酥的,心底的冷气也因为这样的接触骤然降了不少。一直不是很爱出门,即使出门也不会有什么目的,毫无目的闲逛,上次看了满地的落叶以后伤感的自己已经好久没出来了,没想到再出来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冬天了。看着狗狗在享受着这不太温暖的阳光,小蔓爱怜的离开了,是啊!冬天的阳光少的可怜,连狗狗都懂的珍惜,可是小蔓却没有时间去珍藏这美好的一切,仅仅是发现和感叹自己的不自知。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小蔓还是一直沉湎在刚才的画面里,突然发现脚下有不详的朕兆,可是还没等反映过来的时候,黄色的香蕉皮已经直直的挂在了她的脸上,而且脚底似乎已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等睁开眼睛定神一看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正躺在清扫垃圾的阿姨的扫帚旁边,而下面是一大堆的果皮,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似乎旁边有人路过,侧目着自己,等走远的时候听了到窃笑,而那阿姨可能也对发生的事莫名其妙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她,想起来,可是动一下发现脚很痛,可也不能这样的姿势一直留人观赏啊,正在这时候,一双手映入了她的眼底,得救的小蔓快速的打量了他一眼,伸出了手。



  说“再见!”



  凌晨的汽笛声让人有点烦扰,空气中弥漫的“呼噜”声更是催人早起,本就已没什么睡意的子墨只好静静的爬起床,简单的洗漱之后,趁着冬的冷意出门了。天空已经微亮,路上行人不是很多,但是显然早起运动的人们脱离睡意已经很久了,不远处的广场上集了不少的人。其实子墨不是一个爱运动的人,当然也不是一个爱早起的人,只是这几天眼前老是晃动着母亲那份默然的脸,让他有点担心。那天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她准备到姥姥家住一段日子,接下来就是少时的沉默,子墨想到此刻母亲一定是在心底默默的叹息,但是表情还是一如以往的沉静,本来想说什么安慰的话的,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对于母亲,有太多的了解也有太多的不了解,所以不知道此刻的她需不需要这些,或者只是需要自己的默许,只好保持沉默了。



  只是走一走,刚出门的冬天的冷,已觉得有点适应了。看着扭腰弄肢的人们,听着催人醒的健身音乐,突然看见了母亲掉落的泪滴,是对自己生活的悲伤,还是对这段维持了如此久的婚姻感到悲哀呢?身边的老奶奶大约七十几岁的样子,挥着轻柔的太极拳,表情如同母亲般的肃静,但是看不到一点茫然,透过她的脸只看到对生活的执着,对生命的坚持。子墨不知道自己该领悟什么,母亲的日子,他人的日子,自己的日子,总是交织在脑子里,有时候就是一只没有缺口的网。



  昨天上课黄教授布置了课后作业,所以晚上回来以后一直在忙,可是陆浩那个家伙又一直的在旁边捣乱,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说起陆浩,其实子墨心底都是暖意,认识他也真是偶然,虽说是校友,但子墨的循规蹈矩是不可能隔着那么大的距离去认识他的,陆浩比子墨大一级,而且他们是不同系的,最主要的是他们的性情截然不同。记得那天,自己刚取了一月的生活费,就到市中心的明志书局买书,在回来的公车上,或许是一直在书局挑自己喜欢的书有点累了,看到一个空位就坐了下去,正迷迷糊糊之际一个大腹便便的妇女走向了自己,就随手一拉公车的扶手站了起来,不一会就听到有人大喊“小偷”,随即就有一个人从自己身旁快速的走开了,顿时警觉,摸摸自己的口袋“啊,还好,钱包还在”,这时看到的就是陆浩那张充满阳光的脸,他作了一个坏笑的表情,不等子墨要道谢就扇扇手下车了,子墨最后看到的只是陆浩那一抹蓝的背影。



  陆浩昨天又去打球了,说看到了林一芬,正待他要投那个百发百中的三分球时走开了。诚然这次陆浩还是投了,而且很漂亮,只是心底有点失望,她为什么要走呢?好几次,陆浩因为她的突然离去都差点没投,想问问她是什么原因,但始终都鼓不起勇气。其实陆浩想不明白的不是这个,而是林一芬的突然出现和突然的不辞而别,心里有气、有怨,也有不解,但碍于如此之久的心结,自己又是一个大男人,哪里好意思开口,只好憋着,当一切已时过境迁。或许是心里有东西在作祟吧,所以一直缠着子墨,逗他,想让自己舒服一点,可是子墨又一直在忙,所以只好搞一些小动作,不时的骚扰他一下,好在子墨是一个脾气极好的人,即使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还是会一直保持苦笑。陆浩就是喜欢子墨这个样子,永远不会使他们之间的气氛紧张,即使真的有什么剑拔弩张的矛盾,由于子墨的淡然,什么都不会发生,他们之间总是和谐。子墨第一次见到林一芬,是在陆浩的相册里。



