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杏花辞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阿123  浏览量:57

  楔子

  庆和十三年,黄河大患,丞相宋知明奉命去江陵勘察治水工程,短短半月,竟然意外身亡,此后,国师上官迁举荐右丞许信担任,宣德帝应允。

  同日,派刑部侍郎张和前去查探丞相身亡一案的真凶。

  江陵渡口,一个红衣女子持剑正等着什么到来。倏尔,一群官兵正朝她走来,中间有一小官员骑着马。

  “前面是何人?敢挡大人的路?”,不远处的官兵挥舞着那手中的刀,高声喊道。

  红衣女子眸中如寒冰一般,她冷冷的说道:“我是来送你们上路的人。”

  官兵们满脸诧异,意识到有危险到来,立马举起手中的兵器冲上前去。他们几乎看不到红衣女子所出招式,红衣女子随手使了几招前面的几人纷纷倒地。

  那马上的官员一脸惊恐的说道:“快……快给本官拦住她。”

  话刚说完,红衣女子用着轻功直接飞了过去,手中的剑一挥,官员即刻毙命,从马上倒了下去。

  随后,一群官兵手握武器,却不敢靠近。

  红衣女子见刺杀任务已完成,便飞入丛林不见踪影,而后隐隐听见后边的官兵在喊着:“抓住她――”

  在一处悬崖峭壁上,风兮拿着一壶酒独饮着,她用一块白布擦了擦剑上的鲜血。

  她深深的咽下一口酒,自己手中的这把剑,早已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鲜血,该杀的,不该杀的……

  很快,消息便传到了京都,派往江陵查彻此案的官员,纷纷被一蒙面红衣人暗杀,闹得人心惶惶。

  一、江陵一案

  宣德帝满目惆怅的坐于大殿之上,问道:

  “此次江陵一案,哪位爱卿愿前去彻查?”

  顿时朝臣们全都低下头不语,谁也不想跑去送命。

  只有一人却一点也不担心,便是国师上官迁,他低下头,嘴角微微扬起,似乎他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良久,宣德帝见下面无一人愿意去,便怒道:

  “没人去么?不过区区一个刺客,居然让你们一个个闻风丧胆,朕当真是白白养了你们这一群废物!”

  这时,上官迁走出来说道:

  “皇上息怒,依臣所见,丞相早已是古稀之年,病发身亡也说不定,不如将此事就此搁下,日后再议。”

  上官迁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九五至尊,那所有人都无法企及到的位置。

  而端坐在上面的宣德帝,正在努力缓和自己心中的忿忿不平。

  面对此形势,他只得无奈的隐忍,手中紧紧攥着拳头,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和下来。

  “丞相乃两朝重臣,一生为我大周鞠躬尽瘁,若此事不彻查清楚,如何对得起那些全心全力辅佐大周的忠臣?”

  上官迁脸色渐变,这话倒有些含沙射影了,于是他低下头说道:

  “若皇上执意彻查此事,那臣倒有一合适人选。”

  “何人?”

  上官迁邪魅一笑,故意抬高声音,说道:

  “回皇上,七皇子日表英奇,天资粹美,却未得重用,臣力荐七皇子前去彻查江陵一案。”

  “这……”宣德帝蹙眉。

  这时,底下的文武百官议论纷纷,这七皇子不谙世事,平日里自由散漫,除了与一群文人吟诗作画,对朝政之事几乎从不关心,是几个皇子中最不起眼的一位。

  “儿臣愿意前去彻查江陵一案!”

  这时,大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慕轻寒一袭白衣走进大殿,两边的文武百官惊讶不已,纷纷用别样的眼神看着他。

  慕轻寒神色冷静,像是早已下定决心,又重复说道:“父皇,儿臣愿前往江陵,彻查江陵一案。”

  见宣德帝有些犹豫,如此一来来正和他意,上官迁内心窃喜,劝道:“既然七皇子决心要彻查此案,皇上何不就此成全?”

  “朕……允了。”宣德帝痛心疾首,但也只得无奈的答应了。

  二、临行

  话说那日临行之时,宣德帝忍痛告别了慕轻寒,跟随慕轻寒多年的宫人洛安也泪湿青衫,洛安紧紧抓着慕轻寒的袖子,涕泪交加的问道:

  “此去路途凶险,皇子为何执意要去?”

  慕轻寒缓缓一笑,叹道:

  “当今上官迁权倾朝野,一手遮天,文武百官多半听命于他,就连太子也对他言听计从。江陵命案,不猜也知,多半是他所为。我自是不想掺和前朝之事……”

  慕轻寒眸里深邃,呆呆的看着他身后这宏伟壮观的皇城,想起了母妃临终之时曾告诫过自己,这皇城之中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希望他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一生平平淡淡即可。

  现如今他的几个皇兄早已有了自己的封地,各自均势一方,而他尚未立一功,终日呆在皇城里。

  慕轻寒却也只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踏遍大江南北,最后与一群挚友归隐而去,暮鼓晨钟,清静自在的过完此生。

  可如今怕是难以如愿,入了这皇城当真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就连拥有这整个天下的父皇也是如此,慕轻寒想。

  他又继续说道:

  “可若是再无人站出来,拨乱反正,只会使乱臣贼子愈加猖獗,天下迟早大乱。若是此行,能还九泉之下的丞相一个公道,能护我大周江山安稳,我虽死何妨。”

  “奴才深知殿下一片苦心,殿下一路保重。”洛安渐渐松开慕轻寒的袖子,仍旧哭着。

  慕轻寒便是也有些不舍,又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若是……若是我回不来,洛安可要记得每年初春,采上几枝杏花替我去母妃陵前祭拜。”

  “殿下会平安归来的。”

  “洛安,答应我。”慕轻寒认真的说道。

  一旁觉得泣不成声的洛安听了,这才缓缓点头。

  京都郊外一处隐蔽的宅院之中,风兮正和其他杀手一同练武。

  “风兮!”突然有人叫道。

  “师父!”风兮收起剑,连忙走过去。

  一花白胡子的长者,神色冷峻,身着黑色的袍子,脸上有一道刀疤,递给风兮一张纸条,说道:

  “大人命你,务必将七皇子慕轻寒抓到,带回去见他。”

  “我的剑下从不留活口。”风兮擦了擦手中的剑,淡淡的说道。

  长者抬起头直视风兮,严肃的说道:

  “我们都是大人底下的人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