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三个怪胎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1004991379  浏览量:89

  六十年代,在汉中西方有条街道上,有位人见人爱的姑娘在上中学,她的名字叫陈俊、少女年方十六、身形高挑、乌发如漆、肤如凝脂、齿如含贝、眉是远山不描而黛、一对清莹秀澈的大眼睛、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

  家住街道外面的村庄,虽然家庭非常贫寒,但在街道上很有名气,学校的老师非常关心她,日子过得很快乐。

  毕业后,也就是她进入鬼门关时。

  读完中学,毕业的那天离开了师生,回到家,晚上坐在床边、照着泛黄的灯、手里拿着全班同学的合影照,看着看着就笑起来。

  哥哥进来说:“学校的老师同学都对你那么好,离开他们,你不难受吗反而还笑?”

  陈俊问:“哥哥你该不是为这事来的吧,”陈俊的父母也随着进来了,

  陈俊的母亲说:当然不是。

  陈俊说:你们都怪怪地,到底啥事?

  母亲说:“是你周叔叔给你哥介绍了门亲事,那姑娘长相和你差不多,不过人家要我们两换亲。”

  陈俊问是谁家?没人回答。陈俊问急了。

  哥哥说:“是公社关书记家,陈俊高兴极了,说:这下我们家就不会受穷了。”哥哥说:你别高兴的太早了。

  关书记的儿子关文长相可不好看,陈俊说:那就少看几眼吧!虽然陈俊一口答应了,但家里人更担心了。

  第二天,介绍人来领陈俊去见关文,陈俊的母亲和哥也去了。到了见人的地方,陈俊一看见关文就吓的往回跑。

  关文的脸没有一点好看的地方,尤其是右半边脸上长着像杏子大的快乌红色地疤,上面还长着毛。

  陈俊的母亲和哥哥跟在后面,一路也没追上她,陈俊回到家里,抱头大哭,等哭过了。

  母亲给陈俊说:关云和你哥已有两年的关系了,就以为家穷,人家父母不答应,这次关云已怀上你哥的孩子,有三四个月了,要不及时办婚事,被家里人知道你哥就死定了,听说关文脾气不好,进了他家后,找个茬离了婚。

  陈俊听母亲的话,就顺口答应了。

  两家人怕夜长梦多,就及时办了婚事,听说办婚事的酒席钱都是关家出的,另外还给陈亮了两千元钱,说是给女儿的陪嫁钱。

  陈俊进了关家门真是百依百顺,在新婚的夜里,陈俊要求关文每晚进门后,不要照灯,白天也少见面,关文答应了。

  陈俊问关云说:听说你哥的脾气不好,我认为很好。

  关云说:那是以前,现在有你这么美的妻子,还能发的起火吗?

  陈俊明白了,也同时知道,关云和她哥有两年的关系、怀孕那都是借口,不过陈俊下决心和关文过一辈子。

  半年后,发现自己怀孕了,此后就常常做恶梦。一合眼就有个青脸红疤的魔鬼来吓她,有时还捧着她的脸。多少次都吓得惊醒。

  关文问陈俊,陈俊不忍心说出伤他的话,只好说:是有个男孩子在追赶她。

  关文听了非常高兴。

  到了产期生下的却是个肉球。关文感到非常痛苦,公婆气得打颤,父母气得生病。

  妇科医生说:这种事不奇怪,我们医院以前就有过,能生肉球,照样也能生出正常的孩子。

  一年后,陈俊又怀孕了。还是那种梦不断,她给婆婆说了实话,家里人就找了几位大夫看,可是也没见起啥效果。三摸两摸又到了产期。生下的倒是个人样子,可又长着三只手杆,看起来像个螃蟹,吓得谁也不敢看,幸亏生下就死了。这下关家更伤心,关文气得死去活来,公婆气得生重病。陈俊的父亲也被气死了,母亲气得疯疯癫癫,哥哥为这事和关云打架。

  外面人风言风语说:陈俊虽然长得非常漂亮原来才是个狐狸精,亲戚同学也瞧不起她。医生又说陈俊这次生下的大部分还像个正常人,也许下次就会生出没有缺陷的孩子,家里人又信了,

  一年多后陈俊又怀孕了,又做噩梦,婆婆就陪在她的身边。陈俊一合眼又是个女鬼披着头发满脸都是青疤来吓她,陈俊惊醒后给婆婆说。婆婆每天晚上不睡觉照着灯坐在床上,过一阵摸她一下,时间久了婆婆生病了。陈俊又回娘家住,一闭眼又是无数只鬼在她的身边又说又笑,陈俊又到相好的朋友家住,一闭眼又是很多的小鬼来和她玩耍。晚上不睡吧,也熬不到几天,该想的办法全想了。时间一天天过去,又到了产期,生下的又是个两个头的婴儿,幸亏小,要不陈俊就没命了。婴儿生时就死了,

  这次医生也无话可说了,公婆看到晕了过去,医生们急着去抢救。

  关文气得叫天叫地,跪在地下放声大哭,“老天爷你不如让我去死,何必一刀一刀的刺我的心,对我太不公平了。

  关文把陈俊爱的像心肝宝贝一样,再大的事也不在陈俊身上发火,关文只能冲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听到有人说:陈俊这个狐狸精,一连生下三个怪胎,还有人说:陈俊原本就不想和关文过,每怀一胎都是用了堕胎药,所以生下的都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句话可伤透了关文的心。关文回到医院骂陈俊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说我们关家对你有多好,就凭他们都是你的骨肉也不能下此毒手用药物去害,你难道不怕雷劈吗?从今以后你我一刀两断,我也就不作孽了,骂完就走。其实关文的话陈俊并没听见,她看见生下的双头婴儿就昏过去了,只是身边伤心的哥哥听见了。

  第二天关文把离婚申请书摔在陈俊面前,一声不吭地走了,下午醒过来的陈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离婚申请书。拿起离婚申请书就哭,一口一声的说我对不起关家,尽心尽力也没给关家生个好儿女,关家对我真心真意,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去伤害他们。

  陈俊掐着自己的脖子,说:你这个狐狸精女人早该死了,为什么还不死,今天我要你死,免得在人世上作孽事。哥哥拦不住她,用刀插自己胸口上说:该死的是我,这一切都是由我引起得,陈俊这才住手,哥哥想这下到哪里去住?

  到街上找了十一家人,人家都说:怕狐狸精住,不敢接待。正在发愁的陈亮回到医院,看到屈子燕就明白了,屈子燕说一切困难我都知道,马上带她去我家住。

  陈俊见屈子燕来看她很吃惊,因为在校时她和屈子燕的关系并不好,当时最好的同学们现在根本不想见她。屈子燕有条件接待陈俊,她父母在外地姐姐家住,倒插门的丈夫在铁路上班。哥哥把陈俊送到屈家,就急忙回家给母亲办丧事。

  陈俊到了屈家,那里的人和街上人一样说她是狐狸精,都偷偷来看她,屈子燕的堂哥屈向东也来凑热闹,屈向东走进门时,看见床上那位人称狐狸精的陈俊,刹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