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原谅我们年少气盛的伤害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详情
请原谅我们年少气盛的伤害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佚名  浏览量:22


  她黑、胖,笑起来一口化石般的四环素牙将她整个人衬托得黯淡无光。照理说,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是隐忍的、乖顺的,甚至在人前人后都该表现出无可救药的自卑与落寞。如果真是这样,大家会因为她的自知与孤单而待她格外宽厚。然而,她似乎看不上别人的怜悯,她高调地用实际行动证明她要赢得大家的尊敬。



  其他四个人,包括我,不动声色地镇守着自己的阵地,看着她煞有介事地忙碌,在心里冷笑着。



  一



  我几乎看不到谢花蕊有自卑的时候,她甚至很少有沉默的时候,任何人的事她都会指手画脚一番,一副很有杀伐决断、指点江山的气魄。她的自信源于高中毕业后去上海闯过两年,自认为在“江湖”上混过,比我们这些“书呆子”见过世面。



  她在宿舍里滔滔不绝地重复“想当年,我当着一千多工人的面,对不讲理的老板大吼大叫”。不得不承认,她这番巾帼不让须眉的雄风与经历,是多年蜗居象牙塔的我们不曾有过的。



  然而,能以高考的绝对优势进入这所闻名全国的重点学府的我们,谁不曾有过辉煌的过往?睡我对床的易星辰,进入大学的时候还不满16岁;易星辰上铺的沈傲秋,高一就拿过全国奥数金奖,高考数学以满分杀进我们学校;靠窗的颜华馨,典型的江南美女,古筝已过十级,年年校迎新晚会上都有一个节目为她预留。而大二的古代文学课堂几乎是书香世家出身的我与须髯飘飘的老教授唱对手戏的舞台。



  我们的辉煌靠的是智商,相形之下,谢花蕊由泼辣衍生出的巾帼霸气在我们眼中日渐肤浅与粗野。聒噪的谢花蕊在我们淡淡的回应中感觉到了微微的失落。但这种失落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因一次机缘巧合的相亲会又亢奋起来。



  大二那年七夕前后,有人派发相亲会的门票,我等或名花有主,或心有所属,或清心寡欲,自然不屑于这些无聊的事情。谢花蕊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把派发给我们的门票悉数拿去,一连跑了四天相亲会。晚上回来就叽里呱啦地向我们描述有帅哥邀请她喝咖啡啦,有靓男请她看电影啦,有事业有成的男子追着她要qq啦……种种艳遇。我们四个面面相觑,真想不到她居然在相亲会上那么有市场。



  相亲会结束后,她每晚发短信到深夜,白天也越来越少在宿舍里待了。再后来,谢花蕊晚归的时候,我们就故意好奇地问她,是不是又有追求者请她喝咖啡去了,然后一起大笑。问了几次后,谢花蕊终于明白了我们的用意,狠狠地剜我们几眼,一连几天不跟我们说话,进进出出都昂首挺胸,把自尊写在脸上。



  二



  易星辰得了省高校英语联赛一等奖,众人争看证书的那一刻,谢花蕊说,当初我的英语也挺好的,我觉得学英语一点都不难,无非就是背一背嘛。毫无疑问,这话将从小就被誉为神童的易星辰给得罪了。颜华馨在情人节收到第10束玫瑰花的时候,谢花蕊说,我大姐那会儿光上门提亲的就有二十多个,我二姐更是不得了,有两个男的还为争她打了起来。颇有涵养的颜华馨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说,你们家花儿多,又都开得艳,追去的蜜蜂自然也就多了。可怜的谢花蕊打死也不会明白其中的深意,还白白殃及她两个分别叫花粉、花枝的姐姐。沈傲秋花600大洋买了件风衣,谢花蕊连声叫,跟我那件一模一样!我那件50块钱买的,你这件在哪个摊儿上买的?多少钱啊?沈傲秋说100块。谢花蕊连声说,你亏大了,啥时候买东西我帮你砍价吧。



  她虽不曾在某件具体的事上得罪我,我却厌恶她,甚至不怀好意地给她取绰号:喇叭花,嘲讽她声音太高,口无遮拦。然而,正是这样一个被我漠然视之的人,却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同我站在一起,支持我。



  大三下学期,我一路拿下校级、省级、国家级演讲比赛一等奖,大四上学期被保研。我们系保研名额少得可怜,而我是宿舍里唯一一个。大家纷纷道喜,可道完喜后,一律都刻意与我保持了距离。



  随即沈傲秋的生日宴,我是宿舍里唯一没有被邀请的人。那晚,她们在宿舍里换好衣服,目不斜视地从我面前走过,并催促谢花蕊快点儿。谢花蕊跟她们走了,我在宿舍里泪如雨下。几分钟后,谢花蕊推门进来,在我身边坐下,一张又一张地给我递纸巾,笨嘴拙舌地说些安慰的话。



  接下来的日子,她们几个以找工作忙为由,拒绝打扫宿舍卫生。我忍气吞声地倒着垃圾,内心有说不出的委屈。愚笨的谢花蕊终于嗅出了宿舍里不一样的空气,趁她们不在的时候,悄悄地替我倒垃圾。



  三



  终于,毕业来临了,但我还得在这里待三年。低我一届的谢花蕊却要永远地离开这里了。她父亲去世了,没有人能够负担她高额的学费。她是自考生,享受不了助学贷款政策。



  她离开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时候,她又成了南方千千万万打工妹中的一员。她在qq上给我留言,感谢我当初教她学会了很多东西(不凡文学网 11Bufan.Com)。



  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想起她的感激就无法安然入眠。古人说人性本善,可当初面对姿色平平、穿着土气的谢花蕊,我们当中有谁怜悯过她的迟钝、同情过她的孤独、理解过她的泼辣?自诩为聪明人的我们,哪一个不是极尽挖苦嘲笑之能事?比起她傻傻的呆气,我们伪装的和气与巧妙的讥讽显得多么自私与冷酷!



  表面上她是强悍的、自信的,可本质上她是那么自卑与脆弱。她引以为傲的经历在我们这里得不到尊重,她那么泄气,却又无力扭转局面,只能在别处寻求温暖和自信。我们看着她的孤单与乏力,却不肯给予她举手之劳的鼓励与关爱……



  花蕊,请原谅我们年少气盛的伤害,好吗?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