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年A梦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详情
我的少年A梦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木清i~  浏览量:41


  1、我想太阳你



  我一个小学同学,人有点闷,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喜欢但从不敢向人家表露心迹。于是,他每天都在想,想找一个委婉表达情感的方式。



  有一天出操回来,他无意抬头对视了天上明晃晃的太阳,刺的他整个世界发黑,就在这黑暗中,却突然闪出了一抹灵光。他终于悟到该怎样表白了。我想太阳你!当他给我们说后,我们集体懵比。听他解释过后,我们集体又惊愕——这也想得到?我们天天说着太阳,日;日,太阳。但从没想过这就是同一个事物,可以等同的。一等同,有些话就可以换种说法了。于是,我很崇拜他。



  他去跟那个妹妹说了,不知人家解与不解。只是回复:我想月亮你。他回来问我们何意。我们集体不知。最后大家一致认为那个妹妹悟不到那么深,不该多想。后来有人又传出我想星星你,我们集体觉得不妙。果然,不知谁揭开了秘密,于是,秘密不再秘密。大家讥笑了好一段时间,害的我那同学一直躲着那个妹妹走,我们集体无奈。



  对于他的这个伟大创意,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受益无穷的是我,当然,有了前车之鉴,我没有勇气对女孩子那样说。用武之地就是打游戏不爽了,屏幕会弹出:我太阳你嘛,我太阳你妹,我太阳你女朋友。会有很多人问,什么意思?我就偷偷笑笑。但这时,我已经与那同学早无联系,因为已经转学好久了。



  唯一让我记住他到今天的就是这创意。



  2、比了?狗



  小学转过两次学,最后一次转学已经到了小升初的关键时刻。不过所谓关键似乎是别人的,每天还是玩的没心没肺,从来没什么紧张的心态,没什么升学的压力。



  在哪都有几个玩的好的,也不多,两三个而已。这个年纪的我们已经有一定的主见。毕竟看的多,听的多嘛,所以经常一起聊什么动画片好看,新出了什么凹凸曼,谁家有好玩的周末就去他家过。慢慢地居然学会八卦,譬如某某生日,谁把谁给睡了,然后女主是我们中的某一个曾经喜欢的。这是个大新闻,所以被我们热闹了好长时间。弄的那个兄弟每次都骂:以前是老子瞎了眼,不算。今后哪个再看上那种人,你们就给我块豆腐。果然,他后面看上的跟他结婚了。是我们几个中最早结婚的,好像是初中毕业没多久就结了。害的现在我妈催我谈恋爱,总拿他压我:你看看,你们一起读书的,人家娃娃都要读书了,你还不赶紧找。每次都答好好好,一定找。每次都在心里不爽,谈恋爱干嘛,有病么我。



  一起玩,总会有那么个讨骂的人,我们集体都想骂他,我们集体都开不了口,毕竟朋友嘛,怎么说都可以,就是不能扯上家人尤其长辈。于是我们忍了他很久,直到有人有一天突然说你个日狗的。我们集体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这样。把一个词语颠倒一下顺序,就是一个新词,重要的是语意全变。只有当这种时候,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人才切实体会到了华文的博大精深。我很崇拜他。



  后来在网上看到:老子现在的心情真特么跟日?了狗似的,老子现在比日?了狗还难受,真特么比?了狗。不禁怀疑,莫非当年我们的哪个兄弟在网络霸有一席之地。当即否决,毕竟天下武功,如出一辙,你能悟到的,别人也可以。况且这不是什么奇招怪式。



  总之,我在各种崇拜中慢慢成长,直到有一天,我开始觉得我不能光去崇拜别人,我要努力变强,我要强到我自己都崇拜自己。崇拜过那么多人,却从来没崇拜过自己,这让我很不爽。跟比?了狗似的。



  3、单?挑



  小学四年级,有一次放暑假回家,刚好碰上寨上办酒席,就去了。一去,就遇到不想遇到的人。讨厌他,他总想把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打趴下,以证明自己多么牛比。所以同时也想教训他,给他长点记性。



  他一看见我,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说什么半年不见,我又帅了三分。听的我很受用。笑着回他:还是你好,半年没见,一点没变,还是很土。他倒是大度,毫不在乎,说:习惯了,习惯了,一习惯就土的自然,土的开朗了。说重要的,来,让我看看这半年你有没有白活,力气怎么样!哇!这才是目的吧?更重要的是边上还有好几个一起长大的小姐姐看着,还有一些外地来吃酒席的小姐姐也看着。我心里骂了句去你嘛的。



  嘴角抽了抽,没说话也没表情,就古井无波的站着,他当我默认了。撸了撸袖子,就想欺身而上,一个摔跤抱抱过来,想叉住我的腰背脖子,一下就把我摔倒。眼看就要吃了他的招,我一只脚轻轻往斜边错开,另一只脚顺势滑倒他身后,准确说是胯下。借他的攻势,轻轻一绊,他就醉汉般地,无力地倒了下去。怎么能轻易放过他,我随即一个跨步以男上女下式的坐式双手握住他的手,一屁股坐在他的膝盖上。他杀猪般地叫了半天,我才问他:服不服?他想都不想就来句不服。听的我很开心,他要是服了,我还真放过他便宜他了。他不服,那我就玩死他。老子长鞭一挥,驾,纵马奔腾,用力摇晃。他有节奏地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就差没说好爽好爽。却也让我瞬间想起了那些小片片里面的春风画面。



  我笑了,笑的很猥琐。那些小姐姐也笑了,笑的很用力,花枝乱颤,发育的早的还可以看见两团柔软起起伏伏。不禁让我想起淫?荡一词。唉,跟着我崇拜的那些人混,我都不晓得自己怎么了。



  啊啊啊!放开我放开我!疼!疼!疼!小龟儿子终于熬不住了。我逗他:哪儿疼?腿腿腿,你嘛的,老子腿要断了。我又问:服不服?服服服,你是哥,你是哥行吧!我也玩够了,就恰到好处的饶了他。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向我发起挑战。于是这件事给我的启示就是:有时候,适当教训有些人是有必要的,不然他还真以为自己有多牛比。



  单挑,从来没怕过谁。



  但是群架,我打不了!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