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抒情散文 > 文章详情
小雨温泉涤倦心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一蓑烟雨独为客  浏览量:68

  最近,我和运普跟着驴友团去我家乡熊岳古城泡了两次室外庭院温泉,找到了久违的在自然的怀抱里放松自己的快乐,真有些乐不思蜀的感觉。

  熊岳古城东1公里的温泉村和城北十四五里地的双台子思拉堡小镇都有很好的温泉,皮肤病,生疮流脓,洗一个星期准好,而且不复发。冬天洗不仅不冷,还让你感到浑身从里到外的暖和舒服,夏天天热,洗,能去热解暑,给人以精神和凉爽的感觉。据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写到:“温泉主治诸风湿、筋骨挛缩,肌皮顽痹,手足不遂,无眉发、疥、癣诸疾。”近些年各种温泉宾馆、度假村、疗养院和农家温泉旅店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其中不乏许多高档的如天沐、忆江南、红溪谷,名声在外,像磁石一样将南到大连,北至哈尔滨的游客吸引来。我们这两次去的都是熊岳古城东温泉村的小雨温泉宾馆。

  小雨宾馆始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本是应各种培训之运而生的,后来培训潮落,旅游热起来,经重新装修改造,开始接待旅游团组,成为古城熊岳休闲度假旅游的一个重要阵地。五层小楼,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00多张床位,集住宿、餐饮、会议、游乐、温泉洗浴于一体,规模不大,但由于价位处于中低档,加之熊岳温泉高达90°硫酸盐型热水富含多种有益于人体健康的矿物质元素,闻名遐迩,所以效益一直很好。

  小雨虽小,但却也在原有的室内温泉泡池和游泳馆的基础上开辟了室外浴区,别有风情和风味,让沐浴多了些诗情画意。日式幽静的庭院,将园林式露天泉池镶嵌在绿荫之中,既洋溢着现代的奢华浪漫,又弥散着返璞归真的雅致。院子整个用钢构穹顶罩住,穹顶春夏秋敞开,冬季则覆盖特殊塑料,透光性极好。十多个用天然石垒砌的小泡池簇拥在一个大的现代化戏水游乐设施周围,如众星捧月一般。足见设计者的良苦用心,知道抓住了孩子,就是抓住了大人。果然这个戏水游乐设施所在的大水池吸引了一群孩子,玩水滑梯的,等着顶端的大水桶注满水倾泻下来的,拿着水枪打水仗的,在水里抢球的,喧嚣热闹。大水池与十几个小泡池之间隔着曲曲折折的小径,曲径通幽的意境让小小庭院多了一丝朦胧之感。小径上别具匠心地设计了曲桥和回廊,回廊状似飘带,曲桥宛如新月,江南园林的幽静雅致充盈其间。小径、小桥和回廊边栽种着一些热带、亚热带的芭蕉、凤尾竹、毛竹等等,尤其是一株株高大的芭蕉树,绿干挺拔,亭亭玉立,碧叶舒展,遮天蔽日,气势夺人,使整个院落洋溢着热带雨林气息。那些芭蕉树,像“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商女,丝毫不留恋遥远的故土,好像很适应这塞上关外的生活,宽大浓密的叶子下悬挂着硕大的粉红色花蕾和一串串青皮芭蕉。

  尽管身上穿着少得不能再少的泳装,进了院子却毫无寒冷之感,也忘记了是在大东北,是在辽南,觉得真的来到了热带亚热带的雨林之中。设计者的良苦用心还表现在那十几个小泡池上,清水浴、药浴、红酒浴、玫瑰浴、牛奶浴、柠檬浴、薰衣草浴、金银花浴等。此外还有冲浪、沙浴、玉石炕等不一而足,让前来休闲度假的人们充分享受温泉浴带给他们的愉悦。

  坐在石砌的池壁上,一股热腾腾、湿乎乎的水汽扑面而来,真是“泉如烂乎羹初覆,地不燃薪气自腾”。把脚伸进去,一股热流顿时从脚趾开始,麻酥酥地顺着两条腿爬上来,好像有千百万只小蚂蚁逐着血流涌进心头。慢慢地把整个身体送进泡池,温热的水流用母亲般的慈爱,恋人般的热情拥抱你的全身,让你整个身心都感受到那份温馨和温暖。筋骨开始酥软了,神经开始弛懈起来,毛孔在这温馨和温暖的抚慰下慢慢打开,有汗珠一点点从身体里露珠一样渗出来。不一会儿,脸开始发红,像饮了酒,身体有微醺的感觉,晕乎乎的,汗珠渐渐凝结成汗流,顺着脸颊、发梢、脊背流下来。

  瞑目而坐,好不惬意,李白:“神龙殁幽静,汤池流大川。地底炼朱火,沙旁放素烟。沸珠跃明月,皎镜函空天。濯濯气靖此,发弄潺潺。”白居易“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苏东坡:“汤泉吐艳镜光开,白水飞虹带雨来。”贾岛:“一濯三沐发,六凿还希夷。伐马返骨髓,发白令人黟。”宋代阮阅:“谁将炎热换清凉,可使澄泓作沸扬。从赐骊山妃子沐,人间处处得温汤。”等佳作名句像脚下的温泉一样汩汩涌出。古往今来,多少名人钟情于此,留下了千古佳话。徐霞客一生遍游名山大川,每到一处,必洗温泉,还留下了“腾腾临浴日,蒸蒸热浪生。浑身爽如酥,祛病妙如神。不慕天池鸟,甘做温泉人”的诗句。

