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好孩子(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小说 > 青春校园 > 文章详情
我们都是好孩子(六)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青青“梓”衿  浏览量:15


  十四 微笑背后



  从那次事件之后,童言就再也没跟我说一句话。见了我,也只是淡淡一笑。我很纳闷究竟是怎么了,那时的我并没有心思通透到能够明白她会因为什么而不开心,我需要一个人来告诉我。



  那天中午,我照例拉着苏浅一起去吃饭。苏浅笑着对我说:“洛洛我减肥呢,你自己去吧。”



  “不吃饭你下午不饿吗?”



  “没事哒,你自己去吧。”



  “要不你陪我去食堂?”我劝道。



  苏浅撇撇嘴:“洛洛我去食堂看到好吃的当然想吃了,呆在教室眼不见心为净嘛。”



  “那好吧,苏浅拜拜。”



  说完,我拉着景初一起走了。没有注意到苏浅看我的眼神。



  很快,我跟景初有说有笑地回来了。路上碰到了班主任,因为景初是英语课代表,所以陈老师就让她去办公室搬作业,我只好一个人回去。



  走到教室后门口,我顿了顿,转身进了厕所。



  厕所里好像没什么人,环境的安静让我也下意识的不发出声音。轻手轻脚地找了个隔间。



  上完厕所准备推门出去的时候我听见了几声窃窃私语。



  抱着听八卦的态度,我停下了手中推门的动作。却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这儿没人吧?”



  是苏浅。



  “应该没吧。”我一怔,为什么童言也在?



  外面沉默了一会,苏浅的声音传来:“童言你也别生气,其实我也看不惯她。”



  她?谁?



  “你不是跟她关系很好吗?”



  苏浅有些激动,口气里有一丝不屑:“这种事情,装都能装出来的好吧,男生都围着她转,总得沾点光。有时候求男生做事还是要通过她。”



  “关键还是夏锦年的女朋友,谁敢惹啊?”童言语句里充满了讽刺。



  我再次怔住了。她们……在说我?为什么?童言这么对我,我看得出来,可是苏浅算什么?我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可是她却这么对我?那么我值得么?



  我咬了咬嘴唇,还是等那两个人出去以后才慢慢推开门,出了厕所。



  走进教室,苏浅和童言还在聊着什么,见我进去了,忙不迭地停了下来,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装作没看见她们慌乱。



  陈老师在外面喊童言出去,苏浅的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但是那丫头演技不错,虽然我还是看到了。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开口:“童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你想知道?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苏浅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我盯着她,随后自嘲地笑笑,说:“哦,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苏浅愣了一下,说。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漫不经心地说:“我知道你不告诉我啊,还能有什么。”



  我不开心,很不开心。



  可是我宁愿选择相信她,多年以后,我们都结婚生子,依然一块出去玩,但是有些事我却永远忘不了。



  周末,照例上qq,刷空间。突然,我看到童言发了一条说说:“林洛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我一愣,什么鬼?我这么在家待着也能躺枪?她是有多讨厌我啊。



  显然,一直没上线的夏锦年刚刚上线就看见了。因为我看见了他的回复:“我不想说难听的话,删了道歉。”



  我觉得情势不对,但又不知道该回什么,只好继续刷新着网页。



  童言回他:“你护妻狂魔啊?她还没说什么呢。”



  我意识到自己是时候该说些什么了。于是权衡再三,发了条说说:“有些人讨厌我就直说,没必要含沙射影指桑骂槐。”



  下面夏锦年立马回复:“没事,我来解决。”



  我突然感觉一阵阵心累,夏锦年啊夏锦年,你这样会让我更令人讨厌的,我不想,让自己的人际关系变好是因为你。我想靠我自己知道吗?



  我干脆关了qq,拿出作业来写,在我看来,只有做作业的时候才能忘了纷繁杂乱。



  也不知道写了多久,再上qq的时候发现童言的说说已经删了,还来跟我道歉了:“洛洛对不起啊,那条说说是我不小心打成你的名字的,不是故意的。”



  我轻笑了一下,回:“没事,同学一场,不计较。”我又何尝不知道,她真的是不小心吗?就说我们班的人吧,除了老师,没人叫我林洛,都叫我“洛洛”,不小心打上去的也不应该是我的全名吧。但我不想深究,我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于是我说:“我只想要一个解释。”



  过了很长时间,她回了:“抱歉洛洛,我不想说。”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说:“是因为你觉得他们都不听你的话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嗯。”



