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场雨,下到永远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详情
若有场雨,下到永远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网友  浏览量:12

  一、我把心都给你了,我还剩什么

  天气永远影响着我的心情,永远都是。

  看着窗外那顺流而下的雨水,我想起了那个夜晚,为了那所谓的爱情从眼角流下的液体,流到嘴里,咸咸的。

  “有没有想过,还爱的时候,你说过的那些曾诺……”耳机里的歌声传进我的耳朵,呵,真像我们啊。

  “各位乘客请注意,滨江公园即将到达,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一成不变冰冷的提醒声将我拉回现实。

  我收起耳机,下了车,一股寒风是我不得不拢了拢衣服。打开手中的伞,是我最爱的透明色,就算是撑在头顶,也可以看到天空的感觉从来没变。

  -傻瓜,你走路老不看路,这个透明的伞,无论打在哪里都可以看见外面的世界。

  如果记忆不骗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是他最爱的人,我还可以没有忧虑地和他肩并肩,我还可以放肆的幸福。

  “唐梨,你付出了太多,所以现在,一无所有。”这是我对自己说的。

  对,连心,都伤得不愿意回来了。

  二、放肆了寂寞,留下了我

  这是我经过10天的考虑,才决定来这个公园走走,散散心。

  同时也是朋友们的提议,他们说,只有到你们印象最深的地方,去刺激一下你的回忆,当你都没有感觉的时候,再说放下。

  而我,也接受了这个我以前认为很愚的说法。

  “我可以放下吗?”我嘲笑自己。

  “羊肉串,买羊肉串勒!”一阵叫卖声传了,同时还伴随这一阵香味。

  我走了过去,是那家羊肉串,下雨了他也在卖啊。

  -嗯…这羊肉串真好吃,比小梨好吃多了。

  -讨厌啦!我又没有给你吃过。

  -那我现在就尝一尝!

  ……

  阵阵熟悉的言语回荡在耳畔,我不住地捂上嘴,红了眼眶。

  原来,我已经那么爱了吗?

  从包包里翻出五元钱,递给那个老板:“五元钱的。”

  “好勒!”老板抬起头“小妹妹是你啊!”看来他还记得我。

  “嗯。”我点点头。

  “这次怎么一个人来?那个男孩呢?”他疑惑,“记得上次他可是吃了我30串羊肉串啊!”老板笑呵呵的。

  我的心一下子痛了一下,我们还会一起来吗?

  “他啊。”我勉强笑笑,“去很远的地方了,不会再回来了。”

  是的,他永远不会再回到我身边了。

  三、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有什么回不去

  “老板,十元钱羊肉串。”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进入我的视线。

  但是,那个声音……

  我转过头去,那一霎那,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期待,还是不愿面对?

  “悸……”真的是他,还是我在做梦?“不,陆悸。”我喊出他的全名,因为我明白,我已经没有资格使用那么亲昵地称呼了。

  悸。

  -呐,我叫你什么呢?小陆?小悸?

  -为什么一定要用小字啊,好难听!

  -难听?那就叫悸吧吧!只有我可以叫哦!悸,悸,悸,哈哈!

  ……

  还是陆悸吧。

  “唐梨?”他也没料到我的出现,就如我没想到他会来。

  “呵呵。那个……真巧啊。”我除了用巧来形容这场遇见还能用什么呢?

  “是啊……”他也点点头。

  接下来便是沉默。

  “来,你们的羊肉串好了。”老板似乎看出我们的不对劲,于是打破僵局。

  我随便拿起几串,默默地啃起来,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陆悸和我也差不多,没有人开口,仿佛世界都静止了。

  “那个唐梨,你到这里来做什么?”还是他打破这场沉寂。

  “我?没事啊,来玩玩?”我笑道。“本来约了人的,可是他们有事就不来了。”我暗自嘲讽,哪会有什么人来?真会说瞎话!

  “哦,这样啊!”他也笑笑,“我也约了人的,他们恰好有事也不来了。没想到会遇见你。”

  没想到?我有一点想乐,怎么还是和我一样不会说借口,还抄袭我的!

  “呐,你要是不介意,我们这两个被放鸽子的人就去走走呗。”我厚着脸皮说道。

  “嗯……”他犹豫了下,“随便呗。”他也没有介意。

  可就是他那一闪而过的犹豫,让我把心里的想法,一点一点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四、从最初的识,到如今的忆

  这座公园里,风景优美的地方很多。

  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

  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

  从未想过可以再次走在他身边,为他撑起以前撑过的伞。

  但我和他之间就像有层隐形的玻璃,隔开了两个世界。

  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并肩走在一起,却没有话要说。以前,无论是他班上的是还是家里的事,他都会一一说给我听。

  -小梨,今天我上语文课时,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我在听歌哎!

  -小梨,上次我穿的那根裤子,被我奶奶洗褪色了,变成花的了!

  -小梨,今天我看到有种糖叫梨花糖哎!

  我笑了笑,你还会叫我小梨吗?

  “唐梨,在笑什么呢?”陆悸看到我嘴角的弧度。

  “没有啊。”我打个马虎眼。不会了,他在叫我“唐梨”。

  “哦。”他点点头。

  我们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地方,那里开着白色的大片大片的花。

  -哎,悸,你说那个花叫什么啊?

  -不知道哎,叫悸梨花好了。

  -悸梨花,悸梨花,好啊,很好听。

  -小梨喜欢就好。

  ……

  悸梨花,它现在还叫悸梨花吗?

  “听说,这花叫风铃草。”我早就见到过这种花,也知道它不叫悸梨花。

  “嗯,风铃草,呵呵。”他重复我的话。“只可惜,马上就会开败的,要等下一个春了。”

  “是吗?”我不禁哀伤,花都有一个花开花败又开花的循环过程,那我们呢?

  “唐梨?我……”

  “想一直一直陪着你,想这样一直牵手不分离……”我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他即将的话语。

  “抱歉。”我朝他笑笑。

  “唐梨?”“嗯,是我。”“在哪里呢?雨又点大了,我来接你吧。”……

  我挂了电话,不过,我要是没记错,刚刚他是不是要说什么?

  “你刚才要说什么吗?”我问他。

  “哦,我想问你,饿不饿。”他似乎是找了别的借口。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