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屁股摸不得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详情
青春的屁股摸不得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网友  浏览量:66

  (一)

  认识夕颜的时候我大概有七八岁。那时候她又黑又丑,常常和我这个疯小子混迹在一起。我总是欺负她,和她摔跤。有一次我把她摔倒在地上,然后骑到她身子上,她就使劲挣扎,长长的指甲在我的胳膊上抓出一道道红印。我用尽力气才压住她的双手,板着脸问她服不服软?还挠不挠我了?她就再也不顾地上的灰尘,死命的想翻过身体把我掀下去。后来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抵抗了,她就别过脸去不肯看我,也不说话。我眼见她额前细碎的短发下面有些闪烁的晶莹,但是只一瞬就被她压下去了。毛头小子的我怎会看出夕颜内心的委屈,她不肯服软的挣扎已经让我很不舒服,手臂上被她挠过的地方又火辣辣的疼,我当然不肯罢休,非要刺痛她才算胜利。

  “看你这一口的豁牙,好难看,再也不要跟你玩了。”

  七八岁刚好是换牙的年纪,夕颜也掉了几颗,偌大的缺口很不美观。我自己那时候也已经换牙,说话不免漏气,但这句话毕竟伤人。多少年以后,我不再是纯真烂漫的模样,却仍然愿意追逐所有的美好,更何况那时候的夕颜是心如镜湖,模样伶仃的孩子。我这样任性妄为的乱语,她怎么会不难过。

  她转过脸看着我,傍晚的残阳一下子也亮了起来,我在夕颜的眼里第一次看见那么亮的光。然后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从她眼里涌出来,很迅速的淹没那道光和她黑白分明的眼。我看到她哭,心里莫名的滋生一种湿潮,后来我晓得那是后悔的感觉。

  我起身站到一边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躺在地上哭,直到爸爸听到夕颜的哭声从屋子里跑出来。然后我就被暴打一顿,我很倔强,被打的呲牙咧嘴的大声哭喊也不肯认错,最后还是夕颜的妈妈把我夺过去才少挨了些揍。我不经意的看到呆在一旁的夕颜,她已经不哭了,本就不白净的小黑脸因为哭过更是模糊,她穿着的那件小衣服满是灰尘,楚楚可怜的模样。但是我心里想着的是以后再也不要和她玩了。

  夏季的昼长夜短,天黑的很晚,晚饭吃的也晚,爸爸和夕颜妈妈交代了几句就各自回屋子做饭了。夕颜不肯随妈妈回去,慢慢的挪过来,一边用瘦瘦的小胳膊擦着眼泪,一边拉着我手。

  “小星哥哥,疼不疼啊,你别哭了。”

  我怎么肯给她好脸色,用力的甩开她的小手就跑开了。所有的这些并非因她而起,但是谁能说清一个小孩子的心。

  我这样清晰的记住那个傍晚发生的一切,绝不是因为挨了一顿胖揍的疼痛,而是因为这是与她有关的故事。

  ㈡

  我说了不和她玩了我就要做到,做不到就是说话不算话了,我或许是这么想的。我爬树的时候不再让她在下面托着我,我和小朋友捉迷藏的时候也不再偷偷问她别的人藏到了什么地方,我很久没有逗的她大力的笑,露出白白的牙齿和偌大的缺口。我总是绞尽脑汁甩开夕颜。每天放学我总是害怕她追缠着我,我有时躲去桌子底下,等她走开,有时干脆抓起书包狂奔回家。然后她总是追在我后面大喊着:“小星哥哥,等等我。”她越是喊叫我越是跑的飞快。

  现在想来,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愿意停下脚步,回过头,细细看她追赶我的每一步脚起脚落,看她瘦小的身体逆着光向我奔来,看她清澈的眼睛里别样的欢喜。

  我总是跑回家就把门锁上,然后打开电视机,抓起桌子上的水果边吃边看。等到耳朵里听见乒乒乓乓的叩门声,我也装作听不到。有的时候爸爸妈妈下班早我就不能锁门,她总是掬着小黑脸推门进来,一脸委屈的问我为什么不等她。

  这时候我就摆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咬着笔帽装出深思的姿态。妈妈有时候看到我不理她会训斥我,但是每次我拿出忙着做作业的正当理由,妈妈就不再多说了。

  我不记得“后来”这段时间是几天或者几个星期。后来我发现夕颜真的不再缠着我了,我就觉得孤单,小小的孩子哪里懂得什么叫做孤单,但是莫名的,少了夕颜的纠缠,每天的耍闹都少了些痛快。

  于是剩下我一个人在树下发呆的时候我就看着夕颜家,可是夕颜每次走出来的时候我又嗖的一下子跑掉了。

  直到上语文课的时候,夕颜的小作文得了满分,她被叫到讲台上念自己的作文。

  “我最喜欢的人。我最喜欢我的小星哥哥,他的眼睛像是两颗黑珍珠,又大又圆。他有时候欺负我,可是我还是喜欢小星哥哥,我喜欢和他一起玩纸飞机……可是这些天小星哥哥好像不喜欢我了,我也不敢靠近他。妈妈说是因为我不好好学习,如果我的学习变好了小星哥哥就会喜欢我了。我最近都有好好学习,我想让小星哥哥快点喜欢我。”

  她可真傻,怎么傻成这个样子呢。可是放了学我还是没有等她,我急急忙忙的跑回家,拿了爸爸新买的那本彩印的书就狠狠的撕下一页,书名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是觉得那样的纸很硬,叠出来的纸飞机也一定又耐玩又漂亮。

  我的飞机还没叠完,爸爸就下班回来了,一眼就看清我在干什么,我还来不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书放回原来的地方,好嘛,又是一顿胖揍……

  ㈢

  我在爸爸的招呼下,又是嚎又是叫的,奈何屋子就那么大,想跑都没地方躲。这时候夕颜才刚刚回到小院,听见我家里传出来杀猪一般的哀嚎,就推门进来。爸爸正揍的起兴,扶着桌子就要把鞋子脱下来好好招待我。

  她站在门口哇的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莫名其妙啊,搞得我哭都哭不下去了。然后她就朝我跑过来,站在我前面,转身面对我爸爸的时候她背着的书包还把我抡了一下子。虽然不疼,但是戳进心里。

  “夏大大,你别打小星哥哥……”她张开小手把我护在身后,瘦瘦的身体亘在我面前。

  我四五岁的时候就调皮的踮着脚尖去抓桌子上的水杯,妈妈以为我是要喝水就拿给我。可是我把杯子放在地上,又甩开小腿一溜烟的跑出去,回来就在杯子里滴了一滴墨水,我看着慢慢变蓝的清水咯咯的笑,妈妈也笑,抱起我狠狠的亲了一大口。

  现在夕颜挡在我眼前,带着哭腔的声音分明像那一滴蓝色的墨水刺进杯子里透明的水中,晕染而起的难过清晰可见。

  爸爸也不知所措了,把鞋子又扔到地上穿了起来。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颜啊,快别哭了,你小星哥哥太调皮了,大大只是教训教训他。”

  我这种经常挨揍的孩子很容易就听出爸爸的语气里已经没有怒意了,趁热打铁……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承认错误就不会挨打了,我赶紧插嘴。

  爸爸瞪了我一眼就笑呵呵的对夕颜说晚上做好吃的,让她留在我们家吃晚饭。然后又佯装盛怒的驱赶我赶紧去完成作业。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