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醉酿一世梨花香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兰台公爵  浏览量:56

  引子

  四月。

  夜色已深。来为江北最大的酒庄庄主尹秋寒大婚贺喜的宾客还未散去。满庄都是欢喜的锣鼓声与人们的喧嚣。

  一个一身雪白衣服的女子眼含泪水站在洞房之外,久久不肯离去。

  薄薄的窗纸依稀可透出屋内的陈设,还有那位满身茜素红装的新娘的摸样。

  女子露出一抹惨然的笑容,像一片花瓣般飘离人群的喧闹。

  这样一个大喜的日子,人人脸上都堆满笑容。谁还会去在乎一个白衣女子眼中的淡然。

  白衣女子静静立于尹庄后的梨园中。望着满树盛开的梨花暗自叹一口气。

  工人们都去吃庄主的喜酒了,谁还会顾及这些梨花。

  起风了。

  空气中散着些梨花的香气。一种极清淡的芳香,其中还带着些浅浅的哀伤。女子伸手摘下一朵梨花,放在鼻尖轻轻的嗅。忽然间,一滴泪自她的眼角滑落,顺着鼻尖砸入她手中的花蕊。

  风大了。

  满树的梨花如雪一般被吹扬而起,又纷纷落下。

  洋洋洒洒,漫天飞散的都是伤。

  女子站花雪中,笑着流泪。

  这些漫天飞散的伤,好美。

  有在这绝美的伤中,女子洁白着自己的背影,悄然离开。

  好像她从来都不曾来过。

  一

  那天,没有下雨。天阴沉如铅块,压在我心头,让我无法呼吸。

  不错,是梨花香。

  自从五年前的一场大火,烧掉了我尹家的所有。我的父亲也在这场大火中驾鹤归西。本来,他可以不死的。他是为了去救藏于老屋中的尹家传世的酿酒秘方。可惜,自是一切皆归于空。

  我的父亲,我只得一具已是焦黑的尸体。而那秘方,我只得一堆已溶于废墟的灰烬。

  我不得不在灵堂前接受尹庄庄主的身份,不得不在父亲的灵位前立誓要让尹庄的酒再度名扬。

  五年来,我已将尹庄重建,过去失去秘方的酒我也再度酿成,并酿成几种新酒。让尹庄再度成为江北最大的酒商。

  这一天,我父亲等了一辈子,我父亲的父亲等了八十年。

  只是,惟有梨花香。

  梨花香是我尹庄史上最绝美的酒。可是这一百年之内无人酿成。我要重新酿成梨花香,自是了却我父亲和祖父的愿望,更是让尹庄的酒天下名扬。

  父亲只要江北,而我要的是天下。

  梨花香需得在四月的天气酿造。单不是靠九种杂粮。需要加入新采摘的梨花,配以十六种香料,投入煮沸后又待凉透的深山清泉水后封口用文火烧煮三个月,便封入地下沉酿到次年四月。待到梨花再开时便可从地下取出。

  所谓梨花香,必是飘散着梨花的淡香。酒色清冽如泉水,入口微甜,回味稍涩。正如人世相思,乃是酒中极品。

  父亲说,梨花香封入地下之前还需再加入一味秘方。可惜他不能从酒方的只言词组中悟出。他还说,能酿成梨花香的必是有缘之人,万事全靠机缘,不可强求。

  我不信。

  如今,酒方已毁。我只能一次次的试,一年年的等。这一等,便是五年。五年的实验,我已渐渐摸索出梨花香中所配的杂粮香料,封口烧煮的火候。但是惟有最后一道秘方,我却还未找到。五年来,我先后试过了蜂蜜、灵芝、银杏,无一次成功。这一次我加入了工人清晨从梨花上收集的露水。

  不知结果,会是怎样。

  深埋地下年一年的酒缸渐显露出它原先的摸样。工人将它们抬出来,放在我眼前。我下令打开酒缸的石盖。

  一阵醉人的芳香溢散开来。我的心渐渐放下,嘴角似市微微上扬。管家说,庄主终于成功了。何不取些尝尝。

  一丝清凉的液体流入口中。味甜且腻,咽下后满口是苦涩。

  不是梨花香。

  我叹一口气,放下酒盅。摆摆手,罢了,罢了。把这些垃圾都运到河边,倒了罢。

  看着渐远的运酒车,我锁紧了眉头,你可知道此时的我有多么懊丧。可还得在母亲面前强装笑脸,说,还好,还好。已经很接近了。明年,明年我一定会酿成梨花香的。

  明年会是怎样,我从哪里知道。

  掌柜问,庄主,今年的梨花香最后一道要配什么?我摇摇头,先放一放。

  二

  河边。

  我远远望着那一缸缸混入河水中的“梨花香”,心中泛起层层的苦。

  我拿了柜上两坛最烈的酒,在这河边,嗅着河水中漫散的淡淡梨香,有痛苦的冲动。

  可是,我不能。我是尹家唯一的希望。如果连我都放弃,那样的后果,我不敢想,不能想。

  于是,我只能强咬着嘴唇,任泪水从眼角滑落,流进嘴里,混合着我饮进的烈酒,吞下去。

  渐渐的,我似是醉了。慢慢的,我的意识变的模糊了。

  有人将我推醒。

  夜色已经极深。我看不清眼前人的脸,只依稀见得一身洁白的衣裙。女子倚身夺过我手中酒坛,再我身边坐下。轻轻晃动她手中的酒坛,放到鼻前嗅一嗅,说:

  “好烈的酒。不如――你试试我的。”说完递给我一个很是精巧的酒壶。壶塞刚刚打开,便嗅见一丝淡淡的梨香。

  梨花香!

  我轻轻抿一口。果真入口微甜滑润,咽下后回味却有淡淡的涩。我转头望向身边的女子。此时映衬着明亮的月光,可见她的眉目。细瘦的脸颊,淡然的目光,嘴角微带笑意。我直起身子,问,姑娘也懂酿酒?

  “不懂。但我知道梨花香最后一道秘方。”我正要开口,她却接着说下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你也必须答应我,跟我在一起。这是一笔交易。”

  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坐着。手里翻转着那女子的酒壶。

  当东方微微泛白,女子忽然起身,侧脸于我,目光依旧淡然:

  “罢了,公子只当我说了笑话。”说完转身便走。我却不知为何那么想要留住她。

  “跟我回去吧。”

  我只能给她这样似是而非的回答。我无法许给她诺言,但我又是多么希望她能够留下。如此矛盾的我,却不知为何会这般在乎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或许,我只是在乎她精巧酒壶中装的梨花香的秘方。

  女子停下脚步转身,淡然的看我。我看得见她眼中的哀伤。如梨花的香,清清淡淡,不着任何痕迹,可是你确实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三

  女子名叫蝶香。

  我带她回尹庄的那日她便要我令工人采摘梨花。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工人将最后一缸半成品的梨花香搬到仓库,蝶香让我令人为她准备三天的干粮。最后让我将仓库的门反锁,三天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