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入骨相思知不知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陈小鹿  浏览量:89

  公元1031年,宜山龙水,敲锣打鼓护送一个状元进京,冯秀才家中诞下白乎乎的胖小子,取名为京,字当世。

  可见全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小京京身上,于是乎,小京京踏上了求学之路。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这是年幼的冯京在背诵千字文。冯京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读书的,脑袋瓜子自然是聪明的,知道祖上都是书香传世,曾祖冯碧就是民间传颂的白衣卿相,祖父也是一代大儒,只是隐居江夏,不肯出庙堂。祖父冯禹谟死后,家中叔伯皆无才能,父亲冯式也屡试不第,希望就落在了唯一的子嗣冯京身上。

  冯京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是母亲的养女,新宝,新宝长得温柔可人,从小冯京就觉得这是自己喜欢的人了。这不刚刚下了学堂就来找新宝了。

  “新宝,新宝,瞧瞧我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新宝正在绣花,大老远听见冯京的呼唤,于是丢下手中的活跑出来。“你这个小秀才,吵什么吵,吵什么吵,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要给我看看。”

  咸宁负幕阜而濒云梦,扼湘鄂走廊之咽喉,而北屏武鄂,南控湘粤,山川秀丽,景物宜人。咸宁自古以来民风淳朴,所以男女大防反而不是很重要。

  “新宝,我刚刚在阿嬷采茶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冯京兴冲冲的奔过来,扶着新宝的手臂站稳,探出手掌心来。

  “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高兴,让我来瞧瞧。”新宝小心翼翼的看了过来,却又扑哧一笑。“我说小秀才,你读书莫不是读糊涂了,这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不就是一个红豆么。”

  “原来你知道这是红豆啊。”看见新宝讥笑的样子,冯京叹了口气,有点沮丧。然后突然间兴奋起来。“我可是会背那首诗的。”

  “什么诗?你背给我听听。”新宝笑。

  “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玲珑骰子安红豆,安红豆,安--”

  “小秀才,看来你是背不会了呵呵。”新宝看着小秀才的脸慢慢地变得通红,然后耳朵也通红的。嘻嘻笑了。

  “不会就不会,我明明就会的。”

  冯京不高兴了,叫嚷道。

  “你会也罢,不会也罢。我可要走了,绣花还没羞好呢?”新宝转身要走。冯京拉住新宝的袖子。“哎呀,你别跑啊,红豆给你好了,下次,我重新背一首给你听。”小小的红豆放在了新宝的手心。新宝笑嘻嘻的回了屋子里继续绣花,想着给冯京绣一条小手绢。

  这一日冯京上课的时候突然嘴馋,想吃红豆粥,夫子点他背诵,他呆愣愣的。“玲珑骰子安红豆,安红豆,安--”嗫嚅着,再也说不出来。。于是便挨了打。

  攥着手掌心,冯京垂头丧气的经过了西厢房门口。往日兴高采烈的小秀才今日忽然闷声不说话,直叫新宝无可奈何,最后还是跑了出来。

  “小秀才,你咋不说话?”

  “我--”小京京看着自己的掌心,叹了一口气。

  “哎呀,小秀才,你可是上课不认真挨板子了,我给你上点药。”新宝伸出手来,只见白皙的腕子上有一个红线串好的红豆。

  “我的好新宝,你就告诉我这是不是我送你的红豆。”冯京的眼睛里冒出了亮晶晶的光。

  “是啊,是啊,你个呆子。”新宝娇嗔道。

  上了药后,冯京以为会被娘亲斥责,到了晚上,只见桌上琳琅满目,红豆酥,红豆糕,相思红豆汤,清炒红豆,一桌子。

  “娘亲,你这是?”冯京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另一旁新宝嘻嘻笑。“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吃点,此物最相思。”“胡说,明明是愿君多采撷。”“哎呦呦,愿君多采撷哟。”一桌子笑成一团。

  冯京晚上的时候去找新宝,新宝一边绣花一边对冯京说。“小秀才,背书,有何难?那一句,可是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你说的倒是简单,有何难?我倒是不知道是入骨相思知不知么?”

  “你可千万不要学这个模样,这首诗,说得相思苦,还不是无情惹得相思苦。”新宝绣花的时候,密密麻麻的针脚,看起来温柔极了。

  冯京很是吃惊,“新宝,你懂的可真多啊。”

  “我也是先前跟随母亲身边常常听她读书,只是她已离开人世,同我说过,女子无才便是德,劝我不必读太多书。至于小秀才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可一定要好好读书,光宗耀祖。”新宝放下绣花针,认认真真的说。

  “新宝,你放心,我冯京一定好好读书,将来娶你过门当媳妇。就以,就以。”冯京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然后握住新宝的手,“就以这红豆为证。”

  “你这小秀才,胡乱说什么呢?还不把红豆粥喝了,去温习功课去。倘若明日先生再要你背诵,我就悄悄躲在屏风后面给你提示好了,反正女学和你们上课的地方不过一屏之隔。”

  “妙极,妙极。”听新宝的话,冯京就去学习了。

  此后上课的时候,冯京站起身背诵。

  “冯京,请背诵学而篇第七,第九,第十四。”

  “好的,先生。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先生,我背完了。”

  冯京的进步显而易见,愈加勤奋,愈加谦恭。

  冯式曾经与夫人商讨过这件事情,夫人也说是新宝引人向上,乃贤女子。而冯京则觉得新宝虽然比自己年幼,却更加智慧,过目不忘,过耳成诵,是乃是读书的奇才,虽然他想要新宝也读书,而新宝却固执的拒绝。“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新宝只想小秀才他日三元及第,只愿意在这宜山龙水守着山清水秀,细水长流。会一直等你回来。”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是所云。

  十五岁的冯京随父母迁居藤州几年后,又落籍鄂州。新宝却一直留在龙水,待他回来。

  冯京一直勤学苦读,只是心里还是会想着,那个在故乡等着自己回去的姑娘,眉眼温柔。“快喝吧,小秀才,喝了我的红豆粥,揭皇榜中状元。”

  两元榜首少年郎,却仍旧能够拒绝权贵的要求,不肯娶张尧佐的的女儿。而张尧佐是皇上最宠爱的张贵妃的亲伯父,他志在必得,一定要将状元帽戴上外甥脑袋,早在考前便做了许多手脚:他以重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