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爱上已婚男人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2022952008  浏览量:60

  我叫莫非。

  第一次见到冷冬是在冬天。

  那时候的我初三,15岁,一个最爱幻想的年纪里,遇到了近乎完美的他。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那不仅仅是幻想,那是深入骨髓里的爱。或许有人会觉得可笑,15岁的年纪谈爱未免太虚伪太稚嫩太恶心了,可是,我就是爱冷冬,从骨子里爱他。

  还记得15岁的那个冬天,我赌气离家出走,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是爸妈要离婚了,他们只是在相互谦让着,谦让着该把我这个累赘送给谁,结果是谁都不肯收下我这个累赘,我受不了了,终于,没有带多余的东西,一个人,一个书包,一本书,一张去上海的火车票,离开了那个家,那个罪恶感笼罩的家。我是湖北人,却一直想去上海,想去看看当年的上海滩是不是真有那么好,才会像磁场一样吸引这么多的人漂来漂去,也吸引着我,让我也漂来漂去。

  原来上海早已不是当年的上海滩,就像是异军突起。现在的它更加美丽,更加吸引人,不仅仅是磁场这么简单而已了。

  下了火车,我才明白独在异乡真的会为异客,原来以为只是那些人闲来没事在无病呻吟故作苦痛状来引人眼球,这时候的我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在人流中,我被来来往往的人们随意的拥挤着,就像是一个娃娃,被人随意的摆布,无所谓东西无所谓南北,肚子也在抗议,是啊,它一天一夜滴水未沾了,又怎么肯罢休呢!

  我出了车站。眼前的人们四处散开来,天南地北,我该去哪里?哪里容的下我?我不知道。我找了一个人少的墙角渐渐靠了下去,蜷缩着,看着来往的人们,我的头一阵一阵疼痛,脑一阵一阵眩晕,他们的表情麻木,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刀没抽出来,却还在身体里长着,抽刀的那个人到底会在哪里呢?

  我想我是真的需要食物了。我浑身使不上劲来,就连说话也成了奢侈的行为,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身无分文,总不能去抢吧,看我瘦小的个子,别说抢了,就连偷也不是别人的对手了。我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呢?我想着想着……

  “小姑娘,你醒了。”一个身穿护士服的人看着我

  “我在哪里?”

  “医院啊。”

  “医院?我怎么了?”

  “你晕倒在街角了啊!你爸爸送你过来的。”

  “我爸爸?”

  “是啊!你爸爸挺担心你的!”

  “那他在哪里?”

  “这个,可能付医药费去了吧。”

  “好的,谢谢。”

  我的爸爸怎么可能会担心呢?要是在没有我的15年前或许他是会担心我的存在与否的,但是现在,不可能了啊!不管他是谁,我都得走了,我的恩人,再见,有机会一定报答你!我拉开手中的针孔,血液在一滴滴的往下流着,我没空管你了,我只想赶紧逃走,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逃走,只是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医院是我最讨厌的地方之一。在这里我亲眼看着奶奶死去,从小就疼爱着我的奶奶啊!不!我不可以哭!那是懦夫干的,我不是,我不要哭!

  “那个女生,你站住!”

  谁的声音?谁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这声音温柔得彻底。

  “那个女生,你不要再跑了,你的身体很虚弱!”

  虚弱?我才不会虚弱,我是强者!虚弱是弱者的事情!我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身后不停的追我,我拼命的跑着,从经脉里流出的血液顺着指尖滑了下来,一滴又一滴,我竟不觉疼痛,还有一丝快感,血啊,你流吧,快点流走吧,等你全部都流走了,我才可以去见最爱我的奶奶啊!

  记忆中的我还在拼命的跑着、跑着、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只手,紧紧握住我的手,那只手的温度到现在我还记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冬天的原因才会如此难忘?容不得我多想,双腿很快就没了气力,我又一次晕倒了。或许是血液快要流光了,我好开心,终于可以去见想要见的人了!我最爱的人啊,我马上就要看到你了,天知道我有多么多么开心啊!为什么我的眼里却含着泪水,这是为什么?

  等我再次睁开双眼已经是一天一夜以后的事情了。眼前还是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护士姐姐的面孔,这也算是熟人了吧?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熟人呢。

  “小姑娘,上回你可差点吓死你爸爸了。你先天就贫血,身体底子很差,怎么还那么卖力的想要逃走呢?你爸爸对你挺不错的啊。这一天一夜都是他在照顾你啊。刚刚才回去休息了。能告诉姐姐这是为什么吗?是和爸爸吵架了吗?”

  “我不走了。”

  “恩恩,那就好。你爸爸就放心了!”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竟然敢一个人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医院。却丝毫没有恐惧感,心底里清楚总有一个人会从远方赶过来救我,那个人究竟是谁?是谁?

  “先生,您又来看女儿啊?”

  “恩,是的。早上好!”

  “对了,她昨天醒了。因为太晚就没有打电话通知您。”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

  他来了。

  我缩进被子里,却想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子?我在默默的聆听着外面的一切,他进进出出,我闻到花瓶里散发出来的雏菊的香味,大概是他。越来越近了。我听到凳子在我床边轻轻的移动,我的心跳越来越强烈,我该怎么办?我一动也不动。慢慢,我感觉被子被温柔的揭开,是那只手!那只手!它又开始握住我的手,我觉得脸上滚烫滚烫的,十岁以后没有男人摸过我的手,爸爸也不例外。

  我忍不住了。猛地睁开双眼。他,好温暖的男人。心里的声音在告诉我,这个男人不一样。在寒冷的冬天里,他只是两件衣服。透过这两件衣服我瞥到了里面的鼓鼓的肌肉,还有他裸露在外边的古铜色肌肤,我觉察到他那明亮的眸子正在盯着我。

  “你醒了啊。”

  他是在和我说话吗?那声音,如此温柔,就是那天追我的声音啊!没错,我是不会听错的啊!

  “怎么了?不舒服吗?”

  他的手放开我的手,触到我的额头,我浑身在冒着冷汗,不知道是因为太热了还是太紧张了。

  “温度是正常的啊。”

  “你是谁?”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冷冬。我在火车站看到你晕倒了,旁边也没人,就送你来医院了,结果发现你身上都没有可以联系你家里人的方式。就这样,你在这里住了几天。”

  “我是孤儿。”

  “啊!听你口音,不像是上海人啊。”

  “我是湖北人。漂来上海。”

  “来做什么呢?”

  “流浪。”

  “你读书吗?”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