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喵咪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卿安61  浏览量:71

  第一章

  董春冒着似火的太阳大街小巷喊咪喵找梨花猫咪喵的时候两条巷子外的夏咪咪正小心翼翼组装着网上刚买的自行车。他每喊一声,她的手便稍稍抖一抖。夏咪咪记不清那是第几声,只记得自己手一滑,崭新的螺丝就顺着弧度掉进了下水道。

  七月的阳光毒辣辣的,她觉得手心额头都是汗,像是刚溺水逃生一般,连呼吸都急促得令人讨厌。她趿拉着拖鞋,穿着小碎花裙蹬蹬蹬上楼,那特有的节奏伴着不停歇的知了声和成一曲巷街小调。

  “董小春,你唤魂呐!”夏咪咪双肘支撑在阁楼天窗口上,探身向前,双手括成浅浅的弧形抵在嘴边。脾气像是夏日的温度直线上升,她狠狠跺跺脚,似泄气又似抓狂般长吼一声,尖细的声音惊得灌木丛里的咪喵一溜烟窜出。

  十米开外的董春眼尖,一转头看见被吓到的梨花猫,迅捷地一个跨栏抓住,安抚似得顺着它颈上的毛,随后仰头望向夏咪咪的方向,高声回道,“咪喵,喊的不是你。”

  夏咪咪轻声一哼,眯着眼瞧董春。他们隔得太远,她看不清董春的表情,但他的语调听起来那么愉悦,好似猫咪才是他的青梅竹马,猫咪才是天天在槐树下等他一起上学的少女,猫咪才是他的终身伴侣!

  阳光依旧洒然地照耀在狭小的小巷子里,董春身影微斜,怀抱着小花猫懒懒地站在骄阳之下,温柔地如同照顾着玫瑰花的小王子,夏咪咪顿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猛地拉上窗闸,赌气般转身下楼,裙摆扬起的弧度宛若滕曼。

  三分钟后,董春抱着梨花猫毫无意外地出现在夏咪咪家。白色汗衫,旧蓝牛仔,脚上拖着二十块钱一双的人字拖,笑起来时嘴角陷有深深酒窝,细看时能看见眼睑卷长的睫毛。

  夏咪咪想,老天总是偏爱董春一些的,从小到大,他就要比她讨人喜欢,长的比她好看,学习比她好,但她是喜欢他这些优点的。她也并不是一直那么讨厌董春的。他们是邻居,家就在前后,她只要走上个几十步就能到董春家,连三分钟都不用。乖巧时她也喊董春哥哥,虽然两人同岁。甚至读书后,直至初中,她总和他一同上下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的呢?哦,是了,是从初三开始的。董春也是从初三开始养的猫。

  她从未生他气过,他忘记放学等她她不生气,他淘气地给她取了咪喵这个难听的绰号她不生气,他弄坏她最喜欢的玩偶她亦不生气。

  可是,他不该为了一只猫和她吵架。

  夏咪咪记得清清楚楚,那是暑假前一星期,她去找董春复习重点时他正在院子里逗梨花猫玩。夏咪咪听董春讲过,他在巷子口的垃圾堆刚捡的小奶猫,还没来得及取名字。

  小花猫大大的眼,又小又娇,洁白的皮毛上点缀大小不一的黄毛,耳朵颤颤,立在青石板上可怜兮兮地叫着,声音像是要滴出水来,娇嫩地紧。董春用手指蘸了牛奶,小猫便乖巧地一下下舔。

  她故意脚步轻轻,想吓吓这一猫一人,哪知还未动脚,却听那头传来温柔宠溺的音。

  “咪喵,咪喵,你长的可真可爱。”

  她来不及欣喜,却听得后半句,“同样叫咪喵,夏咪咪怎么连你的三分之一都没有呢!”

  夏咪咪气急,愣是上前质问,“凭什么它也叫咪喵。”

  “总归是猫都可以用咪喵来唤它么!和那么可爱的小猫抢名字你也不觉得害臊。”董春逗着小猫半开玩笑。

  夏咪咪红了眼,小手握成拳,一拳揍向他后脑勺,“董春我再也不和你玩儿了!”

  远远的她听他喊,“不玩就不玩,干嘛打我头!”

  那个年纪的孩子倔强又矫情,蓄着一丁点怨恨便以为比天大,端着架子一直装,这一装,便装了三年。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咪喵是用来唤猫咪的,夏咪咪想,她是讨厌猫咪的。

  第二章

  董春眯着眼仔细瞧着夏咪咪组装到一半的自行车。门口几步开外放着一台手提电脑,上面正一遍遍反复放着组装视频。

  他勾着嘴角笑,声音不大,平添了几分戏虐嘲讽的意味。“网上买的自行车?你不是向来坐公交车的吗?”

  夏咪咪皱着眉,不动声色地转着手里的螺丝刀。她发誓,下一句他要是敢拿那只丑不拉几的猫咪来影射她美好的人生,她一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里的螺丝刀掷去。

  “脚踏板貌似都装翻了。”他难得没有刨根究底,只蹲下身放下怀里的小猫,随手摇了摇车轮,自行车瞬间分崩瓦解。

  小猫懒洋洋地叫着,蜷着身子在不远处的树荫躺下,圆鼓鼓的双眼若有似无地瞧着一高一矮的两人,阳光下的下水盖也如烧红的炙铁难耐。

  “视频里头就是这样教的。”她咬紧牙关死不悔改,似乎是在证实自己的控诉,倔强地拿过身旁的电脑蹲下身与他同高,涨红了脸指着手里的视频。她是顶爱脸红的,激动也脸红,对也脸红,错也脸红,一如多年前,董春莫名笑了起来,小时候总觉得她脸红是因为矫情的很,现在倒萌生几分烂漫可爱的意味。

  他并不看视频,只是凭着感觉顺手装着,各部零件在他手里乖巧地宛如小情人,不过片刻,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就这样完好地出现在她面前。夏咪咪惊讶之余不免有些佩服,黑溜溜的眼睛圆鼓鼓地将他看着,像是才认识的他,敬佩之情不言而表。

  董春满意地看着她毫不掩饰的表情,转身熟练地进门开冰箱,里边摆设不变,最下层放着一大盒红枣酸奶,酸奶上面一格格整齐地放着冰冻好的西瓜汁。原来她还爱吃这些。时光倒退回了那些年少,那些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岁月。他颔首,取下两杯酸奶,如幼时般使坏地将其中一杯放至她头顶,她一愣,动手撕开盖子,一点点仔仔细细地将上面沾着的酸奶舔干净后才美滋滋拿起管子吸。

  “咪喵,明天要不要来参加我们的咪喵大作战?”他没头没脑地问,学着她的模样舔了舔结在一起的浓稠酸奶,酸酸甜甜,比平时的味道不知要好上几百几千倍。

  “什么?”她含着吸管只匆匆抬了抬眼,认认真真将杯底吸个干干净净,吸管呲呲呲地响着,像是一曲欢乐的圆舞曲。夏咪咪畅快地舔了舔杯沿,随手将杯子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她仰起头,冲着他莫名其妙地笑。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她笑起来时那双弯弯的眉眼像似竹叶贴出来的,嘴角含着浅浅的酒窝,如清冽的酒,飘着淡淡醇香,管春觉得自己大抵也有了些醉意,才会这样没头没脑地邀请她参加,他并不是个头脑简单的少年,但此时的反应倒有些像满腔热血无处发的愤青。她明显是那么地讨厌猫咪。

  如世上所有初出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