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媚女华诞情人节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香艳一万期  浏览量:100

  在很多很多年前的正月十五这天晚上,大月亮圆白得极好,一位李姓府邸的夫人肚子圆润了许久,在这上元节的月夜里,其分娩出一个白白嫩嫩的女婴。邻人闻之,过府恭贺,送来一对晶莹剔透的玉瓶。主家甚是欢喜,遂将女婴取名瓶儿。

  随着女婴长成漂亮女孩,她的父母与家人们竟无缘无故地相继撒手人寰了。偌大一府,独剩下这个形单影只、名唤瓶儿的女孩。在她十三岁那年,其便由以照顾她的名将其家产尽皆照顾到了自己家中的送那对玉瓶贺其华诞的邻人做主,卖给了大名府梁中书为妾。

  瓶儿在娘家做姑娘时,曾跟着自己的家教学古文,记得在学到一篇名唤《邹忌讽齐王纳谏》的文章里有一句“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她问先生“妾”为何物?先生告诉她,妾是男人的偏房,是不堪入流的小老婆!并说小姐您是大家闺秀,到嫁人时定然是像您母亲一样当正房妻子,是做夫人的命。这辈子,小姐您与妾会是素丝无染,绝对毫无瓜葛的了。

  待自己被邻人卖给了梁中书为妾后,她方才明白那先生说自己是做夫人的命说的不对。后来,她更是明白了,自己不仅做了妾,而且还将妾做得排行那么远,与自己老公的正房夫人中间还隔着四个自己得日日谦恭请安叫姐姐的女人呢!

  在梁中书纳她为妾的那一年没几天,梁中书便被梁山夜里下来劫富济贫的好汉李逵所杀,身首异处。据说是“天杀星”下凡的李逵,轮大斧子砍了人脑袋还依然感觉不过瘾,便乘兴放了把火焚烧了大名府。那一夜,瓶儿侥幸躲在浴缸里得以脱险,且顺手将梁中书藏在浴缸下的一百颗西洋夜明珠给卷走了。

  脱险后的她,不知该飘零至何处落脚,在蹉跎的当口,其便被从皇宫里退役出来的花姓老太监忽悠上道了,他将她娶给了自己的嫡亲侄儿花子虚做媳妇。老太监在宫中伺候了一辈子皇帝,相当富有,可谓家财万贯。但这有钱的花老太监却并不让她与自己的侄儿同房,而是自己夜夜与如花似玉的她同床共枕。那睡不到自己漂亮媳妇的花子虚倒也不闲着,偷拿着自己叔叔的钱夜夜眠花宿柳,流连忘返于柳巷勾栏。

  在瓶儿十四岁的生日那天,做不得任何男人实事儿的花老太监夜里憋屈发泄,折腾她不已,其正在拼命蹂躏的兴头上,竟突然一个倒栽葱儿跌下床去,蓦然七窍流血而亡。那时,其侄子正在勾栏里玩得酣畅淋漓乐不思蜀,一连十几天未归。瓶儿一个小妇人家家的无法出面料理后事,待花子虚钱罄回家时,花老太监已经臭不可闻了。

  花老太监死了,瓶儿便与花子虚过上了名副其实的夫妻生活。但“蜜月”未了,花子虚便搞得腻歪了,其故技重施,一头又睡到了宿柳眠花的下作勾栏里去了。走了老太监与花子虚大宅子里,空空荡荡,留下孑然一身的瓶儿夜夜孤枕难眠,春梦了无痕。

  花子虚风月在外,有位名唤西门庆的嫖友。这西门庆有一日送酒醉的花子虚回家窥得瓶儿的花容玉貌,惊为天人!于是,他便趁花子虚不在家时,时不时上门对瓶儿嘘寒问暖做怜香惜玉状,并将这对朋友妻的嘘寒问暖做到了床上,彼此结合成了一对儿在野的鸳鸯。

  瓶儿至从傍上了西门庆,感觉自己的身子从来都没如此美好过,他那狂风暴雨一般的悦花手段舒坦得瓶儿视西门庆如“医奴的药”似的宝贝。瓶儿身子爽了,那曾令她望眼欲穿的花子虚便成了她的碍眼货了。于是,这碍眼货便不明不白地病了,没几天便病入膏肓了。病入膏肓的花子虚呻吟间便一命呜呼了,终年二十一岁。

  没了花子虚这挡道儿的,瓶儿一心想嫁给自己心仪的汉子西门庆。可偏欲娶她的西门庆家里这时却摊上了官司,一时忙得无暇分身再无法顾及于她。

  在那一边,西门庆忙得焦头烂额。而这一边,饥渴难耐的瓶儿夜夜在想念着她的西门庆,以致茶饭不思。这连绵不绝的相思竟令她成疾在身,病得要死要活的瓶儿只好请医生来瞧瞧她的身子。

  色眼迷离的年轻江湖郎中蒋竹山,是一枚标准的轻浮浪荡的穷潘俊K唤慷业拿牛劬Ρ闶堑绻饣鹗囊涣粒幢凰耐蚬峒宜接朊烂菜F渲鹗钩鲂』旎觳灰车目醇沂侄危氪蠛蹬胃柿氐钠慷炔患按刈龀闪税纪蛊鹾系暮檬露>驼庋慷薷私裆剑⒊銮艘患矣胛髅徘煲谎穆蚵簟┑辍

  但曾经历过西门庆狂风暴雨的瓶儿对蒋竹山那点子结合招式没几天就厌烦了,就像曾经的花子虚腻歪她一样。这腻歪了腰间无力的蒋竹山的瓶儿,还是念念不忘那“医奴药”一般的西门庆。可巧,这时西门庆又偏偏与蒋竹山在生意上发生了争执,同行是冤家嘛。这西门庆逐使用黑钱将他告上的官府。于是败了官司的蒋竹山窝了一场火,毒火攻心,一下子便卧床不起了。

  可瓶儿对此倒是漠不关心,任其病痛得彻夜哀鸣嚎叫,一天到晚汤药茶饭皆无。这还倒不算什么,诛心的是,她还每日大骂蒋竹山、哭诉自己嫁错了汉子幽怨不止。蒋竹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谩骂中很快就走进了阴曹地府。

  蒋竹山死了,瓶儿甘愿贴上自己的全部家私跪着哀求西门庆娶了自己。待西门庆抽了她一顿马鞭子出了她“失身”于蒋竹山的气后,他便娶了她。瓶儿和西门庆成婚了,做了他第六个妾。

  尽管瓶儿与自己老公的夫人中间还隔着四个女人,但她对此还是满意的,尤其是她在给自己老公生了独生儿子之后,瓶儿的满足度就更高了。但这高满度足没令她舒心几天,一个不留神,她在襁褓中的儿子便被自己老公的五小妾所养之猫给抓挠了,惊吓而死。其自身也在丧子之痛的极大悲哀中被迫与西门庆行夫妻之道,结果被其的狂风暴雨搞成血崩,一命呜呼于床上。

  没多久,西门庆也死了。后来,与她有关的许多人都死了。

  那一年,在情人们相约“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中国情人节的正月十五夜,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婴诞生了,她叫李瓶儿。再后来,这女孩的一切,都被一个唤作兰陵笑笑生的书生写进了自己的大作《金瓶梅词话》中。从此,娶妻忌惮诞于上元之夜女,便由此俗成了一道民间忌讳。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