  自古温泉因帝王将相、烽火诸侯、才子佳人而闻名,帝王将相、烽火诸侯、才子佳人因温泉而更加神清气爽、意气风发、才华横溢。传说黄帝在黄山朱砂泉温泉沐浴七七四十九天后返老还童、羽化升天。帝王中大唐天子最喜温泉,李世民亲笔御书的《温泉铭》草体碑文至今还存于骊山。唐明皇李隆基钟爱华清池,不仅泡掉了疲劳疾病,泡掉了雄心壮志,也泡掉了三千烦恼丝,还把“云想衣裳花想容”“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儿媳妇杨玉环泡进了自己的怀里。当然,大唐的江山是否也是被这令人神魂颠倒、骨酥筋软的温泉水给泡散的,我说不准,但“渔阳颦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叫莺歌燕舞的杨玉环“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却是事实。其中就里,只能由史学家们去研究了。清乾隆皇帝更喜欢泡温泉,专门在北京小汤山修建温泉行宫,曾写下:“炎液喧波能愈疾,曾闻泉脉出流黄。化工神运不思议,功德应教证水王”的诗句。

  “酒须微醺,花要半开”,而泡温泉则必须酣畅淋漓,才能尽致尽兴,才能飘飘欲仙。泡温泉不宜一个劲地泡起来没完,像朗诵一样,讲究抑扬顿挫;像歌唱一样,一叹三叠格外有滋味。汗流浃背了,出池小憩,让池外清爽的轻风吹一吹,啜饮一杯清茶,也可用一点果品糕点,然后再入池浸泡。反复二三,直泡得大汗淋漓,浑身酥软如泥,神清气爽欲飞,才算泡到好处。

  我与运普来过一回,出浴后肌肤滋润爽滑,心境舒展旷怡,令人回味无穷,久久沉醉不已。于是又来二回,还带来了同学敏子。第一次来的敏子一个劲地喃喃自语:“真好,下次把女儿也带来。”看看周围的男男女女,常来的从容不迫,神态安详,怡然自乐;初来的,喜不自胜,即使安静矜持的女性也都难掩内心的欣喜,啧啧称赞着,窃窃议论着,互相揶揄和调笑,排着号地挨个品尝一个个泡池。同行中七八个当年下乡在熊岳古城一代的老知青,更是在这温泉浴中找回了当年的记忆,他们侃侃而谈,回忆着青春的过往,乡下见闻,劳动艰辛,来往熊岳古城的经历以及后来参军、就学、回城的故事。听着那些熟悉的村名,熟悉的故事,我内心深处的乡思乡愁也被勾了出来,不由得生出许多由衷的感慨。小时候,这里还是野浴之所,大人孩子来到响水河边,不用交钱买票,宽衣解带,跳进河滩就可以泡温泉了,头顶蓝天白云,身边绿树流水,眼前热波气浪,耳畔欢声笑语,那种人和自然零距离的密切接触,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顺畅自由欢愉。嫌水温不够,用手在沙滩上扒拉一个坑,把身体埋进沙子,一会儿皮肤就烫得通红。坑再挖深点,把鸡蛋埋进去,过个把时辰,鸡蛋就烫熟了。家近的,隔三差五来一趟,远一点的,十天半月来一回,泡一泡,搓一搓,浑身上下,污垢皮皴一扫而光,整个人红光满面、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什么病,什么毒都躲得老远。

  这些年兴起了旅游开发,建起了度假村和休闲宾馆,人们都只好到室内洗温泉了,疗效依旧,但野趣不再,这才有了像小雨这样把温泉和庭院、丛林甚至海滩结合起来的新式温泉洗浴,还人们以自然的恬适,野趣的浪漫。而且各家还都花样翻新地设计出许多配料各异、功效不同的泡池来吸引消费者,满足不同消费者的不同需要,养颜、瘦身、养生、疗疾、休闲、游乐……

  驴友群的组织者依依告诉我们,下一次还要组织去双台子思拉堡小镇的“华清池”体验。听到“华清池”,大家都笑了,我想大家一定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陕西骊山脚下的“华清池”,想起了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唐明皇和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杨贵妃,想起他们跌宕起伏、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想起了白居易和《长恨歌》的不朽华章,想起了大唐的一世繁华和后来“鼙鼓动地来”“落叶满长安”的衰败。蹉跎岁月,沧桑历史,过去只有帝王将相、达官显贵可以随心所欲的温泉浴,而今寻常人家、普通百姓都可以尽情享受。我的一些同学,退休后竟然来这熊岳古城和双台子思拉堡温泉小镇购置了温泉房,随时随地可以享受温泉浴的销魂之乐。这不禁让我想起郭沫若的一句诗:“不仅宫池依旧制,而今庶民尽天王。”

  常有人不满足于做个普通人,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其实,比起那些达官显贵,还是做普通人更幸福,衣食无忧,只剩下随意消遣。特别是退休后的日子,那种烟火中的超然,寻常中的快乐,真的比帝王都逍遥惬意。可以躬耕陇亩,也可以游山玩水;可以琴棋书画,也可以含饴弄孙;可以亲友欢聚,也可以陋室独处,尤其这叫人神授色与的温泉浴,更是优哉游哉。退了休,卸下一身担子,就别再“老不舍心”,该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不给自己留下生命的缺憾。不管朋友们如何打算,我要多来泡泡温泉,把晚年的岁月和疲惫的身心都付与这吐艳的汤泉,飞虹的白水,地下的朱火,沙旁的素烟。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