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友情散文 > 文章详情
远去的达子
发布时间:2018-03-14  作者:齐爱民  浏览量:62


  达子的再次出现,是在大军小范围的婚礼答谢宴上。两三年都见不到面的达子突然造访,着实给所有人来了个措手不及。



  达子是坐一辆黑色的闪着亮光的小轿车来的,无需对车有专业的研究,众人“垂涎”的眼神很快就称出了那辆车的份量。一件时下流行的紧身花色t恤,将达子被气吹起一般的小肚子紧紧地裹住,腋下夹一款新版且价格不菲的阿玛尼,不知是否是头发超短的原因,达子的脸竟肆意地发起了福。



  达子和新郎官大军、东子、刚子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80后独生子女的氛围,积淀了他们深厚的感情。达子小时候家境不是很好,上小学时,还穿过带补丁的裤子,为此经常有同学笑话达子。达子不太爱说话,总是默默地跟着大军一行人,让干啥就干啥,就是那种典型的小跟班。



  别看达子不吱声不蔫语的,可每次打起架来,他可是最仗义的。当然,也肯定是被打最严重的一个。他总是最后一个撤退,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来掩护大军一行人。



  就在两三年前,达子还是市场里卖水果的小商贩。每次无论大军、东子,或是刚子路过,他总要给他们装上满满一兜水果。那时,达子在时光的相片里最特别的就是他憨厚的笑、粗黑的手指、和他腰上缠着的那个破旧的钱袋。因为每次大家给他钱时,他总是憨笑着用粗黑的手指把钱袋捂得紧紧的,说啥都不要钱。



  这两三年来,达子仿佛人家蒸发一样消失了。大军婚礼那天达子也没来,只是通过电话告之:在表哥给他找的公司上班跑采购,正出差在外。而且,业余时间还经营一个快客饮吧,实在无法脱开身。



  聚会上,话题很快就随着达子天南海北的打拼,公司的种种采购、种种利润、某某领导的名字、店里的生意铺展开来。



  达子的口若悬河与滔滔不绝,着实让每个人都大跌眼镜。连平时能说会道的东子也一下子蔫了,大家竟不知如何应对这个陌生的达子兄弟。



  众人企图在达子的举手投足间找寻一些记忆里尚为熟悉的片断,终未果。倒是他手指上那枚大得有些夸张的金戒指很招摇地闯进了大家的视线。达子的手指仍然粗大,但那更粗大的金戒指仿佛魔力般地将手指的黑色层层退去,那个手指已不再是众人记忆中的手指。



  达子侃侃而谈的“发达经”没给众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倒是他去肯德基的事深扎于心。



  达子说,这次出差采购时问两个跟在身边的小兄弟想吃啥。两个年轻人商量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最后干脆都说肯德基。



  达子说:“哥们以前哪吃过那玩意儿,进了肯德基,人家问我点啥时,我看看点餐板,想都没想就告诉人家要那上面最好的面包。”



  “那个点餐员就问我是否是要汉堡,要什么样的汉堡。”



  达子说:“听了人家这话,我立马就感觉自己的脸腾地就红了,别提感觉自己多土了。但在点餐员和两个属下面前咋也不能丢这个脸儿,我就挺直了腰杆底气十足地告诉他,你们店里最好的汉堡每样来十个,再来一只最大的鸡。”(达子说,自从他听到肯德“鸡”后,就一直以为肯德基就是卖鸡的。)



  达子说:“我这话一出口,那个点餐员那张嘴大得简直能塞进了十个汉堡。他又问我,先生,我们不出售整鸡,可以点鸡翅、鸡腿还有……”



  达子说:“当时哥们真是丢人丢大了,但咱有钱,还怕他。我就说什么鸡翅鸡腿的,闹心不,看好了,这一竖溜我都要了,这一横排我都要了……”



  达子说他们那一餐消费了九百多元。



  众人问达子心疼不。达子极为惬意:“那都是哥们采购挣的钱,那钱大了去了,这点小钱算啥,再说,我们仨吃的时候,你们不知道旁边的人都啥表情,别提有多痛快啦。”



  聚会结束时,达子明显喝高了。红涨着脸举着夹包晃着身子大呼小叫,“唱歌去,我安排,谁也别跟我抢,谁跟我抢就不是哥们……”“谁都不行走,谁走了就是瞧不起我……”众人终究没有拧过达子。歌厅的贵宾包房贵得让大军这些工薪一族连连咂舌,可达子根本没当回事儿。整个包房成了达子一个人的演唱会,默默的达子一下子就变成了响响的达子。从网络流行曲到劲爆的嗨歌,达子折腾了个遍后,看起来已尽兴的达子大声喊道:“哥几个,喝好了吧,唱得够嗨吧,咱走吧。”众人顺应。



  于是达子掏出了手机,挺着肚子掐着腰发号起了示令:“小张,我们哥几个唱好了,把车给我准备好。”



  众人簇拥着达子走出了包房。



  达子朝众人挥了挥手,一猫腰钻进了黑色的闪着亮光的小轿车,小车启动、加油一溜烟儿地跑远了。



  当众人相互告别,正准备各自散去时,前台服务员携保安立马以博尔特的速度冲了出来,捉贼般的大喊:“嗨!你们这群人咋回事儿啊?都走了,谁付钱啊?”



  众人面面相觑,一下子竟没弄明白服务员的意思。



  那时众人的迟钝程度,真的不亚于在进行高难度的英语托福听力考试。



  明显还在发蒙的大家,七手八脚地掏着各自的口袋勉强凑齐了那个极为炫耀又无限吉利的数字。



  东子置疑:“歌厅该不会弄错了,收了咱们双份钱吧?”随即掏出手机就找达子,三番五次的拨打后,东子终于放弃了那组已经处于关机状态的号码。



  感慨与讨伐声层层迭起:



  “达子咋这样”



  “达子真他妈不够哥们”



  “达子这不是耍咱们吗,真够狠的”……



  混乱的慨叹中不知谁说了一句“达子啥时候走的这么远了!?”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