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喜不单行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一江轻梦  浏览量:139

  我蔫不拉唧的回到家,正在抽旱烟袋的父亲叹口气,做针线的母亲摇着头,抚了一下掌,知道我又失败了。分手时,一身酒气的媒人给我打气,安慰我说:“别灰心丧气的,看不中你是她们的错。你如果身高能增加二十公分,体重增加二十公斤,黑龅牙拔掉襄上金的,雷公嘴不朝前凸,也还是蛮帅的嘛。”

  就这像貌,三十六岁的我一年相了七十二个对象,结果都黄了,其中有一回还被女方放了鸽子,媒人看我在饭店里摆了一桌子好酒好菜很满意,他鼓励我说:“趁着酒劲,尽情发挥吧!”。可结果女方根本不给我发挥的机会,她隔着饭店的玻璃偷看了我一眼就迅速地走掉了(事后,媒人对我说的)。订好的酒菜不能退,我看到媒人的嘴在尽情地发挥,结果把自己的脸搞得比猴腚还要红!

  “哈哈哈!”走出饭店大门,愁眉苦脸的我扬眉吐气地笑了,寻觅了几十年,今天在大街上终于看到一个身材没有我高,皮肤没有我白,脸膛没有我漂亮的人了!那人被我笑的莫名其妙,然后把“神经病”三个字送给了我,看到我的尊容他神情似乎也很满意,因为喝点酒的我大吼大叫时的嘴型就很像大猩猩了。

  为了香火不在我这一代熄灭,一年到头种地卖粮得的钱,父母亲都毫不犹豫地拿出来请媒人抽烟喝酒了。特别是女方来看门户时花费最大!几个媒人像河里的蚂蝗一样,一到农闲,就来叮我,他们浑身吃的滚圆(我们这地方媒人大都是老年男性),要是猪的话,都能出栏了。其中一个姓李的媒人为了我的婚事,把腿跑的跟大象腿那般粗,他说:“看,为了给你说个人,我的头发都熬白了!”我知道,他的功劳最大了,那次他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我,见面礼定婚衣都拿了,父母亲成天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了。我喜笑颜开地把小糖散给前来看热闹的人。八月半快到了,我正愁没有钱送节礼,那女孩竟把见面礼退了回来。我问:“为什么呢?”她絮絮叨叨地说:“还属猪的来(糟糕,瞒岁数的事被她知道了吗?)!怎么瘦的像个猴子样?干巴的像个大烟鬼,走路还是个罗圈腿。俺找个相面的给你看过了,说你不像个长寿之人,俺俩分手吧,俺可不想半路上被你撇了做个寡妇!变成二手货就不值钱了。”她又说:“那些衣服是女式的,不退给你了。”然后,她转过身,跟啥事都未发生过似的走了。她把我心上的伤口撕开,撒上一把盐走了。我真想照她的后背来上一脚,可那不是咱文明人干的事。

  晚上辗转失眠睡不着觉的我,总结这么多年来的失败经验,女方甩我的原因有下面几点:一,年龄大;二,个子矮;三,瘦;四,黑。

  年龄大这个问题,办个假身份证就能解决了。有个二十八岁的女孩子听老红给他说个二十六岁的对象,很满意,可她一看身份证,我就露馅了,她就不愿意了。那撇嘴的情形在我的脑海里印象很深,仿佛对她这朵鲜花及时摆脱插到我这个牛粪上的命运而感到庆幸。我在路边的电线杆上没费劲就找到一个办假证的电话号码,心情激动地打过去。

  “你把照片和身份证号码塞到邮局门口的邮箱里。”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什么时候能拿到呢?”我办好她的指示,又打电话。

  “下午两点半,你再给我打电话。”

  她们干这样见不得阳光的事,是很秘密的,不能被公家发现。我顿时感觉跟地下党似的,自己也神秘起来。我决定在那邮箱附近看看是哪个来拿照片的。没有看到人,她们难道有暗道?警匪片里的一些情节在我脑海里显现。

  “证件办好了吧?”两点半到了,我迫不及待地拨通电线杆上的那个号码。

  “你不是便衣警察吧?”娇滴滴的声音又出现了,“我们干这行最怕警察了。”

  “我是穿着便衣,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是警察。”

  “你把三百块钱打到这个帐号上,手里拿着汇款单的收据站在邮局门口,我们送证件的人就能认出你来。”

  办个证件三百块,也不算贵。我拿着收据在邮局门口东张西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哪个是办假证的。好人坏人真的很难从外包装上分清呀!像孵化小鸡一样,不过21天,就很难知道哪个是坏蛋!

  “你得保证我们送证件的人人身安全,警察逮到他们一般都是罚款一千元。现在你再把一千元打到这个帐号上,我们的人安全回来后,我就把钱打还给你。”

  真麻烦,为了拿到证件还要花钱。

  “我没带那么多钱,身上只有五百块钱了。”

  “不行呀,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没人敢把证件送过去,可能在县城找到熟人先借一点?”

  “没有熟人呀。”我无奈地对着电话说。

  “你现在身上到底有多少钱?”

  “还有五十五块钱零钱,留我回家买车票用呢。”

  “那,这样吧,你把五十五块钱也一起打过来吧,我们送证件的人开车把你送回家。”

  我左手拿着一张三百元钱的汇票收据,右手拿着一张五百五十五元的汇票收据,站在邮局的门口,左等不见人来,右等不见人来。邮局里的工作人员看我逡巡不去,便询问我。我还不敢泄密。他说:“你是不是办假证件的?”我摇摇头。他打开邮箱的门,抓出一把照片来。我一眼看到了自己的照片,浑身都凉了,他妈的,连我的路费都骗去了!那个娇滴滴的还在电话里安慰我说:“不要着急,等天黑了,警察下班了,她们就可以出动(洞)了。”后来我只好坐上不要钱的终点站是我家的11路公交车回家了。许多热情好客的蚊子一路唱着歌安慰我这个倒霉蛋把我送到终点站。

  为了心理平衡,我把电线杆上办证的电话号码改成了我的手机号。后来我的电话就成了热线。再后来我被派出所逮到了拘留十五天,罚款500元。因为电话是用我的真人身份证办的入网手续,他们没费劲就锁住了我这个嫌疑人,说我违反了什么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搞歪门邪道。

  此路是行不通了。那还是1995年夏天发生的事。我看着户口本,突发奇想,办一代身份证时,派出所里的电脑并没有办证人的照片存档。我可以拿着户口本和照片,办一个弟弟的身份证呀。不出所料,一个照片是我的,信息是弟弟的身份证就这样办好了,才花去我四十块钱。这样一来,我就年轻很多了,弟弟比我小八岁呢。

  弟弟在外打十来年工了,回家次数很少,我用他的信息办证件是为了相亲,给他找个嫂子,不是干违法乱纪的事,绝不会给他带来麻烦的。

  个子矮,这个最好解决了,买个高跟鞋就行了。在这里我给读者朋友们提个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