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故事新编 > 文章详情
用我一世,给你重生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许七姑娘  浏览量:55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墓地,我去祭拜我的父亲,而他正在一个豪华的墓碑前哭的一塌糊涂,墓碑上是个年轻的女孩,笑靥如花,虽说不上美貌,却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孩。那是他的女朋友,我心里想这还真是个痴情种,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这样哭。如果后来我知道我们会有如此多的羁绊,我不会这么想。

  第二次见他,是在‘转角遇见天使’咖啡馆,一个装潢甚是古朴的咖啡馆,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本来坐在窗前喝着咖啡的我甚是悠闲自在,编辑大人放我假,不用赶稿子,可是就在我乐得自在的时候,他就出现了。他站在我面前挡住了我大部分阳光,我看不清他的脸可却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熟悉感。

  “这里是我的座位。”一句话,刚刚好让我有嘲笑他的话题,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先到先得,没有预定的嘛。

  “不好意思,现在是我的。”我不是一个善良的像小红帽一样的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得到我谦让的。“如果不介意,你可以一起坐下。”他是个有故事的人,我的作家天性促使着我探寻他的秘密。

  他毫不犹豫的坐下,目光呆滞的看着我,好像是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我在他眼前摆摆手,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见他说“这里是她的座位。”

  “你好像有什么故事,可以告诉我吗?”他不说话,我尴尬地摆摆手,“没关系,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有个人倾诉。”可是他似乎慢一拍,“可以。”

  咖啡馆里就这样坐着我和他,他告诉我那个像天使般的女孩叫莫晴,莫晴莫晴,寓意很不好,可是她偏偏把每天都过得像晴天,她爱笑,感染的每个人都快乐。在街角遇见莫晴的时候,他正是一蹶不振的时候,没有工作的他像是寄生虫一样靠父母生活,四处投简历却处处碰壁,莫晴就是在这时候走进他的生活,给他希望。

  这几乎是所有美好爱情的开头,可似乎结尾并不是千篇一律。

  莫晴的父亲是个企业家,这个富二代的女孩却不像大小姐一样坏脾气,她的感觉,他说像天使。

  莫晴的父亲并不同意莫晴和他这样地没有前途的小子在一起,他把莫晴带回家,不让他们两个见面,可越是有阻碍的爱情就越是发展的火热。

  她顺着拧成绳子的床单从阳台下来,胳膊上腿上都是擦伤,但脸上却是笑着的,这样的笑,就像是阳光,哪怕是在黑夜中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说。

  我想那个女孩一定是为他做过更多的事,不然他怎么会说到她脸上都是思念,他那天的泪水是最好的证明。

  “已经说了这么久了,太阳都下山了,小姐,你该回家了。”他看着天边宛若红纱的晚霞,目光那么温柔,像水一样。现在想想或许就是那天那双眸子,我对他有了一丝丝爱慕。

  “哦…对,我该回家了。”他看晚霞我看他,所以当他回过头是眼神就不可避免的碰撞了,我竟然慌乱了。

  迎着晚霞回家的我,心情不自觉的雀跃,现在,我们算是认识吧,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我期待着。突然,我停下来,往回跑着,我这是什么脑子,我没有要他的联系方式,也没有约好下次见面,难道要靠缘分!等我跑回到咖啡屋,扶着门框喘着粗气的时候,他还在看夕阳。我走过去,挡在他面前,“哎,怎么说咱们也算是认识,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吧,随便电话号码还是msn。”我说的随性,但其实心里紧张的不行,万一他拒绝了,多没面子。

  他果然没说话,起身就走向前台,我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一刻如果我有把刀一定去砍死他。可是就在我尴尬的不知怎么办的时候,他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公整的写着几个数字,“这是我的电话”。

  看着他纤长的手指,我脸红的接过纸片,就像是小学生接到情书一般羞涩。“如果我找你打这个电话就行对吧。”现在想想当时还真是有些白痴,如果不是,人家为什么给这个号码。

  我低着头走出咖啡屋。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我过着和以前每一天一样的日子,被催稿,被上司训,不要以为我已经忘记那个电话号码的存在,其实我时刻在想着它,但却不知道以什么借口拨出去。

  终于,我不再纠结于这个号码,因为我打算再去一次‘转角遇见天使’碰碰运气。我又坐在了那个位置,真是奇怪,几乎每个座位都有人,但就是这一桌,采光这么好的桌子,怎么就没人坐呢。

  搅拌着咖啡,看着玻璃窗外,看来他不回来了。我拿出那个小纸片,最终还是拨打了电话,“那个…我突然想起,朋友不是应该一起喝个咖啡什么的么,你现在有空吗?我又占到了那天那个座位……”回应我的只有两个字,“等着”。

  或许就是‘等着’这两个字,哪怕是现在我还在等也很值得。

  “那个…上次你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吧,继续讲可以吗?”我看着白衬衫的他,可能莫晴喜欢他穿白衬衫吧,我也喜欢。“你说她逃出家,后来呢?”

  “后来,我们的确是过了几天无忧无虑的日子,就像是新婚夫妻一样,住在出租房中,我还是到处投简历,我没有能力养活她是我最大的心病,我想,就算是只有一个小工作也好,这样我和她也不会为了金钱……”他眼睛里有泪水,我看见了,到底是怎么了,才会如此。

  “你和她为了金钱争吵吗?”我问,其实从他的描述中不难想象莫晴是怎样的人,肯定不会是争吵。

  “怎么舍得争吵,因为我找不到工作没有社会经验,她给了我一笔钱,那是她从小到大的成长基金。我用那笔钱买下这家咖啡馆,因为我们是在这条街相遇,总要纪念些什么。”

  “这家咖啡馆是你的?”我吃惊的张着嘴。

  他微笑,“她经常来,就坐在你现在的位置,所以常来咖啡馆的人都会自觉地留出这个位子。”他看看天,又看看我,“其实我常常在想,是不是我害死了她,如果我不开这家咖啡馆,她怎么会常常来喝我磨的咖啡,只为鼓励我。”

  “你害死她?是什么意思?”好奇宝宝一样的我继续追问。

  他不理,“后来,她来找我,她告诉我说以后可能不会一直陪着我,她说我不了解她,她说她和我在一起很累,她说她不想做白手起家的梦了。就这样她走了,而我就为了那所谓的自尊,没去追她,我以为她会回来跟我道歉,温柔的对我说我错了。可是等来的是她的死讯。”

  我想他一定认为莫晴的死跟他有很大的关系,不然他不会把自己困在自己编制的茧中走不出来,他痛苦的表情和眼中若有若无的泪水让我心疼,我一直都在问自己因为听一个故事而爱上一个人到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