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之境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无人之境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18202374474  浏览量:20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这一辈子我实现了很多愿望,在这一方面来说我是满足的,人应该知足,可我还是对人生做出了总结,我很后悔当初那样不顾一切的前进,当然我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

  现如今我已然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作为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在工作和生活的层面上总是受到褒奖和赞扬,而我也对得起褒奖,因为我是一个有钱的女人,大家都会觉得有钱的女人不容易。

  不过你们别想知道我从事的行业,在我的一生中,我将我的职业当做自己的生命,如果我向你们坦露我的工作,就等于把自己明明白白的交待出来。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需要一点点私密空间。

  我向你们承认我有钱,这并不是一种夸耀,这算是对自己中肯的评价,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只是内心的空虚和寂寞,有钱的人总是觉得生活上缺一些什么,相比其他人,我觉得我需要的东西更有意义和价值。

  爱情,是的,就是爱情,如果经历是可以改变的,那么我愿意和别人交往,因为爱情对人实在太宝贵了,作为人到中年的女人,迄今为止还没有谈过一场恋爱,这似乎不大能说得过去。

  人们获知了这一点,更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件事根本不应该发生在我的身上,以前的我是那么的楚楚动人,不管我在哪里,都能够感受到来自周围的人的目光,那些目光是热烈的,带着情感的。

  我承认那些情感的虚假,只是一种男性所特有的冲动,但这也值得一说,说明我的长相和身材相当不错。步入中年我并没有太过走样,脸上的青春的痕迹已经被我用粉扑遮掩过了。

  坦率的说我不太乐意于这样做,我的美貌被岁月偷走了,因此我用工具伪装自己,这应该算是在弄虚作假,之所以这么做是一种在我抚慰。

  幸好身边的女性都这么做,因此并没有产生强烈的羞耻感,大家都不觉得丢人,那么我也觉得不丢人,嗯,就是这样。

  之所以说这么多,是为了说明一件事情,这一件事是说明我长得很漂亮,这一件事是说明我身边不乏追求者,这一件事也是说明我他娘的没有因为长得漂亮而谈一次恋爱。

  这是什么原因呢?我不是十分清楚,可能是我的好强,一个女强人是受人欢迎的,欢迎的程度局限于讨论,不至于实施攻势,毕竟征服一个牛逼的女人来说并不容易,因此他们知难而退。

  也有一些身份和长相俱佳的男人来追求我,不知怎么的,他们都不讨我的喜欢,因此我一直孤单了几十年,这真是一种遗憾,带着遗憾的活着有什么用?

  最近我听闻了一种方式,一种释放自己的灵魂和自由的方式,那就是跨越无人区。

  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一种地方,两个小城由一条人迹罕至的沙漠相连,要从这个城走到另外一个城就必须穿越沙漠,而通往另外一个城市的班车只有一列。只要你登上这样的一列车,那么你的人生就会有特别的感觉。

  我也想有特别的感觉,我想找到恋情。

  一直以来我都有着自己的独立个性,我不会和那些爱幻想的小女人一致,想要通过幻想实现人生价值是不现实的,我看不起这样的女人,可能正是基于这一点,我才能成为有钱的女人。

  但在这一真假难辨的传闻上我产生了幻想,我并不相信有这样的一辆列车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能够用并不真实的内容来做一次体验。

  当我莫名其妙的登上了这一辆大巴车时我仍然不能相信,那是一辆简朴和粗糙的大巴车,车身蒙上了厚厚的灰尘,种种迹象表明它确实穿越过沙漠。

  我踏进车厢后,坐在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一股强烈的脚臭味驱使我站了起来,找到了最后一排的座位然后坐了下来,因此我也失去了窗户这个绝佳的位置,我不能在旅途上轻而易举的看窗户外面的沙漠。

  作为一个女人,对奇怪的臭的味道是比较抵触的,一个有钱的且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对卫生有着要求,这并不过分,如果我是一个男人,看见尚且还算漂亮的女人因刺激性味道而失去了临近窗户的座位,那么我一定会跳出来指责没有穿鞋的人。

  可是车厢里的人没有这么做,他们都专心致志的做着事,而那个脱鞋的男人正惬意的将脚放在方向盘上。

  我想可能因为他是司机,所以人们原谅了他的不文明和没有礼貌,因为这一趟列车是不收费的,并且这一列车以及司机都带着强烈的使命感,司机和大巴车都是为了实现别人的需要,为某种责任恰巧出现在这里。

  司机不愿意承担这种没有实际回报的工作,因此用这种黑色的消极态度来苦中作乐,可以得到别人的原谅。

  既然人们是带着希望来,那么你又怎么能过分谴责呢?世界上并不存在你伸手就能抓得住的果子,既然你有着幻想和愿望,那么你得忍受脚臭味,就是那种闻着想他妈吐的脚臭味。

  车上的人装的差不多了,司机放下了裸露着的脚,双手放在了方向盘上,他似乎忘了一个事实,方向盘刚被他的脚踩过,也有可能他从未在乎,因为他并不害怕自己的手沾惹上脚气。

  不管怎么样,车还是开走了,就这样摇摇晃晃,这种环境和怪味让人想睡却又睡不着,车里的人们总是好奇的打量别人一两眼,然后继续专注于自己的事儿,我猜想他们都渴望有艳遇。

  因为这些人都很年轻,身上流露出的年轻的味道,就是那种想要和别人发生关系,身上出汗的那种味道,这种味道很像脚臭味。

  他们之所以都没动,可能是因为他们想等着别人主动找上自己,这样的话更值得炫耀,我觉得那些男人一定有这样的打算,他们一定对我有意思,因为我很漂亮,今天我特意的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裙子。

  乌黑的长发像瀑布一样飘着,而且我涂了三层虚伪的粉扑,所以我虚伪的年轻,那些男人不知道我是有钱人,他们非打我主意不可。

  我的目光落在了坐在斜对面窗户上的一个男人身上,不看他正在摆弄的画笔和颜料我也能断定他是一个艺术家。

  艺术家和诗人,还有那些写什么狗屁色情小说的人都一样,他们都想让别人看出他们和别人的不同,刻意的留着长发。

  男人很臭,他们的头发也不会有我这样漂亮,我也无法看清楚他的脸,只看见他的一个侧面,而侧面恰恰是最笼统的,笼统到根本不可能对人做出一种最合适的判断。

  他现在透过窗户在看外面的景色,外面只有一片沙漠,一个并不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