  我便不再说什么了。



  本来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太过追究,不如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之中。该是你的就是你的,现在所经历的都是为了以后。我不知道童言是不是真的跟我和好,但是就算是表面上的,我也不介意。



  十五 我不是故意的



  政治课。正好讲到举止礼貌那一课,褚老师便让同学上来示范握手等动作。她盯着名单,想都没想就点了苏浅。



  苏浅下意识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愣了一下,还是笑着回应了她。虽然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会本能的回头看我,但也不能让她难堪啊。我没有攻读过心理学,而且那时候的我心智都没有完全成熟,一切都随心所欲。



  她上了台,褚老师说:“我们点两男两女吧。”话音刚落,吴遇开始喊:“洛洛,老师叫林洛!”



  老师笑着随着他的目光看向了我,说:“好啊,林洛。”随后又转向了吴遇:“你也去啊,还差一个男生,叫谁呢?”



  下面的同学异口同声:“夏锦年!”



  褚老师当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点了他,毕竟是政治课代表嘛。



  她先是让我们男生和男生面对面,女生和女生面对面。苏浅为了让我和夏锦年更近,特地让我们背对着背。



  可是没想到,一轮结束后褚老师想让男女搭配,开口让我和夏锦年换了个位置。于是底下一片哄笑,都在窃窃私语我和苏浅的位置反了。



  在老师面前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乖乖的换了位置。



  可是在第一环节--握手就卡住了。原因出在吴遇,他把手缩在校服里,死活不肯伸出来。我很无奈地看着他,求助似的看向老师。下面的人已笑成一团,老师也边笑边说:“吴遇,你就这样示范的啊?”



  吴遇还是一脸无赖的笑着甩着衣袖,我除了苦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师再次开口:“唉,不过我们看这边示范得很好啊。”我一愣,脸上的笑容有些停滞,但还是很快恢复了正常。原来那边已经握完了啊。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看我的表情,可我只能笑,我笑,我笑,我很开心。



  后来不知道我是怎么下去的,苏浅和夏锦年的对视时的笑容依然历历在目。哎算了,不过是老师安排的任务罢了。我安慰着自己,不去看苏浅。



  一片混沌之中,一节课结束了。我趴在桌上,脑子里胡乱着想着苏浅在厕所里说的话,她在台上的巧笑倩兮……突然,我听见褚老师在喊夏锦年,他应到,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我蹭地一下坐起来,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上课铃声打响了,我看一看课表,发现是英语课,但看这情况,陈老师应该一时半会来不了。所以我就继续趴下打开了纸条。



  刚看了两行,一只手伸过来把纸条抽走了。我抬头一看,感觉全身的血都凝固了。居然是陈老师!我立马意识到她是从后门口进来的,我慌乱地看看四周,看见陈老师把那张纸条塞进了口袋,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地说着话。我把目光收回,却看见苏浅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人的情绪一旦到达某一站极致便会什么都不顾了。我也看向她,轻声说“完了”。



  我提心吊胆地过了一个下午,陈老师都没有来找我,苏浅说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我实在是太赞同了,于是更加紧张。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陈老师照例在讲台上等着同学去重默。我慢吞吞地整理着书包。现在我的心理很奇怪,居然期盼老师来找我,大概她一直一句话不说,我心里也悬。



  果然我颤颤巍巍地收拾完书包跟她说“陈老师再见”时把我叫住了,说:“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我语塞,她示意我跟着她出去。



  我只好跟着她出去,浑身不自在。她把我带到班级门口的走廊上,开始问问题。她问了很多很多,比如什么时候开始的,平常怎么联系之类的。我一边回答一边祈祷夏锦年快点吃完饭回来,回来至少可以跟我一起被训。似乎有他在,我就有了安全感。



  可是按照夏锦年的性格,他必定会跟几个好友有说有笑地从食堂往教室走,所以陈老师问完所有问题以后,夏锦年还是没有从食堂回来。



  我怅然若失地走在已经暗下来的校园里,看着地上的灯发出的微弱光芒,照着旁边那些自由生长的草木。终究还是被发现了,纸包不住火的道理再次展现出来。我和夏锦年还能继续吗?这次被发现是因我而起,他……会怪我吗?



  千百个问题盘绕在心头,让我在回家写作业时也不能定心。只能明天去看看夏锦年的情况了。



  【p.s.景初就是前面的杨若晴 前面没来得及改 特此说明咯】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