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于欢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评论 > 百家杂谈 > 文章详情
青年于欢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笑以苛  浏览量:378

  昨天,有网站编辑问我对于欢杀人案(见《南方周末》《刺杀辱母者》)的观感,我说,如果我是于欢,我也会拔刀。是人都会拔刀,除非他血管里流的是脓而不是血,除非他一口气退化到盾皮鱼甚至更低级的物种。

  其实,往远里想,于欢从一个青年走到一个刺客,他要经过好几道山海、嘉峪那样的雄关。

  第一道关,经济。

  如今老百姓存款一年也就是百分之一点几的利,吴学占放债一月就是百分之十的利。人家借了他135万,还了他184万,外加一套70万的住房,共250多万。搁一般人拿到这样的投资回报,早去庙里烧头柱香,把弥勒佛、文殊菩萨什么的谢遍了,可他却为着余下的17万比黄世仁还黄世仁。中国经济让那么多人载歌载舞,可在这个经济中最赚钱的却是炒房的和放债的――这个案件中,幕后黑手吴学占一手一个。饮鸩止渴的高利贷在聊城并非个别现象,各地因索债而剁胳膊剁腿的报道也时有所闻。

  第二道关,社会。

  中刀的那位杜志浩,捂着肚子跟人说“小子玩真的,把我挠了”,一听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即被镇压的“黑旋风”“大铁爷”之流,这些牛鬼蛇神如今在社会生活中不但起死回生,而且活得大摇大摆。“教父”、“古惑仔”在别处是艺术虚构,在这儿是新闻纪实。

  第三道关,法律。

  照理中国依法治国再加党的一元化领导,应该比哪国都容不下法外执法、私设公堂。警察来到现场,杜某之流按说应该换副嘴脸,装得一肚子委屈才对,可他们居然当着警察的面扣着于欢母子不让他们跟警察出屋,就好像他们是上一级警察似的。

  第四关,人性。

  讨债就讨债吧,暴力就暴力吧,您脱裤子、掏家伙、放黄色录像干什么?您难道不知道,一个正常人,更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见到亲妈被这样侮辱而不冲冠一怒、血溅五步之内,他未来会觉得生不如死,还不如无期徒刑呢。杜某脱裤子属于越过人性底线,于某抄刀子属于保住人生底线。

  第五关,智力。

  都什么时候了,杜志浩不争分夺秒冲向医院、冲进icu止血保命,居然还有心思跟路人骂架。我不知道这是当打手当出的职业精神呢,还是从老板哪儿传染来的王者气势。东亚这一带人的智力据国外的调查是世界最高的,但利令智昏的精英阶级这些年总在提供反例。

  五道关,被几十年来精英所主导的历史一一敞开了大门,让络绎不绝的于欢持刀通过,这就是此起命案的实质和教训。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