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冬天总是安阳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详情
南方的冬天总是安阳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网友  浏览量:55


  被古晨赶出屋子时,许南冬身上着了一件贴身的针织衫,薄薄的衣衫贴在身上,把许南冬原本瘦弱的身子勾勒得更加羸弱。



  此时正值隆冬,刺骨的寒风嗖嗖地往她脖子里灌,许南冬拉了拉衣服,心中的凉意却比身上所受的要来得猛烈得多。



  在一起的七年以来,她竭尽所能地维护古晨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以及气场,古晨家里有病弱的老父以及一个六岁的弟弟,生活负担特别重,所以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没问古晨给过一分钱,从没有开口叫古晨给她买过什么样的礼物。



  把艰苦的一段时间熬过去就行了,许南冬不只一次这样告诉自己,等到她和古晨修成正果,一切都会变好的。



  她深谙古晨的脾性,他从不和人争吵,逼不得已与人辩驳时他也只是缄默言语,只有在许南冬面前才会展现出那只隐匿于心中的小兽以及还未长大的灵魂。若他与许南冬红了脸,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把周围能摔的东西全部摔在地上,然后把许南冬退出那个狭小的出租屋。



  尽管现在他已有妻女,依旧没有改掉他的习惯,不过这所有的坏习惯只有许南冬知晓。就算是他枕边之人,温柔缱绻的妻子卢月都不曾知道。



  对,许南冬并没有与古晨修成正果,甚至连开花都不曾有过。他们一起走过了七年之痒,最后却落了个婚外恋的名声。



  许南冬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全身上下一个衣服口袋都没有,别说是找出几块钱去一个温暖的小餐馆暖暖身子。



  要是早知道自己会被赶出来的话,她一定要把去年古晨给她买的粉红色羽绒服穿上,要是早知道自己会被赶出来的话,她一定会在衣服兜里装上一些钱。



  也许,如果早知道自己会被赶出来的话,三年前在古晨跟卢月结婚的时候她就应该离开。或许更早一点,在许南冬的家人反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应该顺从家人的话早点分手。毕竟,她用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给别人教了一个好老公,在别人面前永远谦和温雅夫的男子,可是他的身边站的是另一个贤淑温柔的女子。而她,只能在每周的周三才能和古晨度过恋人般的时光。



  那一年许南冬19岁,刚刚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就遇上了古晨,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候许南冬大二正好是闲时居多,便跟几个姐妹参加了同乡的联谊,古晨便在此列。



  一见倾心大抵就是这样子,没过多久两人便确定了恋爱关系,让同去的姐妹都艳羡无比。古晨比许南冬大上两岁,那时候恰好大三,两人在校园里也是同学眼中的模范情侣。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会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相守到老的,连许南冬也是这样认为。



  古晨阳光,她安静。两人相得益彰,每每穿梭在校园,都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古晨选择留在母校所在的城市工作,于是便与许南冬租了一所小居室,两人过起了同居生活。



  可是古晨先毕业,比她早一步进入社会,在这个社会中,很艰难地寻找着自己的立足之地,被同事的排挤以及勾心斗角折磨得疲惫不堪。



  而她许南冬依旧安静如斯,心满意足地享受着和古晨的恋爱,尽管两人的爱情经过了两年时光的蹉跎,感情虽然不似当年一般热烈,却也像是一股细水涓涓长流。偏偏古晨不是能安于平淡的男子,就算不能得到众人的瞻仰,他也想着自己能在一堆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可是却又苦于怀才不遇,所以总是郁郁寡欢。



  单纯的许南冬哪知这些,只是日复一日地体贴着古晨,可是古晨的脾气却越发暴躁起来。一不顺心就朝着许南冬撒气,南冬也不恼,权当是古晨的任性罢了。等到南冬也毕了业,家里却已经安排好了合适的工作,南冬心系着古晨,不舍得离开。可是古晨对于这件事情却跟南冬不一样的意见,他竭力规劝南冬回到家乡。



  南冬的家人是不赞同她俩的事情的,因为自家女儿好歹也是从小放在手心里疼着的,怎么能嫁给一个家徒四壁的穷鬼,可是南冬总是固执,认准了,便不放了。



  都说小别胜新婚,南冬想着分开一段时间也好。说不定能给他们的感情一个回温,达到另一个高潮。可是这一走,不久之后古晨就打电话来说分手,大概意思就是不是不爱了,只是有苦衷。南冬没有问是什么苦衷,洒脱地放了他走,只剩自己舔舐伤口,一心投身于工作中。可是过了不久,古晨却到南冬的家乡找到了她,说离不开她。



  心软的南冬熬不住古晨这番深情,两人便重修旧好。两人总是找时间来短暂地相聚,南冬沉浸在这场甜如蜜的爱情中,就这样过了一年。却传来了古晨结婚的消息,新娘是老板的女儿,一个叫做卢月的温柔女子(美文吧 www.11Bufan.Com)。



  后来古晨强调说他不爱她,只是靠她达到自己的成功而已。他跪在南冬面前,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对于南冬的爱说得感天动地,于是南冬便留下了,当了人人不齿的第三者。



  许南冬想起这些,原本就冷的身子更加瑟缩起来,妄图寻得一丝温暖。终究还是不甘心的,自己的付出却是一次次地被赶出小屋。南冬眼神凄凄,心里像是有把刀在轻轻切割着血肉,让她变得鲜血淋淋,她依旧舍不得古晨。每次想着离开,却比剜心还要难。



  天真是冷啊,有的人家已经开始准备置办年货了吧,南冬想着,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跟家里一起过年了,她像是一块望夫石,不分日夜等着古晨的到来,一朝宠幸,然后陷入新一轮的等待。自此,家人便再也不肯接纳她,这样的女儿,到底是给家族蒙了羞,于是南冬也不再期盼着能再回去,可是逢年过节,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



  夜色逐渐变深,温度也越来越低,一回想到以前,南冬的眼泪有些止不住,渐渐地,便由轻轻抽噎到后来的放身大哭。正当她哭得来劲的时候,身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奇异的温暖,她茫然地抬起头,眼睛浮肿,脸也很花,就是这样狼狈的情况下,她抬起头看到面前的人,虽然面容看不清晰,但她知道那不是古晨。



  不是古晨,对啊,古晨从来不会如此体贴。



  高大,伟岸,打着抖。这是眯着眼睛看东西不真切的南冬对于男人的唯一印象。毕竟他此刻对于她而言,俨然是天神下凡般雪中送炭啊,自然高大和伟岸。



  至于为什么打着抖呢?本来属于那个男人的衣服此刻轻轻披在了南冬的身上,他估计已经冷得不行了。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那男人温润的嗓音响起,礼貌地询问道。



  南冬微窘,抓起身边的衣物胡乱擦着自己的脸,回过神来,却发现那件衣物是那个陌生男子的衣服。南冬的脸顿时红得要滴出血来,眼睛也生涩地疼着,不敢抬头看着对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来回答这个男人的询问。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