  看着凌乱的屋子,子墨还是不的不佩服陆浩的生存能力,伸起了左脚却只能悬空,琳琅满目的地面,衣服、碟片,还有到处乱扔的纸团、漫画,很是壮观,可是不一会功夫它们已经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其实陆浩的屋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子墨在收拾,子墨是一个爱整洁、干净的人,平时少有活动的他,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屋子里,对于定期不定期的打扫卫生,总会连陆浩的一起收拾了,虽然已经习惯陆浩的凌乱,可是每次收拾还是有点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在自己屋子里过的。正当他看着自己的杰作准备拉门的瞬间,有个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陆浩蹲下来,把它从床底下探出来,一看是一个有点旧的相册,随手一翻,就看到了陆浩那张笑脸,很是熟悉,就像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一样,微笑、阳光,旁边的女孩也一脸的喜悦,挺漂亮的,不是那种清新可人的类型,但感觉很舒服,应该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或许是成熟稳重吧,子墨在心底笑笑,陆浩身边的女孩子都很不一般。



  听到陆浩提到了林一芬,子墨突然就想到了早晨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和自己就那样默默的同行了一段路,然后分道扬镳,没有言语,但从她抓住自己手的那一刻,从她的眼神里,他就懂了她想说的话,有无奈、有感激、有不知所措。但也只是一晃而过的影子,陆浩的时进时出,以及自己的作业让他无暇去想太多,当然他也不会去想太多,之于子墨而言,她最后也只是他嘴角的一丝浅笑,顷刻,她走了,走出了他纷乱的大脑,没有说“再见”,只看到母亲的脸,陆浩有点失落的表情,还有未完的作业……



  时间流逝



  题记:时间在不经意的记忆里越走越远,有相遇,也有离别。细数属于我们的日子时,才发觉赚在手心里的是多么不愿放弃,却已经无法回头的。



  窗外嫩嫩的绿,展示着春天的朝气,透过窗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屋外灿烂的阳光。小蔓慵懒的躺在床上,翻着那本对自己而言永远不过时的杂志《萌芽》。“人是有灵魂的,即使肉体已经腐烂,但灵魂总无法从空气中消失,对于亲密的人来说,他无处不在,你甚至可以嗅出他的味道,所以说生命永远不会停止”,小蔓的脑袋总是会突然冒出许许多多的想法,有时虽然写作已经到午夜三四点了,但躺倒床上还是睡不着,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思维在控制着自己。小蔓无奈的摇摇头,算是对自己奇思异想的投降,墙上挂着的钟表的“嘀嗒”声还是敲醒了这个沉甸甸的思想,“哦,爸爸!”。是啊,该去看爸爸了,其实这个日子自己一直放在心底,昨天就作了准备,小蔓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穿了自己最喜欢的蓝色毛衣,而且带了爸爸最喜欢的百合花,拿着花,小蔓不由的嘟囔“这花和爸爸真配!”。



  坐在出租车里,望着远处的山一座一座向后疾驰而去,像离别让你无法伸手抓住,无法停留。小蔓不由的把手伸了出去,摊开手掌,风穿过了五指,却穿不透掌心,留下来了,心底一阵凄凉,泪就那样慢慢的浸入眼眶。脑子里都是一只大手包着一直小手,耳边回响着“小蔓啊,我可爱的宝贝,你总是在爸爸的掌心里,永远逃不掉”,是啊,一直这样的认为,爸爸永远会牵着自己的手,不管是悬崖边上,人生的十字路口,还是静静的林荫大道,总是会一直这样,陪着自己,抓着自己就好。站在爸爸的面前,小蔓还是欣慰了,爸爸总是那样一脸笑容,可能他就是那样的高兴吧,而且还是那么年轻,放下爸爸喜欢的花,风一吹,阵阵清香。记得第一次这样面对爸爸,那已是十几年的事了。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