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记忆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抒情散文 > 文章详情
黄昏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远方  浏览量:80

  文:曹树德

  童年的黄昏是恐怖的阴影,听母亲讲――狼爱在黄昏时下山抢食孩子。每当黄昏砹伲叶蓟狎樗踉谧约业拿偶魃希槐呤盘炜罩幸桓龈龇浩鸬男浅剑槐咄衅鹣掳驼磐鸥改咐妥骰丶业穆罚迳耍鞘歉盖浊W诺睦吓H飨碌母瑁耸钡奈以僖膊缓ε吕砹耍断驳谋枷蚋盖祝耸钡哪盖壮J谴尤雎笞训闹窨鹄锾缂父龊焓恚愿牢业匠靥帘呦锤删蛔龊焓砀煞垢页浴9ㄉ系拿河偷瞥;岜黄泼欧煜淼姆绱得穑诠赐獾奈易馨闷鸹鹎鹈骰鸾频懔痢:焓砀煞拐嫣穑乙徽罄峭袒⒀屎蟊闳ピ耗谧ビ┗鸪妫野炎淼挠┗鸪娣旁谕该鞯牟A坷铮断驳陌阉旁诠ㄉ洗迪擞偷迫盟∮汀2褪俏易钐袄返模野汛筇锰毛作响,此时的母亲常是高嚷着:"别把锅锭破啦"。说是迟,那时快,到我把锅再添上水时却破了底。l大爷是父亲的老l,他在锅厂里当差,为了第二天能吃上饭,父亲头顶着铁锅让他去帮补,我常爱跟在父亲的后面,踏着黄昏的路又悄悄地抓着一个个乱飞的萤火虫。

  黄昏的小雨是迷人的,山雾常是笼罩起家门,每当此时,山雾常会让人迷了回家路。特别是上山找牛的乡亲,在山林里冒着细雨,寻找着难以识途归淼呐H海惺保謇锶宋苏一匾煌放#涠鹑宓娜舜蚱鸹鸢寻崖奖橐罢腋霰椤D鞘迸J敲樱煌放>褪且患业募业保6司偷扔诙巳业姆雇搿D鞘钡奈页;岣叛芭5亩游榕苌仙钌剑苏一爻露业哪峭饭#峭淼奈砗艽螅∮赇冷懒ちさ南赂霾煌#U业搅耍沙露ё倭耍謇锶苏伊艘灰梗诙烊丛谟プ焐降南抗壤锾Щ亓顺露氖濉4哟耍謇锏奈灼派窈捍鲆パ裕凳腔苹枋钡挠晡硎巧嚼锏暮昃涞模的呛昃涑擅琅肀闶撬娜股矗旁诨苹璧挠昀锒度鋈股矗妹酝镜娜顺晌拿朗场T诘莱∩希灼派窈好撬:"别看他的尸体还在,实际上陈二爷的血早被狐狸精喝光了,狐狸精这样做只是为了成仙,特别是童男子的血更有用"。吓得全村人集体牵着他们的孩子向鹰嘴山焚香下跪,祈求狐狸精不要再捕杀我们这些孩子。

  在黄昏里我总是充满了恐惧,甚至害怕起s昏的到恚糠暌雇碚遗J保改赋0盐宜谖堇铮挛业母婊岜缓昃雷撸樗踉诒晃牙镂页S帽蛔游孀磐罚桓缟暮弈呛昃蚁耄任页ご罅艘欢ㄒ圃煲话逊胬募獾叮ビプ焐轿露ǔ稹C蜗缋铮C渭昃蛭移恚诺梦易苁且簧砝浜埂>驮谀斓囊桓龌苹瑁昃律搅耍辰遄幼プ吡宋迥锛业哪讣Γ逡糜悴嫫疵淖犯希詈蠼昃嫠溃怕硎茄奈逡舸舻卣驹谀抢锊恢耄来蛩懒撕昃砸鸦嵩馓烨矗耸曜铮坏貌磺砹舜謇锏奈灼派窈海昃辛撕裨幔⒆隽巳斓莱 T堑媚翘斓囊,那神汉在道场上把长鞭一甩,把一盆白酒泼向跪在地上的五爷,口中念念有词的说:"原谅五爷吧,我已用酒洗下了杀你的罪过......"

  从此,狐狸精死了,村里人都敬佩起五爷的勇敢,每到s昏时,村里人都爱围坐在门前讲着这古老的故~,我不得不恨那巫婆神汉,把我们儿时的黄昏制造得如此恐怖,这些黄昏的记忆,常使我想起知识与愚b间的笑谈。

  曹树德,笔名远方、浪淘沙。1967年出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84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农民日报》、《新民晚报》、《大河报》、<<大众散文>>.《法制日报》、《昆山日报》等报刊,著有散文集《笔耕乡土》w故土之恋>>.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东莞创作基地特约作家,商城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商城县第八.九届政协委员,商城县企业家协会创建人.副会长,商城县工商联执委。河南程名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