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的回忆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节日散文 > 文章详情
清明节的回忆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陆鸿禧  浏览量:96

  “清明难得晴,谷雨难得雨”是有史以来,劳动人民对“清明”和“谷雨”这两个时令的经典总结。“清明刮起坟头土,家家户户受了苦”。世代流传的民谣道出人们对清明节天气的祈盼。人们希望清明这一天,天气晴朗,无风无雨,坟前祭奠先人的纸钱不会随风飘飞,长眠九泉之下的先人才会如数收到来自人间的钱财,祭祀的人们才会释然而归。

  神州大地幅员辽阔,各地清明习俗千姿百态。尽管地域文化差异很大,但是在这个没有祝福,只有安慰的特殊节日里,人们借此之际,通过焚香烧纸缅怀已故前辈、亲人、朋友、同学、同事、战友、伟人、英烈……目的是一致的。和谐社会,以人为本,所以今年的清明节假期三天。

  每年的今天,在这座拥有280万城乡人口,往生率在1.1%的呼和浩特市。大青山脚下的8家陵园,都是车水马龙。不是车展胜似车展,交通堵塞。今天的大青山脚下正可谓:清明时节冷风吹,路上行人欲断魂。

  望着窗外清鞯奶炜眨躺锨没髯盼倚闹衅喑幕匾洹

  小时候,每年清明节这一天,都会看到场里的一些人在山坡的土坟上,填上新土,点燃一些黄色的糙纸,坟前放上一些水果、罐头、白酒……坟头上用土块或石块压住一沓黄色的糙纸。然而,这些都不能令我理解,自然也就不会令我悲伤,因为,那时我的情感世界里还没有亲历的悲伤。

  模糊的记忆里,记得小时候曾有几回。外祖母领着我,到通辽市的荒郊里,给已故的姨妈上坟,记得去的时候,外祖母总是挎着一个柳条编制的小篮子,尽管一向很喜欢我,疼爱我的外祖母,也绝对不允许我品尝篮子里面的食物。

  那时,年幼的我只是在一旁傻傻的看着外祖母一边烧纸、嘴里一边不停的叨念。烧纸完全化为灰烬的时候,外祖母便把篮子的各种食品摆放在姨妈的坟前,然后拭去眼泪,领着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路上,我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带给我的快乐,而外祖母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欢快。悠悠岁月,当我长大后,明白了一切的时候。外祖母、外祖父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外祖母是一个拥有13个儿女的母亲,如今只有我的母亲健在,其他都陆续告别红尘,到极乐世界工作了。我的大舅是一名由八路军到解放军的职业军人,在祖国即将解放的辽沈战役中阵亡了,当时职务已经很高了。另外一个舅舅也是在战场上光荣了。外祖母家是特烈军属,政府一直给予很好的关照,直到外祖母、外祖父离开人世。外祖母在自己的亲生儿子牺牲后,抱养了一个儿子,这个舅舅把外祖母、外祖父养老送终了。两年前花甲之年的舅舅走于车祸。

  我对外祖母一往情深,因为我的整个童年基本上都是在外祖母的呵护下度过的。我在通辽市学习时,曾特意到舅舅家,打算祭拜已故的外祖父、外祖母。可舅舅一家人拒绝了我的请求,理由是:我是外姓人,按着李氏家族的习俗外姓人是不许祭拜的。以后的岁月里,因为工作、生活……我无暇实现心中的愿望,在飞速前行的时间里,我对外祖母的思念与日俱增,遗憾一直萦绕在心头,直到此刻也难以消失!

  在我的记忆里,对清明节印象最深的是1976年的清明节。“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洒酒祭雄杰,扬眉剑出鞘”。首都天安门广场,花圈如海,十里长安,人们自发的组织起来,悼念人民心目中十分爱戴敬仰的周恩来总理。然而,“四人帮”百般干涉,极力阻挠。气愤的人们挥笔写下了一首首气势磅礴的诗篇,表达着对总理的深情缅怀,对“四人帮”的无比愤恨。

  平静的家庭生活中,我对清明节感受最深的是2010年的清明节,我和年迈的父亲回辽宁彰武县祭拜我的祖父祖母、曾祖父。

  那是清明节的前一天,天气阴沉寒冷,昏暗的天空中刮着冷飕飕的春风。叔伯姑妈家的表弟开着农柴车载着我和父亲去上坟,我们到达不久,我的亲表弟也骑着摩托车赶到了。我们挖了满满一车土,覆盖在两座坟头表面。我祖父母的合葬坟在曾祖父坟的下方,坟头都不是很大。

  父亲前些年,在我祖父母的坟前立起了一块花岗岩墓碑,墓碑上刻有我祖父母的名字。曾祖父的坟里没有曾祖母的尸骸。因为,这两座坟不是原址,几经搬迁。装殓尸骨的棺椁也是很小的。据父亲讲,我曾祖母的尸骨在河北老家,后来找不到了。

  其实,我从未见过我的祖父母,虽然我出生后祖父依然在世,可终因一言难尽的特殊家庭背景,导致我和祖父今生不能相见。所以,我每次填写《干部履历表》时都加以注明。最让我难忘的是,父亲那天的表情十分沉重。一言不发的父亲,晶莹的双眼里,有着对亲人的怀念,对往事的回忆,父亲对着祖父坟边的碑文上刻着姚某的坟头说,那是他比较熟悉的,年龄与他相仿的一个人。

  面对着当年的伙伴,年迈的父亲心里会想得很多又很复杂……我不但能读懂父亲凄楚的眼神,更能读懂父亲苍凉的内心。父亲之所以让我和他来祭拜祖坟,是因为他想实现他未来的愿望。我懂父亲此行的目的。

  当我们即将离开墓地的时候,我环顾一下祖坟地的环境。一片参天的杨树林里,一座小土丘南坡上,一共三座坟头,(其中一座是姚某的)坟前是一条小河,河对岸是一片葱绿的松林。步出这片树林就是一条宽阔的水泥公路。有山有水有树林,这就是我祖父母,曾祖父常年居住的地方!

  当我们向姑妈一家人挥手告别的瞬间,我激动得泪洒衣襟。

  去年的清明节我在享受着医院的厚爱,没能去上坟,今天。我远在几千里的呼和浩特市一家公司工作,短暂的假期,无法实现祭拜先祖的心愿。

  时间在悄然前行,在我生命的年轮拓展的过程中,我对清明节有了新的感受。半百的岁月里,经历了亲人、朋友、同学、同事、邻里乡亲……远离了红尘,告别了人世那一刻的撕心裂肺。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我的情感世界里欢乐与忧伤并行。生离死别的场景,让我感悟了生命的真谛!

  今天我们拥有清明节,不知何时清明节会拥有我们!

  纠结在遗憾中爬行!遗憾在无奈中泅渡。在这个没有祝福,只有安慰的特殊节日里,我虔诚地祝福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亲人们:永远脱离苦海!

  北疆白杨2013年写于呼和浩特市

优质文学社团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